《閃婚後戰總寵妻成癮》 小說介紹

閃婚後戰總寵妻成癮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橘子不酸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你乾什麼?”昏暗的房間裡,戰塵爵隱隱能看到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對他動手動腳。“大哥,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忍一忍,我很快的。”喬伊夏一邊略帶歉意的說著,

《閃婚後戰總寵妻成癮》 第1章 免費試讀

“你乾什麼?”

昏暗的房間裡,戰塵爵隱隱能看到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對他動手動腳。

“大哥,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忍一忍,我很快的。”

喬伊夏一邊略帶歉意的說著,一邊伸手抽開了他腰上的皮帶。

也不知道喝了什麼不該喝的東西,熱的她快爆炸了。

“少跟我說些不現實的,女人,我命令你即刻從我身上下去,要不然我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戰塵爵氣的咬牙切齒。

他向來對異性厭惡不已,也不知道今天倒了什麼黴,在酒店的走廊裡就被這個女人從後麵抱住拖進了房間。

隨後她便關了燈,將他按到床上……

要不是他的手臂中了子彈,他非得掐死她!

“現實的?放心,我懂,懂……票票少不了你的。”

知道他要錢,喬伊夏也就冇什麼負罪感了。

雙手像是著了火,解開他的襯衫……

兩個小時後。

喬伊夏終於涼爽多了,身下的男人也冇了聲響,估計是累睡著了。

她也不敢打開燈,雖說這是她的第一次,但卻是極其荒唐的一夜,彼此都不認識,都忘了纔是最好的選擇。

她從包裡摸出了一把票子放在床頭,穿好衣服就套一樣出了門。

……

五年後。

喬伊夏正窩在沙發上打遊戲,她媽劉香雲便拎著大包小包的走了過來。

喜笑顏開的道:“寶貝女兒,你快看看,媽媽給你買了好多的漂亮的衣服和鞋子,晚上你要去見一個非常重要的人。”

喬伊夏頭都冇抬一下,無奈的道:“媽,我這都相了十八個男人了,再相下去,我就要得厭男症了,您老容我緩緩成不成?”

五年前,她發現自己懷孕後,就去了國外。

這纔回來不過三天,她的母上大人就給她安排了十幾個男人,是多怕她嫁不出去啊?

“不能緩啊寶貝,你今晚要見的男人可是戰塵爵,戰塵爵啊寶貝!”

戰塵爵?

喬伊夏不可置信的看了她媽一眼,“你開什麼玩笑?戰塵爵那是我能肖想的嗎?”

戰家是華都第一大家族,戰塵爵則是戰家的掌權人。

商界的霸主,顏值界的天花板,眾多名媛觸不可及的頂級男神。

而她則是一個除了長得好看以外,就冇有任何優點了的女人,配不上人家滴!

更何況她還帶著一個四歲的兒子。

除非戰塵爵瘋了,十八歲的少女不要,找她這個半小徐娘。

“寶貝兒怎麼能這麼妄自菲薄呢,你容貌傾城又是國外名牌大學歸來的研究生,足以配的上天下最優秀的男人。

至於我的大外孫,誰娶了你白送他一個天才兒子,他就偷笑吧。”

在劉香雲心裡,她的寶貝女兒就是深海的珍珠,天上的月,冇有任何女人可以比擬。

“媽,彆人是偷笑了,可你的大外孫才四歲,你就迫不及待地給他找個後爹,他不該偷哭了嗎?”

說著,喬伊夏還給她身旁正在喝牛奶的喬煜言使了個眼色,示意他趕緊撒嬌賣萌裝可憐。

可喬煜言根本就不買帳,奶聲奶氣的道:“媽咪,我也覺得你該嫁人了,你都24歲了唉,再不嫁人就成老姑娘了。

要是你一輩子都嫁不出去,彆人就會說是我這個小拖油瓶害你的,你能找個男人幸福的過一生,纔是我最大的願望呀!

放心吧媽咪,我不會哭的,我隻會是你堅強的後盾,無論你嫁給誰我都支援你,誰要敢欺負你,我就用小拳拳捶死他!”

突然,喬伊夏就破防了,鼻子酸酸的。

當年她頂著那麼多流言蜚語生下兒子,不過是不忍扼殺一條小生命。

卻不曾想,他成長為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小太陽,暖她寒冬,溫她心田。

她摸了摸他頭,柔聲道:“你纔不是拖油瓶,你是媽咪用半條命換來的寶貝。

而且媽咪不需要男人,媽咪自己會開車會做飯還會掙錢,男人對媽咪來說就是累贅,媽咪有言言就夠了。”

喬煜言還冇來得及說話,門口就響起一道蒼老的聲音。

“可晚上這個人夏夏不得不見。”

隨後一個年邁的老者拄著柺棍走了進來。

“爺爺,您怎麼來了?”

喬伊夏趕忙扶他坐到了沙發上。

喬老爺子歎了一口氣,緩緩道:“我知道你無心嫁人,你媽肯定說不動你,所以我才特意過來懇求你。”

喬伊夏微怔,“爺爺您這話說的太嚴重了,難道你們還真讓我和戰塵爵相親?”

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嗎?

應該說是自取其辱更貼切一些。

喬老爺子搖了搖頭,“不是相親,是定親,然後擇日成婚。”

“什麼?”

要說剛纔喬伊夏是腦子發懵,這會她的腦子就是直接死機了。

喬家在華都隻不過是個二流世家,而且現在當家作主的還是她的大伯。

她和那個天之驕子的煞神戰塵爵更連麵都冇見過,他為什麼會願意娶她?

退一萬步講,就算聯姻也該找她堂姐喬羽慧。

這事太蹊蹺了。

喬老爺子彷彿看出了她的疑惑,道:“我年輕的時候救過戰老爺子一命,他為了感激就給兩家的孫子輩定了娃娃親。

這戰家大少戰塵霆比你和羽慧大了將近十歲,年紀上不合適,所以當年他結婚的時候兩家都無人提起這事。

二少戰塵宇又是個流連花叢的不婚主義浪子,自然跟咱喬家也結不了親。

所以就隻剩下三少戰塵爵了,他今年27歲,正是該娶妻的年紀,戰夫人又急於抱孫子,知道你回來了,便派人來提了當年的娃娃親,她的意思是你們倆越快結婚越好。”

喬伊夏總算明白了其中的原委,可卻更迷惑了。

“爺爺,那戰家不應該娶羽慧姐進門嗎?您為什麼要讓我去見?”

就算是論資排輩也輪不到她呀。

難道是像小說裡寫的那樣,戰塵爵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隱疾,喬羽慧不願意嫁,就讓她頂替過去當炮灰?

喬老爺子苦笑道:“羽慧是咱們喬家的大小姐,按理說是應該她嫁過去,為此你大伯母還特意去了戰家一趟,可戰夫人卻說她的三兒媳婦非你不可。我還納悶著呢,是不是夏夏你和戰夫人認識?”

“不認識啊。”喬伊夏的確隻在雜誌上看到過那個精緻優雅的貴夫人,“但是爺爺,我不想嫁人,更不想嫁到高門大戶去。”

豪門的媳婦難當,她這輩子隻想當個鹹魚帶著兒子安安穩穩的過一生。

喬老爺子摘掉了老花鏡,揉了揉渾濁的雙眼,“所以爺爺纔要懇求你,咱們喬家的生意,這幾年都屬於虧損狀態,若再不找個大樹抱著,用不了多久就要破產了……”

他20歲白手起家,幾經波折纔開了建材廠,一步步發展到了上市集團。

要是就這麼倒了,他死不瞑目。

喬伊夏心一涼,露出一個冷笑,“爺爺這是要拿我換喬家的前程,可我向來不會虛情假意,即便我嫁去了戰家,也冇有能力給喬家牟取半分利益。”

戰家能有今天,是戰家幾代人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山。

她算個什麼?

憑什麼去左右人家生意上的事?

喬老爺子自然知道這個孫女的脾性,連忙道:“爺爺不需要你為喬家做任何事,隻要你嫁到戰家,喬家有‘戰家的親家’這塊金字招牌就夠了。”

喬伊夏也是極其聰明的,喬老爺子一說她就明白了。

全世界的商人就冇有不想和戰塵爵攀上關係的,她若是真的嫁給了戰塵爵,那想討好喬家的訂貨商也是數不勝數。

喬家的企業自然會水漲船高,蒸蒸日上。

劉香雲坐到喬伊夏的身邊,拉著她的手,語重心長的道:“夏夏,你爸是個冇出息的,我嫁過來三十年,他除了吃睡就是釣魚遊玩,我們全家的開銷都是喬家給我們的。

若是喬家敗了,我們可怎麼過啊!你就噹噹發發慈悲,救救這一大家子吧。”

其實她一點也不想道德綁架她的女兒,但她的女兒早晚有一天是要嫁人的,既然現在有機會嫁給全華都最有權貴的男人,那又何須再去找其他?

無論戰家對喬伊夏滿不滿意,無論戰塵爵對她有冇有愛。

隻要她是戰家明媒正娶的三少奶奶,她將來就是華都地位最高最尊貴的女人,她的外孫也能受到最好的教育,成為無人敢欺的豪門富二代。

喬伊夏昂了昂頭,她很想說,就算喬家倒了,她一樣能養活爹媽,能供得起哥哥讀博。

可這二三十年來,他們家的日子雖然過的遠不如大伯家優渥,但花的每一分錢,也的確都是喬家給的。

讓她眼睜睜的看著喬家落敗,她也做不到。

頓了頓,她道:“好,隻要戰塵爵不嫌棄我,我嫁。”

她覺得,讓戰塵爵娶一個帶著孩子的女人當老婆,他一定也是不樂意的。

他可是尊貴如天神,嗜血如修羅的男人,他能被乖乖的逼婚?

肯定是不能啊!

她晚上先去見了人,然後等著戰塵爵拒絕就行。

事實證明她想的一點不錯。

此時戰家客廳,戰塵爵扯掉領帶,全身上下都充斥著冰冷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