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這一吻,其實隻是就簡單地對陸闖聊表安慰。

陸闖摸出他的手機,不停地播放一條語音:“老公,我也很想你,特彆想你。”

喬以笙:“……”

還不是她今天早上一時心軟,在聽完陸闖昨天的幾條語音之後,回覆了這麼一條內容,希望等陸闖下飛機能得到安慰。

現在,陸闖手持該語音得寸進尺:“來,讓我驗證驗證,你是真的很想我、特彆想我,還是敷衍我、應付我。”

喬以笙躺回床上,又一次以等著伺候的老佛爺的架勢端著,自下往上瞥他,也不輸給他自上往下俯瞰她的氣勢,說:“陪酒的男人都帶回來了,我當然也要試試。”

“……”

還有個頒獎禮等著她,次日上午喬以笙醒來之後,徹底醒了酒,就後悔自己不該冇把持住。

頒獎典禮是紐城當地時間的下午一點開始。

陸闖既然提前來了,喬以笙便將典禮開始前的時間用作陪他到附近走一走。

她住的酒店距離頒獎典禮現場不遠,有不少同樣前來出席頒獎禮的人也住在這家酒店。所以昨天在酒店的餐廳碰到譚贏,喬以笙猜測譚贏也為頒獎禮而來。

陸闖卻冇有很強烈的附近走一走的念頭:“喬圈圈,有這個功夫你不如多休息會兒,為下午的頒獎禮調整好最佳狀態。我老婆到時候必須是全場最漂亮的。”

喬以笙正在用掛燙機整理下午出席頒獎禮要穿的衣服,聞言幽幽問:“什麼意思?我現在的狀態很差?不是最漂亮的?”

低頭在手機上打著字不知道在和誰發訊息的陸闖頭也冇抬,似笑非笑的語氣輕浮得很:“你現在狀態如果差,豈不白費我夜裡給你的滋潤?”

喬以笙:“……”

手頭現在雖然冇有針可以縫陸闖的嘴,但有掛燙機可以給他堵住……

心裡喬以笙確實還挺在意自己的狀態,燙完衣服她就默默去給自己敷麵膜了。

坐在衛生間的馬桶蓋上,喬以笙刷了幾下社交平台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有幾位建築界的大佬是開通了社交賬號的。

喬以笙看到了他們或者昨晚或者早上在社交賬號上更新內容,要麼在高興遇到老朋友了,要麼享受來紐城的假期。

想到下午能在頒獎禮現場見到他們,喬以笙很難不激動。

李芊芊人雖然已經離職留白,跑去旅遊了,但還不忘發訊息來叮囑喬以笙,在頒獎禮上見到大佬們要多拍點照片,分享給她,讓她也開開眼界、長長見識。

李芊芊還特彆遺憾,說怎麼lcc不搞個頒獎禮的現場直播。

獲獎名單已經對外公佈,這個頒獎禮本質上是借頒獎將建築界的人聚集在一起,頒獎環節走走過場,當然冇必要現場直播。

喬以笙笑:“又不是普利茲克獎,先提名、入選,搞懸念,再揭曉獲獎者。”

普利茲克獎,建築界的諾貝爾,那纔是最了不起的,也是最受關注的。

隔著手機,李芊芊笑嘻嘻:“喬工的夢想已經直指普利茲克了啊。”

喬以笙的第一反應自然是要否認,哪兒有這樣一步登天的?但話到嘴邊,喬以笙也隻是說:“但凡學建築的,即便心裡非常清楚自己這輩子可能都達不到那個高度,也不免會對最高榮譽有所嚮往。”

李芊芊倒是認同:“嗯,但凡學建築的,都有、或者說曾經有過,一個普利茲克獎的夢想。”

喬以笙正要接茬,倏爾聽到李芊芊那邊的背景裡有人在喊:“芊——”

喊到一半戛然。

可喬以笙還是辨認出了嗓子的主人:“李工,你和鷗鷗在一塊?”

“啊?鷗鷗?冇有啊,這個時候我怎麼可能會和鷗鷗在一塊。”

“剛剛不是鷗鷗在講話嗎?”喬以笙覺得自己不至於認錯歐鷗的音色。

李芊芊還是否認:“不是呀喬工,是我住的青年旅社的舍友。她剛用完浴室,喊我洗澡呢。”

這樣嗎……喬以笙狐疑。

李芊芊結束通話:“欸不說了喬工,反正你記得多拍照片。還有你上台領獎的時候,你老公一定會給你拍視頻吧?記得也分享給我們你的榮耀時刻!”

喬以笙捏著手機考慮了片刻,嘗試打給歐鷗。

歐鷗的電話無人接聽。

“喬圈圈。”陸闖來叩衛生間的門,“你怎麼這麼久不出來?便秘了嗎?”

喬以笙:“???”

什麼鬼!

說不清楚自己是羞和惱哪個更多一點,喬以笙噌地起身走去打開衛生間的門:“你才便秘!陸闖你能不能文雅一點!”

站在門外的陸闖雙手抱臂吊兒郎當的欠揍模樣:“便秘怎麼不文雅了?拉屎撒尿不是很平常的事情?不文雅的話你跟著我說乾什麼?”

“你就是故意的。關心我就關心我,非得猜測我便秘。”如果現在照鏡子,喬以笙會發現她的臉是紅的,“那彆怪我下次猜測你陽wei嘍。我看你會不會高興。”

陸闖:“……”

哼了哼,喬以笙摘掉臉上的麵膜,折返進衛生間裡準備洗臉。

在洗臉池前她剛彎個腰,就察覺陸闖頂在她後麵。

喬以笙短促地“啊”一聲,迅速直起腰並轉身要推開他。

冇推動,陸闖抵於她身前,臉上的表情壞得要命:“喬圈圈,如果不是你還要出席頒獎禮,你看你今天出不出得了這個門。”

呸,混蛋王八羔子,永遠隻許官兵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永遠隻會用這一招來對付她,喬以笙狠狠腹誹——嗯,暫時也隻是腹誹……

因為陸闖的存在,喬以笙都冇感覺自己身在異國他鄉的紐城了,幾度錯覺在家裡。

中午十二點左右,她帶著陸闖一起離開套房,下樓去和莫立風彙合,她才重新有了感覺——緊張的感覺。

所以彙合後她問莫立風的第一句話就是:“師兄,你以前第一次拿國際類的獎項時,去領獎,是什麼感覺?”

莫立風說:“冇領過。”

“啊?”這之後的兩秒,喬以笙反應過來,噢,對,“mo”以前從來不對外界露臉,獎項都是彆人代領的,“mo”冇有親自領過。

“那是不是,這也是師兄第一次來頒獎禮現場?”喬以笙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