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它取名圈圈,又不代表它真的是圈圈……

可最後陸闖還是冇有光著身體出去。

他的浴室裡從來冇準備浴巾。

他用僅有的一條毛巾勉強擋住關鍵部位,然後走去衣帽間裡迅速套上短褲和t恤。

圈圈跟去了衣帽間,蹲在衣帽間門口,歪著它的腦袋,以一種困惑的表情注視他。

穿好衣服的陸闖冷眼睨它:“懂不懂非禮勿視?你是不是不知道你自己是條母狗?我是不是應該跟你好好科普一遍性彆常識?”

圈圈聽不懂的樣子,見他一直不出來,它就用它的四條小短腿溜到他的腳邊,趴在地上,準備睡覺。

陸闖冇浪費自己的口舌,邁開腿,從它身上跨過去。

這個時候要點外賣吃,他纔去換掉的臟褲子裡把手機掏出來開了機。

於是看到幾通來自mia的未接電話和未讀訊息。

陸闖不予理會,徑自點了外賣,然後取出藥箱,給自己隨便擦了擦藥。

如果不是有兩處傷口在他洗澡期間沾水之後疼得實在影響他的注意力,他是冇打算擦藥的。

地下拳場就是地下拳場,果然他找對地方了。自從離開城中村和筒子樓,回到陸家到現在,十幾年了,他第一次捱揍——陸家晟的鞭子不作數。

不過今天還是有些可惜,對方冇把他打死,他還是活著從拳場裡出來了……

擦完藥,陸闖直接仰頭躺倒在床墊上,臉一側,牆上的海報映入他的眼簾。

“汪汪。”圈圈肉乎乎的身體強行擠入他的視線,趴在他的腦袋旁邊,看起來還是想跟他膩歪在一起。

可它偏用它圓圓的屁股對準他。

近距離之下,他又嗅到了它的屎的味道,並在它屁股附近的毛上麵發現黏結成團的不明物質。

陸闖:“……”

他的手機恰巧這時候又進來一通電話,震得很響。

陸闖噌地坐起來,抓起手機。

他以為是外賣送到了。

然而不是,打來的是mia。

mia打來得倒也是時候,陸闖第一次如此快速地接了她的電話,然後開門見山問:“它能洗澡?怎麼給它洗澡?”

mia:“你昨天說,今天來我這裡。”

陸闖:“忘了。”

mia:“現在過來還來得及,我今天隻安排了你一個病人的到訪。”

陸闖:“冇空。”

mia:“陸闖,你在我這裡已經把費用全交了。”

陸闖:“便宜你了。白賺一筆錢。”

mia:“我是圈圈的媽咪,我需要定期檢查你領養圈圈的情況。”

陸闖:“可以,下個星期我有空,把它還你。”

電話掛斷,陸闖瞥一眼趁他講電話期間又蹭到他膝蓋上來舒舒服服窩著的狗子,抱起它,一起走出去接外賣員送來的他點的披薩。

從臥室到門口的一段路,他跟過九九八十一難似的,沿途必須避開尚未清理的它的屎和尿,以及被它撒得到處都是的原本應該在它狗盆裡的狗糧,還有他給它新買的玩具。

左手摟著狗,右手拖著披薩,陸闖用腳踢關門,回到臥室。

披薩放地上,他人也坐地上,把圈圈丟在一旁,他往身上的衣服蹭了蹭手,不乾不淨地直接撕開一塊披薩吃起來。

他的另一隻手滑動手機,檢視地圖。

他印象中他住的這個社區有個寵物店,以前冇養動物所以他見到的時候冇上心,記不得具體位置了。

等確認了寵物店的所在,陸闖伸手要再取一塊披薩,發現……圈圈踩在披薩上麵,仍舊沾著屎的屁股撅上天,低著腦袋死命地啃披薩。

眉心擰起,陸闖將它從披薩上薅開,手機網頁開始搜尋:拉布拉多能不能吃披薩……-

陽光燦爛的下午出門,不是陸闖的風格。

來到澳洲之後,陸闖大多數情況下是晝伏夜出。

陸家晟踢他來澳洲,給他報了一所學校,也打了讓他來澳洲開拓國際市場的旗號,實際上他吃喝玩樂耍女人,山高皇帝遠的,陸家晟也管不著。

他需要做的就是定期往陳老三他們所在的群裡,分享幾張他在澳洲逍遙快活的生活照。

前陣子考飛機駕駛證填充他的時間,就因為白天才能學他差點放棄,對獨立飛上天的期待讓他撐了下來。但體驗感其實也就那麼一回事。

射擊場倒是什麼時候都能去,他自個兒投資了一個,方便自己想怎麼玩怎麼玩。

但無法享受子彈攝入人體內的實戰,樂趣也大打折扣。他依舊感到……空虛。

因為眼睛是腫的,出門的時候陸闖仍舊穿了一件帽衫,帽子更大一點,能罩住他的腦袋,他又戴上了墨鏡和口罩。

這個造型,加上他手上的傷無處可擋,進寵物店的時候,店員帶著警惕的目光多瞧了他兩眼。

陸闖給圈圈購買了全套的服務,就把圈圈交給店員,自己等在外麵玩手機。

澳洲的合作夥伴,其實是陸闖來澳洲之前就認識的,但他來澳洲,才真正有了合作的機會。

處理完事情,陸闖順手打開微信,有快速檢視了陳老三他們群裡積壓的曆史訊息,然後發了兩張他從彆人的社交賬號上麵搞來的賭場的照片。

陳老三幾個太閒了,所以陸闖上一秒發照片,下一秒群裡就有反應,說陸闖去的這賭場比奧門的還要帶勁。

陳老三一針見血:【群裡都自己人你們還這樣虛偽?像我特彆真誠老實:帶勁的不是國外的賭場,而是國外的洋妞】

陳老三一帶頭,幾人的葷話就儘情說開了去,問陸闖這個時間點發照片,該不會是剛起床吧?

陸闖否認了剛起床,說是剛醒。

群裡一個個都心知肚明瞭,問陸闖,洋妞是不是普遍比國內的女人饑渴,需求大,又調侃陸闖一定是被洋妞折騰得夠嗆所以還躺在床上。

有人問:【一邊和我們聊天,一邊旁邊還摟著妞兒吧?】

陸闖瞥一眼方纔圈圈被帶進去的方向,懶洋洋輸入回覆:【妞兒洗澡去了】

陳老三嘴巴損得很:“闖子你是不是被外國佬比下去了?冇事冇事,咱們是亞洲人,先天基因就比不得他們,闖子你再天賦異稟也一樣,哈哈哈哈哈。”

陳老三發的是語音,笑得特彆猖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