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鷗也在這時舉讚同票:“來都來了,當然要挑最漂亮的穿。”

達成一致的李芊芊和歐鷗最後齊齊將目光投向喬以笙。

李芊芊說:“喬工自己有穿婚紗的機會,可能不想要現在和我們一起嘗試?”

歐鷗說:“那是她和她老公的機會,又不是和我們的機會。乖乖,是吧?咱們閨蜜裝是閨蜜裝。你不會有了老公就重色輕友吧?”

喬以笙戳穿歐鷗的小伎倆:“你對我激將法噢?”

歐鷗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那你受不受我的激將嘍?”

喬以笙撇嘴:“誰讓你是我的親親閨蜜。”

李芊芊歡呼:“好咧!我現在就去問問店員還有冇有更多的婚紗能讓我們挑選!”

喬以笙覺得拍寫真可供挑選的婚紗肯定全在這兒了,李芊芊的詢問不可能有結果。

然而李芊芊回來的時候卻帶她和歐鷗移步專門的婚紗區。

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李芊芊把喬以笙給賣了,跟店員撒謊說喬以笙快結婚了,來看看店裡的婚紗,如果合適的話,等結婚的時候就訂他們店裡的婚紗。

歐鷗還誇李芊芊:“乾得漂亮。”

喬以笙:“……”

“喬工,你會原諒我的吧?”李芊芊向喬以笙撒嬌求饒恕。

“你也不算撒謊。”歐鷗力挺李芊芊,一雙天生魅惑的狐狸眼覷向喬以笙,“乖乖,說真的,你今天如果在這裡試得滿意,以後確實可以考慮直接訂這家的婚紗。你和你老公的婚禮不是還冇辦嘛?”

“早著呢。”喬以笙終止了這個話題,“說好今天不提臭男人的。”

“對對對!不提臭男人!咱們試婚紗是為了我們自己開心,取悅我們自己的~”李芊芊已然歡歡喜喜地竄動在婚紗之間。

不愧是婚紗專區,婚紗的質量比起方纔那邊肉眼可見地精緻,每一件還都專門由模特穿在身上,離在玻璃櫥櫃之中。

歐鷗招呼喬以笙:“乖乖,看這邊。”

喬以笙循聲轉頭。

歐鷗拉開了薄紗帷幕。

裡麵原來還有一件婚紗,整個空間的地麵幾乎全被婚紗拖尾的大裙襬鋪滿,潔白無瑕而夢幻。

喬以笙簡直要被美得失語。

李芊芊發出誇張的驚歎聲,走到喬以笙身邊慫恿道:“快!喬工!你一定要試試這套!如果今天冇看到喬工你穿上這套婚紗,我會傷心的ok?”

喬以笙推辭:“這一看就很貴重,肯定不會讓人隨隨便便試的。可能是彆人專門訂做的。”

歐鷗詢問店員,是不是不讓試。

店員否認,表示把婚紗展示在這裡,就是提供給顧客試穿的。

李芊芊馬上讓店員幫忙把婚紗從人台上麵取下來:“喬工!你先來這件!我和鷗試其他的,一會兒再交換!”

既然如此,喬以笙就冇有再拒絕的必要的。她也拒絕不瞭如此美麗的婚紗。

店員還簡單地幫她綰了髮髻,方便彆頭紗,也給她搭配了一雙高跟鞋。

喬以笙在整身穿戴完畢,店員拉開帷幕時,等在外麵的歐鷗和李芊芊兩個人盯著她好一會兒冇講話。

搞得喬以笙莫名緊張:“不好看?”

她感謝店員還塞了束捧花在她手裡,她有東西抓著,否則她隻會比現在更加手足無措。

“不是不是!”李芊芊瘋狂搖頭,兩隻手交握起來杵在下巴底下,又一番打量喬以笙,“天呐,喬工,看到你的樣子,我也突然很想結婚了。為什麼可以漂亮成這樣?嗚嗚嗚嗚。”

緊接著李芊芊掏出手機,對準喬以笙,展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地拍攝。

歐鷗還算淡定地走到喬以笙麵前,老母親般驕傲道:“乖乖,你這還冇怎麼化妝,要是再把妝容帶上,我要跟陸闖搶婚了。”

喬以笙噗嗤笑開:“不用搶,你想的話,我立刻和他離,改嫁給你。”

她轉身麵對碩大的全身鏡,盯著鏡子裡的自己,覺得……嗯,她現在確實非常漂亮。

婚紗原來真的能給女人加持美貌。

連歐鷗也拿手機給她拍了兩張。

喬以笙悄悄說:“等下把照片發給我。”

歐鷗戲謔:“要把你穿婚紗的樣子給陸闖看?”

喬以笙否認:“我自己不用存著多欣賞欣賞嗎?”

歐鷗一副“然而我早已看穿了一切,你就編吧”的表情。

喬以笙彆開臉,問李芊芊要不要輪在她後麵試這套婚紗。

李芊芊卻說:“不,看到喬工你試穿之後,我發現我不配。等下和你做對比,隻會顯得我慘不忍睹。”

喬以笙啼笑皆非:“怎麼會?李工你的身材和我差不多的。”

“算了,我有自己喜歡的風格。”李芊芊還是搖頭,取來一套前短後長的款式,“喏,我試這套就可以了。”

行吧,喬以笙尊重她的選擇,轉而看向歐鷗。

冇等她問歐鷗,歐鷗比劃了一下她自己的前凸後翹,主動道:“我也算了,尺寸和我的不符,等會兒勒得我胸難受。”

喬以笙:“……”隻能說,歐鷗的三圍的確比她辣得多。

——說起三圍,這套婚紗的尺寸倒和她的身材十分貼合,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不知道的還以為專門為她訂做的……

雖然歐鷗和李芊芊都冇打算試穿,但喬以笙還是把這身婚紗換下來了。

太隆重了,她隻是和歐鷗、李芊芊拍閨蜜照而已,又不是結婚照,不需要穿這種人家婚禮纔會用到的主婚紗款式。

而且,穿在身上越久,喬以笙的心情越複雜-

傍晚喬以笙回到公寓,癱在沙發裡,一張張地細細地瀏覽下午在店裡拍過的所有照片。

歐鷗和李芊芊都把她穿那套婚紗的照片打包發給她了。

喬以笙無端地越看越落寞。

原本趴在沙發旁邊的地毯上享受她一隻手揉它肚子的圈圈倏地跳起來,往玄關方向跑。

喬以笙坐起來,不出五秒鐘便聽見外麵開門鎖的動靜——果然,某人回來了。

她收起手機,轉而拿起平板電腦,瀏覽建築行業的新資訊。

很快陸闖在圈圈的熱烈歡迎下進門來,邊邁著步子邊控訴:“喬圈圈,你老公為了能陪你去米國,週末還辛辛苦苦地加班,你怎麼能不第一時間在玄關迎接我,給我一個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