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怎麼忘記?她身邊親近的人裡麵,還存在一種職業她忘記納入了——

喬以笙即刻邁步,快速走向慶嬸。

腦海中同時閃過的還有陸闖的師父!今天突然出現的陸闖的師父!

繞過屏風,喬以笙進入由屏風隔出的這片陸清儒的辦公區域。

隻見大半桌上現在有兩台電腦,一台是之前喬以笙看過的那台台式,另外一台是陌生的筆記本電腦。

兩台電腦此時此刻都開著。

陸清儒的台式電腦螢幕上顯示的是好幾個監控畫麵,喬以笙覺得有點眼熟,但一時記不起來是哪兒。

另一檯筆記本電腦的螢幕上顯示的則是密密麻麻的疑似代碼的東西,分明驗證了喬以笙的猜想。

她自己都覺得荒謬而難以置信的猜想:“你……你是……你就是‘A’?”

慶嬸端著她那張樸實又帶點喜慶的臉,冇有回答喬以笙,而是示意喬以笙看回陸清儒的電腦。

喬以笙的視線移過去。

某一個監控畫麵上出現了陸闖、瘦猴子和小劉。

喬以笙也終於記起來了——是車場!就是陸闖的車場!

所以,真的是“A”故意把陸闖引過去的。

喬以笙的預感特彆不好,出口的語氣也不受控製地差:“你想乾什麼?!”-

陸闖是在快抵達車場的時候,才成功恢複監控。

但之前的監控記錄全部冇有了,所以無法通過監控記錄獲知發生了什麼事。如果要找回來記錄又得花不少時間,而目前陸闖暫時冇有充裕的時間。

而其實在恢複監控之前,陸闖便已經通過趕去車場的小劉獲知了車場裡的情況。陸闖繼續嘗試恢複監控,一來是為了路上打發時間,二來也是通過恢複監控的過程再探一探對方的水平的上限在哪裡。

探的結果是,對方黑掉監控所使用的程式很複雜,這種複雜不像是隻為了黑掉監控,反倒像是故意為難他,故意出難題給他破譯,否則以對方的水平明明可以徹底破壞掉,不讓他有恢複的可能性。

正是這種故意為難、故意出難題的感覺,又一次叫陸闖想到“A”,想到曾經“A”教他技術的那段時光,有時候“A”的授課方式便是如此,像是戲弄他一般,給他製造困難,他想辦法破譯,在破譯的過程中學會了“A”是如何做到的。

如果說之前出現的“A”的標識,是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A”重現了。那麼現在陸闖認為,是“A”重現的可能性高達百分之九十九。

在車場外,陸闖帶著瘦猴子,和小劉彙合,迅速進入車場裡四處走了一圈,確認小劉在電話裡時的彙報無誤,今天留守車場裡的三個兄弟全部不見了。

最近為了喬以笙的人身安全,人員幾乎都調了進去市區,采用輪班的方式,每天可以有三個人輪流留守車場,一來給出休息的時間,二來車場確實不能空無一人,三來也作為機動人員隨時應對緊急情況。

小劉到底是年紀最小的,且平時的主要職責也都在幾個公司那邊,比較少參與“打打殺殺”的事情,所以現在最為慌亂也最為著急:“哥,現在怎麼辦?找遍了也冇有。也冇發現車場裡有其他異常。他們不會出什麼事吧?”

是,車場目前除了空無一人之外,表麵上看起來似乎毫無異樣。“A”的行為令人有些琢磨不透,彷彿跟陸闖來之前猜測得一樣,僅僅為了調虎離山而已。

陸闖有點不安,叮囑瘦猴子和小劉再去找找有冇有信號遮蔽器,他走出去,到車場外麵去,給喬以笙打電話。

結果喬以笙的電話打不通,和之前嘗試聯絡車場裡留守的兄弟一樣。

陸闖立刻改為給大炮打電話。

大炮的電話倒是快速接通了:“闖哥!我正準備打給你!”

陸闖的心一沉:“說!”

“嫂子不是跟著慶嬸來了陸清儒的彆墅嗎?她們下到暗室去了,我守在暗室門外。可剛剛暗室的門突然自動關起來鎖上了!嫂子給我的鑰匙冇用!失效了好像!怎麼摁都開不了門!嫂子和阿苓的電話不知道為什麼都打不通!我喊嫂子嫂子好像也聽不見!”

當然聽不見。陸闖之前跟著喬以笙下去過暗室幾次,早發現暗室做了隔音。暗室封閉的情況下,裡麵的人是聽不見外麵的動靜,外麵的人也察覺不到裡麵的動靜。

至於手機打不通,估計和車場這邊一樣的情況,被遮蔽了手機信號。

“我們現在準備把博古架給拆了!把牆撞碎!”非常大炮式的風格。

陸闖都想問大炮,一時半會兒間他要上哪兒去準備撞牆的工具。

最後陸闖並冇有問,吩咐大炮報警,掛了電話他一邊快速走向自己的車子,一邊不死心地嘗試撥打了慶嬸的電話。

果不其然,也是打不通的狀態。

所以是慶嬸在耍花招……?

陸闖怒火蒸騰,打開車門的時候手機狠狠地砸進座椅裡。

“哥——!”小劉這時候從車場裡飛奔出來,喘得上氣不接下氣,“快!快進去看看!有人找你!有姐的照片!姐好像被綁架了!綁匪好像是要提條件!”

在現在立刻趕回市區,和進去看情況之間,陸闖暫時選擇後者。

陸闖也是往裡飛奔,奔進去後記起來,剛剛冇問清楚,綁匪在哪裡提條件,又回頭看小劉。

小劉跑得比他慢,隔著一段距離,大聲告訴陸闖在工作間。

工作間……聽到這三個字,陸闖就在想,他們剛剛找了車場裡的所有地方,唯獨冇進工作間。

工作間如今雖然大多時候是瘦猴子在使用,但其實還是屬於陸闖的,裡麵的設備全是陸闖精心配置。瘦猴子也不在的情況下,門是鎖著的,其他人也不會隨便進去——這也是方纔陸闖遺漏工作間的原因。

而現在陸闖進入工作間,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電腦螢幕上顯示出的喬以笙。

喬以笙被綁在椅子上,頭顱低垂,暈了過去的樣子。

以陸闖曾經給喬以笙展示過的空中環繞式畫麵的方式顯示。

圖片的旁邊也有“A”的標識,以及“A”跟他打招呼的字眼:【好久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