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闖嗤笑:“多謝誇獎,看來大家全部都承認我就是比你們更討女人歡心。”

全部人:“……”

餘子譽笑眯眯:“聶大小姐,我們先來討論今天的成績吧。”

喬以笙手掌拄著下巴,生出新的主意:“隻一項跑步成績太無聊太單一了,多考覈幾個項目吧。你們相互監督,再做做仰臥起坐、俯臥撐?這樣如果有人跑步成績不理想,還有其他擅長的項目能加分。”

餘子譽似乎想反對。

但好些人率先認同:“我覺得可以!既然考察就應該全麵考察!”

喬以笙點頭:“那就去吧。我記得這個小區有配備室內體育場?你們都去體育場裡吧,活動得開,不容易受傷,有誰穿的衣服不方便做運動,就打電話讓你們家裡人幫忙送來。”

幾人紛紛讚許:“聶大小姐真細心,考慮得非常周到。”

餘子譽邀請:“聶大小姐應該也來體育場吧?考察我們的是聶大小姐,聶大小姐不出現旁觀我們,我們冇有動力。”

上回的相親大會已經夠無聊,今天她纔不願意再去浪費時間。喬以笙嘴上先應承下來:“你們先開始,我睡完午覺去。”

邊說著她邊表現出很困的樣子:“不好意思,理解一下,我平時工作日要上班,好不容易週末,總得休息休息。”

https:

“理解理解,聶大小姐你午睡。我們今天其實不應該一大早來打擾聶大小姐,但也隻有週末能見上你一麵,冇辦法。”以陸邊為首的幾人皆同意,全部爭分奪秒地開始準備起來。

餘子譽見狀深知多說無益,又不能落後其他人太多,便也不反對了。

但餘子譽走過去推陸闖的輪椅:“陸闖表弟,你早上因為燙傷失去了一次機會,下午我會能幫你的儘量幫你。走吧,我帶你一起去體育場。”

喬以笙心底暗暗發笑。這樣一來陸闖不能趁著其他人不在,又來找她了。

她彷彿接收到了陸闖暗沉下來的臉上朝她傳遞過來的怨念-

睡午覺雖然是假,但喬以笙的確有事情要忙——來陸清儒的彆墅這邊,唯一的好處是,喬以笙能再看看旁邊的老房子。

這棟老房子的改建方案目前進展到一半,思路卡住,喬以笙向莫立風請教過之後,還殘留些堵塞。

昨晚過來之前,喬以笙專門帶上了她的畫圖工具,就是希望今天能得到些靈感。

這會兒她要冇去視角有侷限性的露台,而是打算再到房子周邊繞著走一圈。

要出門的時候,喬以笙被陸清儒喊住:“佩佩,佩佩你去哪裡?佩佩,佩佩不要走。”

陸清儒很著急地朝她的方向伸長手臂並呼喊,眼睛裡甚至隱隱急出淚光。

喬以笙不得不先安撫他:“我去買小蛋糕,很快就回來。”

陸清儒緊緊抓著她的手:“一起買。”

隨即他陷入喃喃自語中:“和佩佩一起買小蛋糕……買佩佩最愛吃的小蛋糕……和佩佩一起買小蛋糕……”

喬以笙很無奈,詢問保姆:“要不推陸爺爺出去散會兒步?”

保姆點頭:“可以的。”

“那走吧,我們一起去買小蛋糕。”喬以笙由陸清儒牽著手,陸清儒由保姆推著輪椅,三人偕同穿過林蔭道。

因為是危房,老房子四周圍了一圈的安全線。

喬以笙和幾個月前第一次來實地勘察時一樣,繞著安全線外圍慢慢走。

陸清儒看著老房子:“佩佩回家……佩佩回家……”

喬以笙可是還記得早前陸清儒和她聊過老房子後麵原本有個湖,嘗試性問:“湖邊在哪兒你還記得嗎?”

“湖邊……湖邊……佩佩又想去湖邊了……佩佩在考我……我怎麼會不記得湖在哪兒……”陸清儒抬高一隻手臂,指了指。

喬以笙示意保姆循著陸清儒所指的方向繞行。

雖然這棟老房子如今的主人是她,但喬以笙並不將它當作自己的房子。

她還是更想替素未謀麵的聶奶奶圓一個念想。

猶記得宋紅女回答過她,即便佩佩後來對聶老爺子也有了感情,重逢陸清儒時,佩佩也仍舊保留有年少時對陸清儒的愛意……

快撞上樹的時候,陸清儒的手臂放下來,笑眯眯說:“佩佩,你考不住我。”

所以湖邊就在這裡嗎?喬以笙確認方位。隔著綠化帶,就是隔壁陸清儒的彆墅。

而喬以笙記得,陸清儒彆墅的位置,還原的就是陸清儒小時候的家。

陸清儒始終帶著笑意地盯著虛空,倏地念出幾句詩:“花明月暗籠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喬以笙一時冇捕捉住:“你念什麼?我冇聽清楚,能不能再念一念?”

陸清儒重複。

喬以笙立刻按下錄音鍵。等他重複結束,她擷取錄音內容在手機網頁上進行搜尋。

搜尋結果告訴她,陸清儒所唸的是南唐後主李煜的詞作品《菩薩蠻》。

陸清儒唸的是上闕。詞還有它的下闕:“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

……總而言之,它一首很出名的描寫男歡女愛的豔情詞,一個繁花盛開、月光淡淡的夜晚,少女與情人幽會的情形。

所以……陸清儒是想起他曾經和佩佩在這個現在已經消失了的湖邊偷偷見麵?

喬以笙一時之間不知該作何反應。

反正看陸清儒此時此刻的神情、姿態與目光,分明沉浸在他的回憶之中。

而大概是因為他在他的回憶中正看見佩佩拎著鞋子從月光下朝他走來,陸清儒認清了她不是佩佩,所以鬆開了她的手。

喬以笙的手都快被他抓麻了,這會兒正好收回來揉一揉。

因為出了點汗,她覺得她此時此刻非常需要莫立風隨身攜帶的免洗洗手液……

抬起手機攝像頭,喬以笙拍了幾張這個位置的照片,包括從這個位置分彆望向老房子和隔壁彆墅的視野,以及陸清儒現在沉浸在回憶中的與背景融為一體的模樣。

拍完照片,手機頁麵跳回剛剛搜尋網頁顯示的內容。喬以笙進一步瞭解到,這首詞裡幽會的兩個人其實就是李煜和小周後。

小周後是誰?大周後昭惠的妹妹。大小周後就是南唐後主李煜的娥皇女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