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健藥?和莫立風的形象太過不吻合,以致於喬以笙一時之間難以掩飾驚詫之色。

這樣的反應相當不禮貌,喬以笙忙道歉:“不好意思師兄,我冇其他意思。”

莫立風並不在意:“嗯。”

喬以笙繼續關心:“可吃保健藥,也代表是身體哪方麵給了你預警吧?”

莫立風解釋:“護肝片。”

喬以笙恍然。護肝片在他們辦公室太常見了,因為熬夜加班頻繁,好多同事常備。而保健養生如今已經趨於年輕化,不再是中老年人纔會乾的事情。

饒是如此,莫立風吃護肝片這件事,喬以笙仍舊感到不可思議。

除不可思議之外,喬以笙還有疑問:“師兄你的作息不是很規律?”

莫立風冇回答。

喬以笙意識到自己好奇心太重、管太寬了。也許最近他手裡的項目趕工,打破了他的規律作息呢?

打著哈哈,她轉開話題:“跟我們一起去吃個早飯吧師兄。”

她回頭喊上阿苓和大炮,一行人前往酒店的自助餐廳,吃飽喝足之後,喬以笙預訂的地陪也來接他們了。

雖然臨時改變行程,也多了個熟悉紐城的莫立風,但喬以笙讓地陪照來不誤。

一方麵費用上已經付過訂金了,喬以笙不想浪費。另一方麵,也不能真讓莫立風頂替地陪的位子,尤其是交通上,難道要莫立風一整天下來給他們當免費的司機?

地陪是一位中年華人女性,為他們安排了一輛寬敞的商務車。

上車後喬以笙就跟地陪商量,換幾個地方——其實陸闖氣都氣了,她即便變更行程,陸闖也不會因此就消氣幾分,可喬以笙既然在電話裡承諾了不按照原本屬於他們夫妻倆的行程出遊,就做不到糊弄陸闖。

何況,陸闖那種小心眼,肯定記住了她的話,倘若發現她糊弄他,等之後和他彙合,她連再和他講道理的底氣都大打折扣。

註定逃不過他的雞蛋裡麵挑骨頭,她更得更方麵行得端走得正,屆時好理直氣壯地駁回他的挑刺。

地陪冇有意見,喬以笙買的就是地陪這兩天的時間,喬以笙想去哪裡都行。

喬以笙從之前因為行程時間不夠而無奈被她踢出名單外的幾個地方拎出來,征詢莫立風的想法。

莫立風冇想法:“都可以。”

又麵臨選擇困難症的喬以笙,不免暗戳戳地想,陸闖的**霸道,在這種時候特彆好用。

紐城的標誌性建築太多了,出發前在家裡喬以笙做功課時,很難取捨,後來給地陪的行程,是她交給陸闖替她做決定的。

現在陸闖不在身邊,喬以笙最終還是采取她的老辦法,閉著眼睛點兵點將,決定某座教堂建築作為第一站。

清晨在機場的見聞喬以笙尚記憶猶新,重新翻閱照片時,不由自主又和莫立風聊起來。

今天落地的那個機場,就已經是紐城的標誌性建築之一。它的其中一個航站樓,如今雖然已不再使用,但仍舊矚目。

它的外觀看起來像一架來自未來的噴氣式飛機或者說宇宙飛船,帶有科幻色彩,在如今飛機汽車橫行的世界確實不稀奇,可它是上個世紀六十年代設計出來的,非常具有未來主義。

喬以笙由此聯想到“mo”的成名作,也是將眼光投向宇宙,宏大的宇宙落腳細膩的人文。

所以下午計劃去的地方,喬以笙反倒一點不糾結:“師兄,去看看你設計的那座圖書館,可以吧?”

之前考慮到陸闖,所以喬以笙冇有將“mo”設計的圖書館納入選擇範圍之內。

莫立風薄薄的眼皮附著車窗外照射進來的日光,天生冷淡的三白眼似灌入了晚秋的深寒:“它不具有標誌性。”

確實,和紐城其他舉世聞名且經曆過曆史浸潤的建築相比,“mo”所設計的那個圖書館,太過年輕,目前也隻是在建築界受到關注和認可,還算不上進入大眾的視野。

但是——

“它具有代表性。”喬以笙唇角翹起,“價值和意義都非凡。”

莫立風似乎還想反駁什麼。

喬以笙搶先道:“師兄,不要再謙虛。我說去看,就去看。這是我第一次有機會由建築師本人和我一起觀看他的作品,並在它的麵前,讓建築師本人親口為我答疑解惑。”

莫立風冇說話了,視線轉到車窗外。

喬以笙又開始對著沿途的建築向莫立風發起各種提問。

被她選中作為第一站的教堂,附近相鄰的還有其他值得一去的建築,距離不遠,喬以笙直接步行。

由於冇辦法做到走馬觀花,所以離開教堂之後,喬以笙要隻是多去了一個博物館。

不過前往商業區進食遲到的午飯途中,路過了一棟在早期受儘批判性嘲笑的公寓建築,審美眼光隨著時代而有所變化,如今它反倒因其獨特的美學風格大受公眾的喜愛。

而那個商業區本身,其實也是紐城的一大地標。

喬以笙坐在幾十層擁有閃亮的不鏽鋼外牆的大廈上,一邊品嚐著紐城的美食,一邊眺望燦爛的晴空下彷彿反射著陽光照耀世界的自由女神像,冇忘記分享給陸闖。

霖舟該是淩晨一點多了,陸闖還冇睡,仍舊第一時間回覆她的訊息,也仍舊在生氣:“喬圈圈!你騙我!自由女神像是我們夫妻倆的行程!”

他從早上被她強行掛電話之後,但凡回覆她的訊息都是發語音。喬以笙知道他的心思,就是希望她聽語音的時候,他的聲音泄露給莫立風。

幼稚得要命。

喬以笙全部轉成文字了。她可冇有在公共場合外放語音的習慣。況且以陸闖的德行,語音裡保不齊會一些被外人聽到她得社死的私密詞句。

但喬以笙倒不怕自己被莫立風誤會成夫管嚴,後麵幾次為了方便她也直接發語音給陸闖報備她在位置、她在做什麼。

現在陸闖的質問,她就不適合當著莫立風的麵語音回覆了,文字輸入道:【拜托,我冇有專門安排去看行嗎?這邊很多地方都會不小心遠眺到,冇辦法避免。難道你要我挖了我的眼睛?】

陸闖堅持發語音:“如果我說是呢?”

喬以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