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現在時間非常緊迫,但喬以笙還是冇忘記帶上慶嬸。

一出來,喬以笙什麼也來不及多說,即刻讓大炮帶上目前為止的所有人,趕往車場。

拚勁全力用最快的速度。

在車上喬以笙才顧上告訴大炮,陸闖那邊發生了什麼。

因為大炮需要調配人員,所以由阿苓來負責開車,大炮坐在副駕裡,指導阿苓如何行駛纔是通往車場的最快路線。

聽喬以笙說完,大炮簡直劍眉倒豎。

如果此時慶嬸在這輛車上,喬以笙相信大炮能乾出打女人的暴行出來。

可現在不是專注於生氣的時候。

喬以笙冇把慶嬸帶上來和她同一輛車,就是為了方便討論解救陸闖的計劃。

首先,不報警是不可能的。隻是考慮到車場那邊有眼線,所以必須和警方商量,趕去的時候不能興師動眾。

——是的,喬以笙判斷,眼線現在一定在陸闖身邊。眼線在陸闖的身邊,慶嬸在她的身邊,這是打配合的最佳方式。

當然,目前不知道一共有幾個眼線,可能包括在內的這一群人裡麵也有。但喬以笙保守估計,不太可能超過三個,否則陸闖也太不小心了。

其實細思起來,並不能怪陸闖不小心,以他當初的年紀,已經足夠謹慎,拉幫結夥的全是他在城中村有過交情的兄弟。陸清儒的樁子埋得太久遠了些,他也很難想到那時候就有人關注他這個什麼也算不上的小孩。

而如果揣摩陸清儒當年的心理,喬以笙判斷,可能一個就夠了……?

大炮一聽有眼線,幾乎是第一時間否決:“不可能的!闖哥身邊不可能有叛徒!嫂子你一定是哪裡搞錯了!不興你這麼冤枉人的!回頭很傷害兄弟間的感情!”

喬以笙現在冇時間說服他讓他相信:“我說有就是有!你不想救陸闖現在就給我下車!”

“……”大炮沉默,注視著喬以笙泛紅蓄淚的眼眶,低垂頭顱道歉,“對不起嫂子,現在救出闖哥要緊,你繼續說。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喬以笙將眼淚憋了回去,表情異常嚴肅且冷厲地問:“大炮,我實話告訴你,在我這裡,你也有可能是叛徒。隻是現在人手全集中在你手裡,我不得不信任你。我要你發誓,你不是眼線,不是叛徒。”

大炮正色,軍禮都給整出來了:“嫂子,我發誓,我不是勞什子眼線!我不可能背叛闖哥!”

喬以笙點頭:“好,我現在相信你,百分之百地相信你。”

她本來也覺得大炮的可能性稍微小一點。因為大炮曾經離開陸闖身邊兩年去當兵。眼線的話,作為眼線的人,應該一直呆在陸闖身邊的可能性比較大。

排除之後,喬以笙最擔心的,莫過於那個眼線是瘦猴子。之前她在攝像頭的畫麵裡看見瘦猴子是和陸闖一起被關在工作間裡的。那是能拿捏陸闖的最佳人選。

不過,如果是瘦猴子,瘦猴子就跟陸闖一樣,可能被炸死。當眼線能當到豁出性命的地步嗎?這一點存疑。

喬以笙希望不是陸闖最親近的這幾個。雖然不論哪個是眼線,陸闖都將受傷,但如果是最親近的這幾個,無疑是重傷之傷。

眼線的問題大炮不再有意見之後,卻提出新的問題:“嫂子,不報警不行是不是?”

喬以笙探究:“有什麼不可以報警的理由?”

大炮解釋:“……我們大批人長期聚集在那個廢棄車場裡,嚴查起來其實是違規的。另外,車場裡也存放了不少黑市裡買來的的東西。如果招來警察,車場肯定躲不過被封起來,東西也會被翻出來。那不僅我們的大本營被端了,我們全部人也冇辦法給警方一個合理的交待。”

彆說大炮傷腦筋了,喬以笙也頭疼得不行。她相信慶嬸恐怕也是拿捏住了這一點,讓她進退兩難。

可如果不求助警方,她和大炮短時間內根本趕不到車場,也不具備警方的能力。

“你先確認看看,車場那邊是不是還有人可以用。”大炮既然表了忠心,喬以笙就放開手交待大炮開始辦事。

可是很遺憾,今天留守車場的人,電話統統打不進去。

喬以笙一點也不意外。假如車場裡還有其他人冇和陸闖一起關進工作間,完全可以幫忙就陸闖,不至於到現在這種地步。

大炮奇怪的是:“怎麼連三毛也聯絡不上?”

喬以笙倒不奇怪:“我們都能想到小劉,陸闖肯定早想到小劉了,恐怕小劉也因為被支過去車場,現在和其他人差不多的情況。”

所以,還是隻能報警了吧。隻有報警纔是最好的選擇。後麵的事後麵再解決。如果真爆炸的話,不僅陸闖的命冇了,車場也得麵目全非,哪兒還管得了警方從車場裡查出什麼?

阿苓這時忍不住開口:“大小姐,聯絡二爺試試吧。二爺也許能幫到你。”

喬以笙確實把聶季朗給忘記了。

無論如何都是一個求救渠道,喬以笙一秒鐘也冇有猶豫,撥出聶季朗的號碼。

聶季朗接起之後,喬以笙也不管他有冇有空,抓緊時間將目前的情況言簡意賅地告訴他,然後提出自己的需求:“要一批有武力又能排爆的人儘快趕過去。”

聶季朗冇有多餘的廢話:“我試試,等我訊息。”

“拜托了,時間真的非常緊迫。”喬以笙急出哭腔。

由於聶季朗這邊還不確定是不是能幫到忙,喬以笙冇有把希望全寄托給聶季朗,掛斷電話之後,又想到兩個距離車場比較近、能夠先去附近探探情況的人:mia和莫立風。

喬以笙明確地告訴他們,車場裡麵有炸彈,即便隻是讓他們去附近,也非常地危險,他們可以拒絕她。但mia和莫立風兩人都答應了。

莫立風在得知喬以笙也找了mia之後,表示不要帶上mia,多一個人多一個麻煩,他去就可以。

mia堅決不同意,喬以笙到底還是把車場的定位也發給了mia,然後再三叮囑莫立風和mia,千萬千萬彆靠近車場,保護好自己。

如果不是走投無路,喬以笙絕對不會將他們兩人也牽扯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