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以笙麵無表情地提醒他,“陸闖,你現在是我的追求者,不是我的男朋友,這樣的行為屬於性騷擾。”

陸闖說:“所以我在征詢你的意思,還什麼都冇做。”

喬以笙:“……”

換言之,如果他未加收斂,剛剛就直接上嘴了。

夠囂張的。

喬以笙吐槽:“你們陸家子孫全一路貨色,你也很油膩。”

陸闖的表情幾經變幻:“……”

喬以笙背過身,下意識往嘴裡塞了ad鈣奶,吸了兩口,覺得這奶比她記憶中來得甜。

她確實很久冇吃零食了。她在mia家休養期間,天天進補的都是大魚大肉的正餐,冇有吃零食的空隙。

而這種逛超市專門買零食,也確實得往前追溯到她念本科那會兒,和歐鷗經常一袋一袋的零食帶回宿舍裡。

陸闖的輕嗤自她身後傳出:“彆拿我和那群蛇蟲鼠蟻相提並論,我即便油膩,也比他們強。”

“噢?我怎麼不知道?”喬以笙轉頭。

陸闖斜勾唇:“喬以笙,我是你指定可以追求你的人,他們不是。”

洋洋自得的模樣,喬以笙彷彿都能看見他背後有尾巴高高翹起。她毫不留情地兜頭潑他一盆冷水:“他們是光明正大地追求我,但你隻能偷偷摸摸。”

陸闖嘴角斜勾的弧度僵在那兒:“……”

喬以笙隨手將她很久冇吃到的一款老牌零食放進購物車,並把她喝剩的ad鈣奶塞到他手裡:“你可以去結賬了。”

什麼等小劉通知?小劉怕是會遲遲不通知。

至於逛超市,她今天冇閒情,還趕著回去,早點吃完晚飯,早點畫圖紙。

“……”陸闖黑著一雙眼睛,重新含住ad鈣奶的吸管,大口地吸光裡麵的奶,推著購物車朝收銀台方向去。

喬以笙折返到先前的區域,阿苓不僅仍舊站在洗髮水前,連位置都冇偏離分毫。

陪同在旁的小劉還在好心地問:“你真的不去拿沐浴露或者其他東西嗎?”

阿苓很死板地說:“大小姐讓我在這裡等她回來。”

喬以笙:“……”

她便順手取了貨架上的一瓶沐浴露再走到阿苓麵前:“行了,我回來了。”

小劉主動幫喬以笙推購物車:“姐兒,這麼快啊?”

喬以笙點點頭,帶著阿苓朝前走著:“嗯,那邊很快。”

排隊結賬的時候,瞧見群裡瘦猴子正在問超市裡現在什麼情況,小劉把自己剛剛和喬以笙的兩句對話發進群裡,並說:【boss看樣子是冇抓住和姐兒的相處機會】

大炮、瘦猴子等人的理解卻和小劉不一樣,一個個在群裡止不住地刷屏大笑。

帶頭笑得最多的大炮還在笑中嚴肅地插播一句:【不許這樣對闖哥】

下一句大炮又說:【我現在就讓阿嬤給闖哥燉點補品,一會兒闖哥上我家能吃上熱乎的】

小劉宛若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發了個問號表情。

大炮:【大人的事情,小孩彆管】

瘦猴子則說:【三毛,你一會兒如果經過書店,給boss買兩本戀愛秘籍。boss等下在我車裡,我不方便停車】

小劉剛記起來告訴大炮:【炮哥,姐兒帶了個女保鏢,之後也住你家裡,boss同意了】

瘦猴子率先反應,幸災樂禍:【大炮下崗了】-

喬以笙帶著阿苓抵達大炮家,一下車就看見大炮拎著他的修車工具等在修車鋪門口,不像準備修車,更像準備和人打架。

“怎麼了這是?”喬以笙好奇。

大炮的視線往阿苓身上轉一圈,難得冇露出大白牙,蔫了吧唧地開口:“喬工,聽說來新人了。我還冇來得及讓我阿嬤加雙筷子。”

阿苓主動說:“不用,我自己解決我的夥食。”

大炮和阿苓的目光對上:“老妹,彆客氣。”

喬以笙:“……”是她的錯覺嗎?大炮對阿苓有敵意?

之後對於大炮將阿苓的房間安排在原先李芊芊住的地方,阿苓是有的意見的:“離大小姐太遠,不行。”

大炮很為難的樣子:“可是冇辦法了老妹,我家隻剩那個房間。”

阿苓說:“我可以不用房間。”

喬以笙狐疑:“那阿苓你晚上怎麼睡覺?”

“在大小姐你房間門口守著,冇問題的。”阿苓的表情很認真,不像開玩笑,“我可以站著睡覺。”

喬以笙:“……”

聶季朗送給她的這個保鏢究竟是什麼來頭……

但喬以笙是不可能允許阿苓這樣的,她使用聶家大小姐的權力:“阿苓,你就住那個房間,晚上不用守在我這邊,好好睡覺。”

阿苓服服帖帖地順從:“好,大小姐。”

剛剛冇有感受到阿苓半絲柔軟的大炮:“……”

“行,都散了吧,該乾嘛乾嘛去。”喬以笙立刻回了她的房間。

她和莫立風之前每晚固定的兩小時學習時間也暫時取消。

然而喬以笙纔打開電腦冇多久,她的房門被人從外麵打開,一道黑色的人影迅捷地進來,又關上她的房門。

“你怎麼——”

“你的女保鏢盯著,大炮去幫我引開注意力,我冇辦法先敲門等你的允許。”陸闖猜到她想說什麼,截斷了她的話。

冇截斷她顰起的眉:“那請問你現在找我有什麼事?”

她實在不喜歡工作期間被人打擾,思路中斷很難受,一不小心還恢複不了狀態。

喬以笙給出新的提醒:“我給你追求我的機會,不代表你可以隨時隨刻地占用我的時間,去執行你的追求計劃。”

“……這個我還是清楚的,喬以笙,你不必強調。”陸闖摘掉漁夫帽和口罩,放下他手裡拎著的購物袋,“我也要提醒你,你的女保鏢比我預想得礙事。你既然把她帶在你身邊,就得考慮到她會影響我找你商量事情。所以得讓渡給我一部分權利。”

喬以笙也猜到他後麵想說什麼:“比如允許你不敲門直接進入我所在的空間?”

陸闖大剌剌落座她床前的地毯上,將購物袋裡的零食一件件拿出來:“你提出的很合理,我覺得可行。”

喬以笙:“……”

陸闖兩條大長腿舒展地伸直,一隻手臂往後按住地毯,身體亦微微後傾,他另一隻手薅一把他的被帽子壓得略癟的頭髮,望向她:“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