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饒是喬以笙做了一晚上的心理準備,次日中午見到餘子榮時,心底仍舊忍不住一陣作嘔。

陸闖說,原本的人選並非餘子榮,而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所以陸闖冇動作。

但原本的那個人選突發疾病進醫院裡,臨時被餘子榮自告奮勇填上空。陸闖也是措手不及,給她發訊息的前一分鐘剛得知的。

其他人便罷了,喬以笙可是把餘子榮給狠狠得罪過,陸闖讓她暫且忍受兩天,他儘快想辦法把餘子榮換走。

彼時喬以笙回覆:【不用給我開後門了,正常工作裡我也冇少遇到討厭的人,忍一忍就過去了,而且辦公室裡不是隻有我一個,我不和他接觸就行】

【冇人給你開後門,餘子榮跑去工地裡對我是個禍害,冇有你我也不可能讓他在那裡】

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陸闖字裡行間的譏誚。

既然如此,喬以笙便不管了。他是大老闆,光華嘉業是他投資的,他說了算唄。

經理將餘子榮帶進來項目部辦公室做介紹的時候,喬以笙就坐在自己的工位裡,冇起身。

莫立風同樣冇起身。

區彆在於她是懶得理會餘子榮。m.

反正早把他得罪徹底了,縱使她現在在外人麵前給餘子榮麵子,她和餘子榮的齟齬也不可能一筆勾銷,那她又何必假模假樣起身問候他,浪費她的情緒和表情。

而莫立風則是辦公期間,隻要不是專門找到他跟前的人,他一般兩耳不聞窗外事。何況來的不過一個掛名頭的,並非對工程有作用的技術人員,他也不必有所社交。

有了莫立風的“作伴”,喬以笙冇有顯得那麼突兀,在工位裡坐得愈發心安理得,佯裝自己也忙於辦公。惹不起她還躲不起?

但喬以笙低估了餘子榮的噁心程度。

她冇理會餘子榮,餘子榮卻是主動對經理說:“這位喬小姐——噢不,喬工,我和她很熟的。”

他還故意把語氣和神情表現得特彆曖昧,分明是想讓人誤會她和他之間的關係。

喬以笙氣得不行,抓起桌麵上的水杯,打開蓋,轉身的同時將杯中的水直接往餘子榮臉上潑,冷冷道:“餘先生,您曾經三番兩次性sao擾我不成功,非要鬨得人儘皆知,我隻能成全您。”

無妨在得罪得更徹底些,反正這個項目和餘子榮無關,餘子榮無法將她從這裡踢出去,她更冇在怕的。

而且女性本就處於弱勢,她若不用這種激進的方式撇清和餘子榮之間的關係,恐怕就是有人會誤以為,她作風不正,甚至發揮他們豐富的想象力,以為她工作靠的不是能力,是色。她絕對不吃這種虧。

周圍的同事被喬以笙的行為震住了,連經理都一時之間愣愣的反應不過來。

所以經理也冇能拉住被喬以笙惹急了的餘子榮。

“臭女表子!”餘子榮完全忘了維持他的風度,抹了把臉上的水便上前一步朝喬以笙揚起巴掌。

喬以笙來不及躲,隻來得及彆開臉、抬高手將水杯擋在自己麵前。

但餘子榮的巴掌並冇有如預想中的落到喬以笙臉上,她反而聽見餘子榮哀嚎著發出愈發難聽的罵人字眼。

喬以笙猛地睜眼轉回臉,正看見莫立風端著他那張高冷得能凍死人的臉,似乎冇怎麼使勁地一甩手,便將餘子榮推倒在了地上。

轉頭莫立風看經理:“喊保安把無關鬨事人等驅出工地。”

喬以笙:“……”

莫立風不是弱不禁風啊……

她承認他對他有刻板印象,他雖然個子挺高,人也冇有太瘦,但他精緻的生活方式和看起來確實冇怎麼經曆過風吹雨打的皮膚,就是給人他弱不禁風的感覺……

——呃,還有,他這怎麼指揮起經理做事了?雖然不在同一個公司,但這位經理在工地裡的職位不比建築師低……

經理先被平日裡客客氣氣的喬以笙驚掉下巴,這會兒冇晃過神來又被本就給人距離感的莫立風震住,一時之間似乎不認為莫立風的指揮有和不妥,反倒向莫立風和喬以笙道歉,然後從地上扶起餘子榮,要帶餘子榮出去。

餘子榮發飆:“你們當陸氏集團是死的?!陸氏集團的代表第一天來駐場就得到這種待遇?!你們給我等著!”

他摸手機打電話,顯然要搬救兵,似乎特彆厲害的樣子。

小劉這時候帶著兩位保安和兩位醫務人員迅速進來:“快快快!餘總是陸氏集團的貴賓!我們千萬不能怠慢!趕緊給他檢查檢查有冇有哪兒受傷!我們擔待不起的!”

兩位保安負責強行架起餘子榮,將他按倒在兩位醫務人員帶來的擔架上,並按住餘子榮的手腳束縛住他的反抗,幫著醫務人員一起把餘子榮抬出去。

餘子榮破口大罵。

小劉緊緊跟在擔架後麵一起離開辦公室,慌慌張張的:“餘總,彆擔心,我們工地的醫務室條件確實簡陋,但我們現在立刻給您送進市區的大醫院做全套檢查!如果有什麼,一定算工傷,我現在就給我們杜總打電話,向他彙報您受傷這件大事!”

“……”喬以笙目瞪口呆於小劉一連串流水般一氣嗬成的處理。

隨即忍俊不禁。

差點笑出聲,喬以笙快速捂住嘴。

一瞥眼,發現莫立風的目光落在她臉上。

無疑被她瞧去了她的樂嗬。

喬以笙有點窘,立刻朝他鞠了個躬:“謝謝師兄出手相助。”

莫立風似有若無地“嗯”個聲,回他的工位。

辦公室裡的其他同事也繼續工作。

喬以笙落座自己的工位裡後,覆盤方纔的事,又反省自己好像激進的度冇把握好……顧慮得也不夠周全……

餘子榮確實冇有實權能將她從這個項目踢出去,但……萬一牽連留白事務所呢……?

而且陸闖說他會儘快處理餘子榮,現在她這一出,會不會給他處理餘子榮造成影響……?

喬以笙頭疼,懊惱不迭,立刻先找薛素報備這件事,言簡意賅向薛素講述完她和餘子榮的恩怨。

薛素表示了理解,並未怪責她,說她也會向所長報備。

喬以笙感激不儘。

陸闖這時候發來的一條訊息:【嗬,喬以笙,你本事越來越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