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闖多少有些意外。

陸家坤都躺在重症監護病房裡了,他以為到這地步,郵箱是不可能再有人登錄的。

也應該冇什麼必要再登錄。

可現在……

“具體情況。”陸闖問。

“登錄了幾秒鐘就又退出了。”瘦猴子那邊的背景裡,鍵盤敲得劈裡啪啦響,語氣裡難掩驚訝,“可是闖哥你設置的‘小尾巴’被切斷了,為什麼會這樣?郵箱的主人不僅有點技術,技術應該還不賴。”

陸闖對那個郵箱動的手腳,雖然他稱之為“小把戲”,但也不是普通懂點技術的人能如此快速反應找到自保之路的。

犀利的眉頭下,陸闖的黑眸深斂:“你在追是不是?”

“是。”瘦猴子的口吻多少帶點興奮,畢竟原本以為隻是一個無聊枯燥的活兒,現在遇到了個能玩一玩的對手。

然而剛回答完,下一秒瘦猴子便一句臟話爆出口。

“怎麼了?”陸闖納罕。

瘦猴子和大炮不一樣,大炮從裡到外都比較糙,雖然在女人麵前講話比較懂得收斂,但私底下,尤其和兄弟幾個混一起的時候,還是習慣了張嘴閉嘴把粗鄙的臟話掛著,彷彿不帶臟字眼,他就不懂得講話。

相比之下,瘦猴子算是除正兒八經上學讀書並且以優異的成績本科畢業的小劉之外,最斯文的一個。能惹得瘦猴子爆粗,不容易。

瘦猴子很憋屈:“……中毒了。”

陸闖的眉梢不禁抬起。瘦猴子的水平,他太瞭解了,能讓瘦猴子吃癟的人,陸闖很難冇有興趣。

而且他的疑慮也因此更濃重了。陸家裡頭,存在這種人嗎?還是說,找了外援?

“你現在在樓下的車裡?”

“是的,闖哥。”

“等一下我,我現在去看看。”事到如今,郵箱還有貓膩,陸闖冇辦法不在意,迅速決定親自處理。

他把大炮留在這裡。在電梯轎廂裡,陸闖也給喬以笙發了條訊息,告訴喬以笙他先到樓下等她。

出來醫院外麵,瘦猴子的車就停在他的車旁邊。陸闖探頭瞧一眼瘦猴子卡住的頁麵,讓瘦猴子等一會兒。

陸闖繞回他自己的車裡,取出他的電腦,遠程解救瘦猴子,並打算追蹤那人的痕跡。

而在解救瘦猴子的過程中,陸闖發現,困住瘦猴子的東西,無處不透露著一股久違的熟悉感。

陸闖的眉頭越擰越緊,神情也越來越嚴重。

等把瘦猴子解救出來,跳出來的標識令陸闖愣了愣。

一個設計獨特的大寫英文字母“a”。

陸闖第一次看見它,是他告訴喬以笙的,他那會兒在陸家被拘禁期間,他的電腦遭遇入侵。

陸闖最後一次看見它,卻記不得具體是哪一天了,因為聊天室解散得太突然,他和他的師父連句正式的告彆也冇有。

雖然他的師父早在收他當徒弟的第一天就告訴過他,萍水相逢,不必深交。他的師父如果想找他正式告彆,即便聊天室解散了也能聯絡到他,而一直以來並冇有,已然說明瞭師父的態度。但偶爾回憶起來,陸闖的內心深處還是有一絲遺憾的。

那種遺憾具體體現在,陸闖還在依靠“私活”積累他的第一桶金時,在“江湖”中聽聞哪位高手的“名字”首字母是“a”,他會關注,確認自己是否和師父“江湖再見”。

因為,他師父的標識就是“a”,他對他的稱呼,便是“老a”。

陸闖現在很懵。他不知道為什麼,時隔多年,“a”忽然出現,而且還和他秘密監視中的郵箱有關。

老a是外援……?

還是說,老a知道他在監視這個郵箱,故意秀存在感?告訴他,他又出現了?

陸闖的思緒正混亂,他的電腦螢幕緊接著又跳出新的畫麵-

醫院裡,喬以笙接到陸闖的電話。

她剛剛看見陸闖發給她的訊息了,以為是她的速度太慢,陸闖來催促她。

結果她接起來,陸闖是告訴她,他有急事需要回一趟車場。

能急到他捨得把去民政局的行程往後推遲,可見事情的重要性。而從他的語氣也可見一斑。喬以笙很難不關心:“什麼急事?”

“我師父出現在那個匿名郵箱。”陸闖暫時冇時間和她細說,“我現在需要去確認,等我回來再具體告訴你。”

喬以笙反應了兩秒,記起他唯一提過的他稱之為“師父”的人,很是詫異,也對目前的情況相當費解。

她第一時間的想法是:“會不會故意引誘你的餌?”

“我有在懷疑會不會是調虎離山,你警惕些,注意安全,離開醫院就先回你爸媽家等我,哪兒也彆去。我也會交待大炮。”

“不是,”難得一次喬以笙和他不在一個頻道上,“我不是指有人故意引誘你離開我身邊,我是指會不會有人要害你?”

陸闖笑一下:“喬圈圈,你現在是陸家的新接班人,大家的眼中釘肉中刺是你,你的身邊才危機四伏。我根本不重要。”

“怎麼不重要?”喬以笙很不高興,“你忘記存在一種可能,是有人要拿你來威脅我?”

“那就試試看是對方先拿下我,還是我先把對方揪出來。”陸闖自信滿滿,為了安她的心,追加道,“我不做冇把握的事,放心吧。而且這人確實非常像我的師父。”

喬以笙張了張口,又被陸闖搶了話——

“喬圈圈,你之前決定要成為‘陸大小姐’的時候怎麼勸我同意的,要我原話奉還給你?彆雙標,我隻是想徹底清除掉妨礙我們未來生活的障礙。一些殘留的問題如果我們稀裡糊塗地留著,你能安心?”

“……”喬以笙還能怎樣?

當然是妥協,準備掛電話,不再分他的心:“行了,知道了。你千萬注意安全,隨時聯絡。”

“嗯。等我速戰速決,再一起去民政局把結婚證拿回來。”

“……”駕駛座裡的瘦猴子聽見旁邊陸闖的這句話,在陸闖放下手機的時候,道一句,“恭喜闖哥。”

他的道喜並未緩和車內的嚴肅氣氛。

陸闖的心思也在結束通話的下一秒便全部轉回到電腦裡,試圖遠程恢覆車場裡的監控畫麵——目前車場裡的全部監控都無效了,陸闖看不見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