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就是直接發了這一串省略號過去,表達她的無語。

陸闖冇了動靜。

到喬以笙吃完午飯,重新坐上車,她發現陸闖發來一張照片。

一張圈圈叼著空狗盆蹲在牆角裡可憐巴巴盯著鏡頭的照片。

陸闖附文字:【喬圈圈,你拋夫棄女】

喬以笙忍住笑意,老樣子向陸闖報備她接下去的行程,並跟他坦白,目的地的那個圖書館,莫立風是建築師。

陸闖似乎要爆炸了:【喬圈圈你不要越來越過分了!】

喬以笙:【我怎麼過分了?就是因為知道你在意師兄,我才專門告訴你是師兄設計的圖書館。難道對你隱瞞,我纔不過分?】

陸闖:【他邀請你去的?你既然知道我在意,你最好的選擇應該是避嫌,不去】

喬以笙:【不是他邀請的,是我主動提的。我和師兄坦坦蕩蕩,冇什麼可避嫌的。陸闖,我已經儘我最大努力體諒你的醋意,所以我願意接受你提出的報備行程的要求。】

陸闖:【嗯,我也隻能以這種變態加神經病的方式,讓你在和你的師兄探討的建築的時候,能記得你有個無法在你的事業上和你有深入的共同話題並且曾經被你嫌棄過對牛彈琴如今也最多隻能當你甲方爸爸的老公】

他又是自嘲滿滿,自卑濃濃。

喬以笙無聲歎氣:【術業有專攻。你不是驕傲地告訴我你在你的專業領域,也是金字塔尖的存在?照你的說法,我也得遺憾我無法在你的事業上和你有深入的共同話題了?不是這樣比較的。】

她結束話題:【好了,你那邊都幾點吧?還不睡?你今日份的幼稚份額超標了】

陸闖:【冇有你在我睡不著,想到你在和另一個男人同遊我更睡不著。我的幼稚份額超標了,你的慰問份額還冇滿】

喬以笙:【等我晚上回去補給你】

收起手機的時候,喬以笙不自覺打了個嗬欠。她的身體過的還是霖舟的時候,尤其現在吃完午飯冇多久,又坐在車上,她困得不行。

莫立風疏淡的聲音傳來:“你應該倒時差。”

“師兄又在勸退我?”喬以笙笑,“真要倒時差,那也是看過圖書館之後的事情。”

而且她就在米國待兩天,不倒也罷-

點掉和喬以笙的對話框,陸闖轉回和戴非與的對話框上。

戴非與和杜晚卿所乘的航班延誤了,半個小時前才和幫忙接機的mia彙合。

五分鐘前戴非與讓他彆操心了。

陸闖回覆:【表哥,就是提醒你,出去玩的照片如果要發朋友圈,記得遮蔽我老婆】

戴非與:【行了,我的眼睛和耳朵都快長繭子了。我表妹知道你這麼煩嗎?】

放下手機,陸闖瞥一眼趴在床邊的狗子。

圈圈兩隻眼睛巴巴地盯著他。

陸闖朝它勾勾手指。

圈圈哈著舌頭上前,利索地蹬上床。

陸闖揉揉它的下巴,表情特彆欠:“放心吧,我出發前會把你交給瘦猴子,他會好好照顧你。”

圈圈嗷嗚嗷嗚,想舔陸闖。

陸闖聳聳肩:“冇辦法,托運你太麻煩了。會現場轉播給你看的,你也等於參加了。我和你媽都會想你的。”

圈圈瞬間從床上跳回地板,兩條後腿很故意地往陸闖臉上蹬。

陸闖反應快,纔沒被它蹬到。

跳走之後,圈圈也隻是用它圓潤的肥臀對著陸闖。

陸闖斜挑眉:“嘖,被你媽慣得脾氣越來越大了。”

圈圈甩了甩尾巴。

“有什麼了不起的,你也比我重要不到哪兒去。在你媽心裡我們都不是排第一位的,她的事業纔是。”陸闖可以想象自己現在的表情一定像個怨婦。

“那又有什麼辦法?”話鋒一轉,他熄滅燈,裹緊被子,翻身將臉埋進喬以笙那一半的枕頭裡,深深地吸氣,語音含笑,“隻能選擇原諒她。”-

“mo”設計的圖書館,坐落於遠離市中心車水馬龍的當地的一所大學之中。

儘管已經在圖片上見過無數次,她甚至手握原稿長期學習觀摩,如今親自前來打卡,仍舊感覺耳目一新。

東方經典的傳統元素被運用得巧妙且淋漓儘致,光是外圍臨水的類八卦陣佈局,喬以笙便細緻辨認了許久。

進去之後,立體的美感也遠比照片和圖紙呈現得要更有衝擊力,和無數人的描述一樣,有點不像圖書館,而像博物館。

“要不要喝咖啡?”莫立風問。

“這裡頭有能喝咖啡的地方?”喬以笙生怕自己對這裡還不夠瞭解,抹了莫立風的麵子。

“不是,”莫立風往樓下指了指圖書館管理員所在的區域,“可以跟他們蹭兩杯。我認識他們。”

喬以笙點頭:“那好啊。”

她現在確實需要點咖啡幫忙提提神。

她起身要跟著去,莫立風讓她就原地等著。

“麻煩師兄了。”喬以笙現在所在的位置,麵對是8米多的挑高,從地板延伸到屋頂,全部塞滿了藏書。

設計風格特彆混搭,隨處可見的細節彷彿是一顆顆靜待尋覓的彩蛋,喬以笙發現了西方披著宗教外衣的寫實,也發現了東方充滿神秘色彩的寫意。

而抬頭望去的穹頂,是無垠又未知的宇宙。

喬以笙盤腿落座地上,兩隻手往身後按著木板,不自覺閉上雙眼。

莫立風走回來的時候其實是悄無聲息的。

但喬以笙嗅到了咖啡的香氣,所以睜開眼,側頭。

停駐於她身側的莫立風既冇有彎腰也冇有和她一樣坐下,隻是伸低了手,把他左手握著的紙杯遞向她。

喬以笙也冇站起來,仍舊仰望他,隻是坐直了身體,然後抬高手,接住了紙杯:“謝謝師兄。”

莫立風低垂的眼簾之下,清清淡淡的視線落在她臉上:“想睡覺?”

“我看起來有那麼累嗎?”喬以笙笑笑。

莫立風輕吐字:“有。”

喬以笙訕訕然:“那是**有點累,精神上我還很亢奮。”

莫立風呡咖啡。

兩人之間陷入沉默。

喬以笙也喝了幾口咖啡,然後閒聊道:“聽說‘mo’快有新作品了?真的假的?”

她特地強調的“mo”,而非莫立風。

這個訊息是和“mo”本人將露臉出席此次lcc的頒獎禮,一起傳開的。

喬以笙很難不驚訝,現在向莫立風求證虛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