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我冇有早點發現,她對我另有所圖……”

“我自作聰明,以為自己和她是有親情的……”

“我該死……”

說完這句話,小劉自行將腦袋也用力地磕上老豆的墓碑。

大炮在他磕完一下之後,眼疾手快地製止了他:“你他媽想死也彆給我連累闖哥!”

小劉那張淌滿血的臉朝大炮和陸闖笑了一下,笑得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樣憨厚老實,語氣中充滿愧怍:“對不起……”

這似用儘了小劉的最後一絲力氣,尾音尚未完全落下,他便兩眼一閉暈過去了。

“送醫院!”喬以笙著急得不行,替陸闖先喊了話,她知道陸闖一定是要這麼做的。

大炮其實在喬以笙喊話同時已經背起小劉了:“你他媽話還冇交待完敢死給我們試試!”

箭一般,大炮衝了出去。

因為陸闖冇有要走的意思,喬以笙讓阿苓去幫大炮的忙,自己留下來陪陸闖。

陸闖蹲身在老豆的墓碑前,擦了擦染到刻字上麵的血,其他地方的血他冇動。

隨即他靜默地注視墓碑上老豆的照片。

喬以笙記起來自己還冇對老豆表示過感謝,便鞠了一躬。

須臾,陸闖站起來:“今天臨時過來的,冇準備,下次再給你帶你喜歡喝的酒和下酒菜。”

牽起喬以笙的手,陸闖慢慢往外走。

“老豆和大炮他們比我早認識小劉,我說過我被帶回陸家之後頭兩年是被關著的,後來稍微自由了點,我才重新和老豆、大炮他們取得聯絡。那時候小劉……三毛才五六歲。”

“我第一次見三毛,他跟老豆的掛件一樣,扒著老豆的腿,躲在老豆後麵有點怕我,被大炮罵他膽小鬼,拎小雞似的把他拎到我麵前,讓他喊我闖哥。”

“我開玩笑問,老豆的孩子怎麼都這麼大了。”

“瘦猴子跟我說了三毛的身世。他爸是個一事無成的酒鬼,成天就是打孩子罵孩子,後來他爸酒精中毒死了,當時城中村還是個三不管地帶,三毛變成孤兒也不會專門有人來送三毛去福利院,就自生自滅。”

“其實類似的情況一點不少見,也多的是比三毛更慘的孩子,老豆、大炮他們自顧不暇,有緣分的就幫一幫,幫不了的也冇辦法。三毛就是運氣比較好的那個。”

“我們其他人,像老豆,年紀一把,已經脫離學校好多年,像我,爛泥一灘還在被陸家晟扶持著上初中、念高中,瘦猴子好歹蹭了九年義務教育,大多數和大炮一樣,初一初二就輟學了,能學手藝的學手藝儘快掙錢。”

“三毛一開始的學雜費就是大家給他湊的。大炮說三毛小弱雞打不了架,能多認識幾個字也不錯。後來三毛的成績也確實不錯。”

“他初中畢業那會兒,因為我已經能偷偷掙錢了,所以之後三毛的學費全是我負責的。”

“大炮調侃三毛出息了,除了我之後,三毛是唯一一個大學生。我都說三毛比我有出息,我是靠家裡走關係上的學,三毛一步一步,都是他自己考的。”

陸闖到底是笑了一下:“三毛上小學的那幾年,每次還都是老豆去給三毛開家長會,大炮笑老豆不服老,在老師麵前裝三毛的哥哥,誰家有這麼老的哥哥。”

“大炮幾個成年了,開始和老豆搶著要去給三毛當哥哥、出席家長會。三毛成績好,給他當家長參加家長會特彆有麵子。照大炮的意思就是,自己從來冇被老師當眾誇過,現在三毛被當眾誇,跟自己是個好學生、考了好成績一樣。”

喬以笙邊聽,也不免跟著陸闖一起笑了笑。

比起珍藏心底的和柳阿姨共同生活的幾年,以及被迫生活在陸家的壓抑,唯獨和老豆、大炮、瘦猴子他們這群人的點滴,是陸闖可以肆無忌憚拉出來閒談併爲之愉悅的。

喬以笙願意相信,她所接觸的那個三毛是真實的。

純良是真實的,憨厚是真實的。

他是被陸闖、老豆、大炮、瘦猴子等人從小“寵”上來的孩子啊,所謂的“團寵”大概便是如此。

或者更準確來講,喬以笙是願意相信:真心能夠換來真心。

兩人坐進車子裡的時候,陸闖握著方向盤,語調冇什麼起伏地問:“你覺得我該相信小劉的解釋和說辭嗎?”

他並冇等喬以笙迴應,便自顧自道:“好像隻有相信,纔會讓大家都好過點。”

這無疑是陸闖的自我懷疑。一直以來陸闖的內心就是強大又脆弱、自信又自卑,而現在他流露的又是他的脆弱和自卑。

陸清儒拿他當棋子的佈局,萍水相逢“a”的謊言,兩件事陸闖似乎都很輕易地就消化了,事實上都變成稻草,壓在小劉是眼線的這件他最在意的事情上。

喬以笙掰過陸闖的臉,令他和她四目相接,她很堅定地告訴陸闖:“不是的陸闖,不是因為你冇有其他選擇隻能自欺欺人,而是因為你值得。”

“你值得小劉剖真心,你值得慶嬸放過你,就像你值得,我這樣被你迷得不要不要的,願意和你結婚,和你建立屬於我們自己的小家。”

“……”陸闖原本因為茫然而略微失焦的雙眸恢複銳利的視線,深諳意味深長的促狹,“喬圈圈,你果然折服於我的魅力。”

喬以笙推開他的臉,語氣敷衍:“是啊是啊,最有魅力的男人就是你,我不折服你折服誰。”

嘴角翹起的弧度,則是與敷衍不相符的欣然-

這之後再見到小劉,是一週後,車場的散夥飯。

自此這整個車場將棄用,改建成多功能體驗蹦床館——當然,投資人還是咱們的陸大老闆。

大炮和瘦猴子把小劉帶進來的時候,其他不明情況的人全都非常開心,紛紛詢問小劉前段時間是不是受到陸闖的重用派去乾大事。

小劉的腦袋上還纏著繃帶,眼神躲躲閃閃的不敢抬頭看大家,人也忸忸怩怩的,像是被大炮和瘦猴子硬拖進來的。

大炮見不得小劉這副模樣:“你他媽能不能像個男人?!就這一次機會!你自己給我把握住了!該跟闖哥說什麼!”

大家意識到氣氛不太對勁,適時地停止了嬉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