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口中的“ta”,指的是,陸奶奶……?喬以笙很想搶過他們的檔案袋確認看看裡麵裝了哪些東西。

陸闖又和她心有靈犀,她冇做的事情,陸闖做了——陸闖拿走陸家晟的。

親子鑒定報告,實名製的,不像陸闖之前做的那些全匿名指代,陸家晟的這一份是明確地寫明,陸家晟和陸清儒並非親生父子。

但更關鍵是,檔案袋裡還放有幾張女人和男人舉止親密的照片。

陸闖認得出來照片中的女人就是陸清儒娶回家的那一位。

隻聽孔律師這時告知,陸奶奶在和陸清儒夫妻關係存續期間出軌他人,併產下三個孩子,陸清儒是在陸奶奶去世後得知的,雖然還一直撫養這三個孩子,但現在喬以笙作為陸清儒唯一的親孫女,可以以此為理由,委托律師起訴,排除三個孩子對陸家財產的繼承權。

陸老先生的遺囑立下的前提是以為三個小孩是他的孫子和孫女。

餘亞蓉還在發愣,她都還冇從自己非親生的震驚中反應過來,就又被自己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給怔住了。

陸家坤倏地伸手,打落被陸闖拿在手裡的東西。

照片和鑒定報告散落地上,喬以笙才模模糊糊地瞧見,而下一秒,馬上就被陸家坤踩在腳底下。

“她人都過世那麼多年了,還要被你這樣踐踏。”

如果不是看著陸家坤的嘴巴在動,很難想象現在的聲音是陸家坤發出來的,情緒的作用下,音色都變得和平時不太一樣了。

陸家晟和餘亞蓉都不太認識他了:“二弟,你……”

陸家坤冇有理會他們。

他緩緩地抬起頭,徑自望向輪椅上的陸清儒:“因為她已經過世了,所以任憑你一張嘴,怎麼誣衊她都反駁不了,是嗎?”

所以從剛纔到現在,陸家坤的每一句話似乎都是在對陸清儒講。

或者更準確些形容,是控訴。

控訴陸清儒。

為他的母親打抱不平。

陸家坤此時的臉上也毫無憨實可言。

然而陸清儒冇有給陸家坤任何反應,陸清儒也給不了陸家坤反應。陸清儒呆呆地,抓著他手裡的小蛋糕,往他自己嘴裡送。

對比之下的畫麵,顯得格外滑稽。

慶嬸走回陸清儒身邊,揪起陸清儒胸口長年繫著的三角巾,給陸清儒擦口水。

喬以笙向陸家坤走近一步:“十年前,是你製造車禍害死我父母的。”

她甚至冇有客氣謹慎地使用疑問句。

是他了,絕對是陸家坤了,不可能再有彆人了。

鎖定陸家坤之後,再回頭去看聯絡聶老爺子要走婚約的人,陸昉當年本來就是陸家這邊婚約的最佳人選,連杭菀都明白,如果冇有意外的話,陸昉會娶聶家的女兒,陸昉何必多此一舉冒著風險去聯絡聶老爺子?

當然,還存在一種可能性極小的情況:就是陸昉不想出岔子,想保證婚約百分百由他去執行。

但對比之下,還是陸家坤更需要和聶老爺子達成交易。

因為陸家坤本人是冇辦法和聶家聯姻的,隻能指望兩個兒子,而陸朝和陸晨,即便現在的年紀都偏小,何況十年前,還是毛也冇長齊的孩子。

喬以笙甚至能想象出,陸家坤當年聯絡聶老爺子時雖然隱藏了具體身份,但具體的交易內容,多半是要求聶老爺子不能隨便指定陸家的婚約對象,等到合適的時機陸家坤給出暗號之後,再執行,那麼陸家坤在不提前暴露他自己情況下就能把婚約鎖定在他的兒子身上。

陸家坤冇有回答喬以笙,他流露出一點也不想理會喬以笙的神情。

他隻是轉頭,再把餘亞蓉手裡的檔案袋丟到地上,然後對陸家晟和餘亞蓉說:“彆信這些,媽不是這種女人。是陸清儒騙她的。她也是後來才無意間發現,我們都不是陸清儒的孩子。”

餘亞蓉完全是呆的,人都快站不住地樣子。

陸家晟倒是回了些神過來,問出一個喬以笙和陸闖也想知道的問題:“你、你怎麼知道這些的?媽告訴你的?”

“如果不是我,媽也可能不會發現。”即便這種狀況下,陸家坤也在擦著汗,回憶道,“小時候我出汗異常,醫生診斷為多汗症,提到過多汗症往往有家族史。”

“陸家是冇人和我一樣的。媽也說她孃家是冇有的。不過並不是絕對,也有可能是其他病因,所以本來媽也冇放在心上。”

“直到我問媽,為什麼她是a型血,我是b型血。”

“我那個時候年紀小,還不懂血型遺傳的問題,隻是什麼都想要和她一樣,所以才問的。但媽當時的反應就很奇怪,我到現在也忘不了她的表情。”

“從那之後媽就變得鬱鬱寡歡,比從前還要小心,對我們三個的照看也更謹慎,好像總在害怕什麼。”

“我在之後隔了兩三年,才知道,陸清儒也是a型血。a型血和a型血的兩個人,是不可能生出b型血的。”

陸家晟喃喃著插了一句:“我是a型血……”

“嗯,大哥你是a型姐,二姐你也是a型血。所以就是恰好在我這裡,媽才發現了問題。”陸家坤繼續道,“那個時候我不知道你和二姐,我隻懷疑我自己。我去問媽,我難道不是爸親生的……”

陸家坤停住了,冇再講。

也許是不忍再回憶,也許是其他。喬以笙從陸家坤的神情分辨不出他的具體情緒。

短暫的停頓過後,陸家坤轉回來又聲討陸清儒:“大哥,二姐,你們隻要知道一件事:陸清儒是害死我們媽的人。他因為家裡的催婚,才找了我們媽回來,在陸清儒的世界裡,就是想噁心陸家吧。媽那時候已經懷了大哥你,所以在我們媽簽下了婚後財產夫妻不共有的合同後,陸家才同意陸清儒把我們媽娶進門的。”

“從頭到尾,我們媽隻是陸清儒的一個工具。媽被騙了,我們也被騙了。雖然我們不是陸清儒親生的,但陸清儒偽造我們媽出軌,他不一定能起訴成功,我們還是很大機會可以保住繼承權。”

陸家坤分明是特地做過功課。

他鼓動陸家晟:“大哥,是你對我講過的,我們是兄弟,我們應該團結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