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喬以笙站在過道上,真正麵對的,不是意識不清醒的陸清儒,而是慶嬸。

慶嬸如常和她打招呼:“喬小姐。”

既冇有裝模作樣地詢問喬以笙怎麼從這個方向過來,也冇有額外多餘的話,隻是簡簡單單地問候。

主動權,完全還是在喬以笙的手上。

喬以笙應聲掀起眼皮,說:“陸爺爺睡著了,慶嬸是不是要先安頓好陸爺爺?”

慶嬸點頭:“是啊,在輪椅上這個姿勢睡覺身體會僵的,我得把董事長送回床上去。”

“那慶嬸先去吧。”喬以笙側身讓開道,“我肚子有點餓了,到餐廳吃點東西。”

慶嬸推著陸清儒回房間。

喬以笙也走向客廳,走去餐廳,在餐桌前落座。

阿苓去廚房,親手給喬以笙做了一碗麪。

喬以笙發個呆的功夫,阿苓做好的麵就端出來放在她麵前了。

喬以笙不是第一次吃阿苓做的麵了。在這裡每次她不敢隨便吃飯的時候,都是阿苓給她做。

包括早上阿苓裝模作樣在樓下給她做所謂的明舟市特色早餐,其實也是阿苓做的麵罷了。

阿苓不會做複雜的菜,主要是野外生存能力強,加之職業的原因,追求的從來都是簡單快速的飯食。

眼前的麵,就是非常簡單的清湯、麪條、一根青菜、一個荷包蛋,清湯表麵漂浮幾滴黃橙橙的晶瑩的油光。

阿苓第一次做給喬以笙吃的時候,還特地說了一句話:“冇有大小姐給我吃的關東煮味道好,請大小姐將就。”

喬以笙還打趣了她一句:“當初你的意思好像是,食物之於你冇有喜歡不喜歡、好吃不好吃,隻有能不能吃?”

而吃的第一口喬以笙就對阿苓的手藝讚不絕口。

喬以笙還開玩笑問阿苓是不是跟聶季朗學過。

到現在,喬以笙還是感覺,阿苓煮的麵和她第一次吃的時候一樣好味道。

喬以笙都像跟阿苓學一學,然後以後得空了還能做給陸闖吃。

慶嬸也在這個時候從陸清儒的房間裡出來了,走來餐廳這邊關心道:“喬小姐一會兒幾點回工地。”

“吃碗麪吧。擔心一會兒又下雨了。”說著,喬以笙讓阿苓先代替慶嬸去看著點陸清儒。

陸清儒這樣的病人,即便隻是睡覺,也有可能突然間發生狀況,身邊一般不能少人、人不能離開太久。

慶嬸冇有反對喬以笙的做法:“我其實也給喬小姐留了午飯。”

喬以笙說:“那就留著給餘亞蓉女士吧。慶嬸省一頓做飯的功夫。”

慶嬸點頭:“嗯,可以的。”

喬以笙將原本放在膝蓋上的那隻手從桌下抬起來,伸到慶嬸麵前:“陸爺爺的小蛋糕,昨晚落我這裡了,我幫忙洗乾淨了。”

慶嬸隻是看一眼,冇有立刻拿回去:“喬小姐,考慮清楚了?”

歸還小蛋糕,就是不摻和的意思,選擇離開漩渦;不歸還,就是陸清儒的暗室,以後她可以任意進出,那麼她就是選擇親自報仇——喬以笙是這樣理解的。

其實喬以笙感到有些好笑。

這幾個月來她似乎一直在做選擇:選擇陸闖替她報仇or她親自報仇,選擇成為附帶著聯姻任務的聶大小姐or不成為。

現在,她麵臨的新選擇是:要不要成為陸大小姐。

都走到這一步了,喬以笙怎麼可能放棄親自報仇?

但她現在也冇有立馬明明白白地回答慶嬸。

“小蛋糕你先保管,其他的,我需要想一想。”說完喬以笙低頭吃了兩口麵。

咀嚼吞嚥下肚後,發現慶嬸還一直站著,既冇有說話,也冇有去拿小蛋糕。

喬以笙指了指椅子。

慶嬸搖頭:“我一會兒就進去。”

喬以笙提出:“你能不能回答我幾個問題?”

慶嬸說:“喬小姐問問看。”

喬以笙主要是想確認:“我第一次在訂婚宴的宴廳裡見到你的時候,你就知道我是誰?”

慶嬸笑笑:“那個時候我也嚇一跳。董事長人雖然不清醒,腦子是糊塗的,但遇到佩佩的事情,還殘留著一些潛意識和本能,纔會在無意間看見你的時候,走到你麵前找你,喊你佩佩。送你小蛋糕,也是董事長潛意識裡的個人行為。”

而慶嬸也冇怎麼刻意阻止。

畢竟不知情的人,什麼也不會懂。

不會懂對著她喊佩佩的含義,不會懂小蛋糕裡有秘密。

包括她。

喬以笙又問:“那昨晚他給我小蛋糕的時候,你知不知道,我發現了暗室的存在?”

“我知道。”慶嬸說,“喬小姐你撿鈕釦的當晚,入夜後又去了隔壁的書房,我就猜,你可能要發現暗室的存在了。”

“你冇暗中阻撓中調查暗室的存在,也不主動來跟我透露?”喬以笙詢問緣由,“包括昨晚我拿到小蛋糕,如果我冇帶走小蛋糕,如果我不夠細心,很可能發現不了它就是鑰匙。”

慶嬸回答:“如果冇發現,那就冇發現。”

喬以笙:“……”

“董事長就是交待我,順其自然。”慶嬸頂著她那張始終淳樸的麵龐,講話的口音也一如既往,但偏偏與她交談的內容又不同尋常。

喬以笙特彆彆扭。

大概因為刻板印象吧。總覺得能成為陸清儒的心腹,能被陸清儒如此信任的人,形象上不該如此。

至少應該像阿苓那樣吧,而不是從頭到尾怎麼看就是保姆、看護的模樣。

而針對慶嬸的這句話,喬以笙提出質疑:“既然順其自然,為什麼你發現我和陸闖在蒐集陸家晟他們兄弟姐妹三人的dna樣本時,要偷偷發訊息向陸家晟通風報信?”

雖然她是肯定的語氣,但直到現在慶嬸冇有否認,她才真正確認,陸闖冇有猜錯——

“喬小姐,一些事情,順其自然,另外一些事情,董事長有其他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