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紅顏多炮灰》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自古紅顏多炮灰》本文講述了虞泠,司鶴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自古紅顏多炮灰》 第2章 免費試讀

“皇上雖不喜本宮,卻忌憚虞國,不會動本宮。”

“而你卻要當這個馬前卒,可真是夠蠢的,到時候無論是為了平息虞國的怒火,亦或是讓你上頭的人想讓這件事成為無頭冤案,你都難逃一死。”

虞泠的眼中是波瀾不起的涼,她在陳述事實,“我活著,你不過是辦事不力;我死了,你便是陪葬器物。”

“你若不信,大可以拿自己的命來試試。”

太監緊握著匕首的手已經被汗濕透了,主子是什麼樣的人他又怎會不清楚,他忐忑地看著虞泠從容的目光,小心試探,“我若是放過你……”

“本宮大病初醒,食慾不振,今日的膳食並冇有動筷。”

太監眼中掙紮了幾番,最終還是緩緩放下了手中匕首。

他還想再說句什麼,便聽見一聲厲喝從宮外傳進來:“給本統領將鳳棲宮圍起來!”

那太監神色一變,不過幾個眨眼間便不見了蹤影。

虞泠看著太監消失的方向,神色不變,淡然地扶起先前看到匕首刺過來時被嚇暈過去小禾,伸手掐上她的人中,人悠悠轉醒。

“公主!”小禾的聲音裡裹著驚懼,顯然是怕極了還心繫她的安危。

虞泠心下微微動容,輕輕拍拍她的胳膊,“我在。”

見虞泠冇有被賊人欺負,小禾這才鬆了口氣,她連忙起身跪在地上,“皇後孃娘,奴婢不該喚您以前的尊號。”

“無妨,”虞泠把她扶起,麵上帶起一抹淡笑,“你如今是本宮最信任且唯一可用之人,若是日後還有這般危險之事,本宮希望你可以更堅強聰慧一些,本宮想讓你陪著走過這深宮歲長。”

小禾麵上動容,眼眶微紅,即便她跟了虞泠多年,也從未聽虞泠跟她說過這麼推心置腹的話,她心頭泛起了一絲異樣的情愫,“娘娘,您、您似乎與從前不同了……”

虞泠心底微沉,麵上卻絲毫不顯,隻微揚眉,輕輕發出一聲疑問的鼻音:“嗯?”

小禾的臉緋紅,“變得更好更溫柔了。”

虞泠一頓,淡淡挑了挑眉……

“咕嚕嚕~”

清晰的聲音響徹在宮殿,小禾不好意思的看著自己的小腹,麵頰更加紅潤。

算下來,她們已經一天冇吃飯了。

虞泠正要開口,鳳棲宮的大門突然被粗暴地撞開——

侍衛步伐整齊劃一,隻在一瞬間就占據了整個鳳棲宮,禁軍統領彷彿冇看見兩人般大手一揮,“給我搜!”

小禾想起虞泠剛剛說的話,壯著膽子將虞泠護在身後,說話的聲音還帶著些哆嗦,“大膽,你們、你們怎敢擅闖鳳棲宮!”

禁軍統領麵色黑沉地斜睨了她一眼,態度冰冷,顯然不把她放在眼裡,敷衍拱了下手:“娘娘莫怪,末將也是奉皇上的命令搜宮。”

虞泠拉著小禾往自己身後退了退,語氣淡然又矜貴道:“不知統領大人是奉了皇上的什麼命令來搜宮?本宮堂堂皇後的寢宮,你們一大群男人說進來就進來,不把本宮放在眼裡事小,但若是冇個由頭,你們這就是踩在皇上的頭上!”

這麼大的帽子扣下來,繞是自認為深受皇恩的禁軍統領也猶豫了片刻,他最是看不慣聯姻之事,在他看來,踏平其他三國一統天下都不是問題,又何須向她們低頭,隻是那些酸儒出些個老什子主意,害得他也得受這虞國小娘們的氣……

他語氣僵硬複拱手道:“請皇後孃娘諒解,太後孃娘丟了一樣東西,這才令末將搜宮找尋,萬望皇後孃娘莫要妨礙公事。”

禮數週全,卻全然無恭敬之意。

好在虞泠也不在乎,隻不過……太後孃娘丟了什麼東西需擺出如此大的陣仗?

她狀似不經意地掃了一圈,發現這些人搜查的目標物是有一個限定範圍的,液體狀或粉末狀的東西,特彆是香粉,更是一個個拿起來細嗅。

她忽而輕笑一聲:“敢問統領大人,太後孃娘丟了的東西是女兒家的胭脂水粉不成?”

“是不是胭脂水粉,待末將找到,皇後孃娘便知曉了!”

虞泠的眼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暗光,禁軍統領的語氣裡暗含殺意,按在腰腹間刀柄上的手一直未曾離開,身體雖然冇有麵向她,可左腳腳尖卻是一直對準了她的方向,彷彿隻要她有什麼異動,便能將她就地正法一般。

香粉,太後,禁軍首領親自查辦……

虞泠的眸光一閃,太後孃娘中毒了!

“大人!”侍衛拿著一包東西跑過來,“枕頭底下找到的。”

虞泠並未看清是什麼東西,卻聞見了熟悉的氣味——是A3178!

“毒害太後的毒藥已經找到了,把鳳棲宮圍起來,去請皇上。”

禁軍統領當下立斷,侍衛們立刻圍做一圈,甲冑碰撞的聲音響了好一會才停下。

“皇後孃娘,您毒害太後一事人證物證具在,您當真是好手段啊!”

虞泠冷嗤一聲,眸中冷光連連,“本宮看起來便如同你一般麼?將下毒凶器堂而皇之地藏在自己的枕頭下,生怕冇人懷疑本宮是嗎?”

“那是因為事情剛發生,本統領就迅速帶人找到了證據!”禁軍統領目露凶光,高聲厲喝。

“虞國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塞你進宮必是為了亂我翎國、害我國君!本將早已將你們的野心看得一清二楚,盯梢了你幾日都冇有訊息,正想該如何揭穿你,不想今日終於讓本將抓住了把柄!”

禁軍統領冷笑一聲,眸光中帶著得意道:“拿下!”

“爾等怎敢!”

“事情真相如何,等皇上來了自有說法。但現在,本宮是皇後,爾等膽敢對中宮不敬!”

小侍衛們被她喝住,一時之間竟是真的不敢上前。

“哼!既然娘娘想要負隅頑抗,那就隻能等皇上聖斷了。”禁軍統領向虛空拱手,眼眸一瞬不瞬地盯著虞泠平靜的眸子,那眼神就像是在看禍國殃民的妖妃妲己在世一般。

虞泠矜貴自如地地坐了下來,不過須臾便聽見一聲高呼:

“皇上駕到——”

太監開路,一身黑色龍袍的司鶴信步走來,負手而立,矜貴無雙。

隻淡淡一眼,虞泠立刻起身,卻突然發現司鶴看向自己的眼神除了之前的漠視還多了一種悲憫和輕視。

虞泠知道這種眼神,這是皇兄處死宮人的眼神,這是看死人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