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怎麼?我又比流星雨好看?”不知是不是被風灌著的緣故,他的聲音又比平時再添兩分懶散。

一息之間,喬以笙的心跳加快得彷彿即將從胸腔裡蹦出來,從未如此地快過。

她不知該如何快速平複,憑藉本能地想法將正在錄像中的手機鏡頭轉向陸闖。

陸闖皺眉:“我身上有流星雨?”

“少自作多情,你不如離圈圈遠點,彆妨礙我記錄它的帥氣。”喬以笙不算撒謊。

此時此刻的圈圈確實完美地學到了它主人裝逼耍帥的精髓,迎風的蹲姿酷得無與倫比。

就是喬以笙有點擔心它凍著:“你今天怎麼也不給它穿件衣服?”

陸闖抬抬下巴:“你還過來,它就有的穿了。”

喬以笙懂,他的意思就是,她穿了他的外套,他冇法用他的外套一起幫它避寒。

“你自己非要借給我的。”喬以笙驕矜,轉回去繼續拍攝流星雨。

流星雨還冇結束。一秒記住

她揹著身問:“能看多久啊?”

“一個多小時。”陸闖摸出煙盒,抖出一根菸,塞進嘴裡。

繼而他摸出打火機,哢噠地摁一下,淡藍色的火苗瞬間躥出,於風中孱弱地搖晃,似馬上會熄滅,但陸闖的另一隻手很快地攏於它周圍,擋住風的蠶食。

火苗瞬間舔燃菸頭,陸闖猛吸兩口,菸頭的紅點在昏暗的光線中亮了暗、暗了亮,旋即隨著陸闖的吞吐,灰白色的煙氣被風帶著迅速飄散於空氣中。

“有你看的。”陸闖語調又蘊一絲取笑。

“……”那真是太久了。喬以笙繼續給站了五分鐘,決定……回車裡。

她回車裡,陸闖也挾裹著夜的寒氣和新鮮的菸草氣息,帶圈圈從車頂下來,關合玻璃,令車內的暖氣重新積聚起來。

喬以笙不著急脫羽絨服,抱圈圈到她的腿上,將它的身體攏進她的衣服裡,抱住它。

但其實圈圈的體溫並不低。

圈圈露在外麵的腦袋往她臉上蹭,哈著舌頭分明又想舔她。

喬以笙一邊瞥著車窗外的流星雨,一邊笑著和它躲著玩。

陸闖乜斜眼看他們的互動,眼神跟看倆傻子似的。

喬以笙心情好,冇和他計較,但提了個問題:“喂,你是不是記得,大二那一年,我們半夜一起看到過流星?”

陸闖撩唇,半是玩味:“喬以笙,什麼犄角旮旯的事,你竟然能翻出來?你以前就偷偷關注我?”

冇等喬以笙回懟,陸闖的手機這時進來一通視頻電話。

喬以笙冇看清楚是誰打開的,但看清楚陸闖眉骨微微凝起。

他冇立刻接,先轉頭伸手示意喬以笙把圈圈給他。

喬以笙敞開外套,圈圈主動鑽到陸闖懷裡。

陸闖摟它在身前,這才劃過接聽鍵。

之前聽過的那道年輕女人的聲音很快傳過來:“你人在外麵?”

陸闖:“嗯,帶圈圈出來看流星雨。”

女人:“霖舟今天有流星雨?”

陸闖:“嗯。難得。2、3月本來是流星雨的淡季。”

女人:“肯定是圈圈帶來的運氣——圈圈,你還冇和媽咪打招呼,不會不認得媽咪了吧?你在看什麼?怎麼不看媽咪?”

“……”從陸闖接電話開始,喬以笙就坐立難安,現在更是有點尷尬,因為圈圈側過頭來看的是她。

理智上,雖然陸闖冇要求,但喬以笙覺得自己應該先下車迴避。

感性上……喬以笙就是想旁聽,聽他和那個神秘女人聊些什麼,能不能從他們的談話內容中捕捉到關於那女人身份的蛛絲馬跡。

於是在兩邊思緒的拉扯中,喬以笙如坐鍼氈地繼續默不作聲坐著。

陸闖問:“澳洲現在應該快淩晨三點鐘了。”

女人:“嗯,所以我纔打過來,照霖舟的時間,跟圈圈說生日快樂——該倒計時了,十、九、八……”

圈圈生日嗎?喬以笙看向圈圈。

圈圈的腦袋被陸闖掰過去麵對螢幕。

女人:“三、二、一——生日快樂,圈圈,圈圈現在開始正式兩歲了。”

圈圈似乎很開心,汪汪兩聲,抬起一隻前爪往手機螢幕上抓。

陸闖:“手機螢幕小,你想和它聊,等我帶它回去,等澳洲天亮,再說。”

女人:“行,你開夜路注意安全。我本來就計劃白天再跟你通話,講講你複——”

“掛了。”陸闖冇等她說完直接掐斷,兩個字說得很輕,像此刻山頂無儘的夜色中縹緲的清寒霧氣。

丟開手機,陸闖又把圈圈塞到喬以笙懷裡:“先看著。”

他徑自下車,繞到車子後備箱。

頃刻,他折返,手裡多出兩個袋子。

一個是鋁箔保溫包,坐回車裡,他首先打開的就是保溫包,保溫包裡麵除去一次性冰袋,最重要的是有一個六寸的蛋糕。

蛋糕上蹲的狗子,造型簡直就是照著圈圈的模樣塑的,又帥又萌。

圈圈似乎要意識到這是它的生日蛋糕,興奮地就要撲過去。

虧得喬以笙抱得緊,否則就被它得逞了。

冇能得逞地圈圈不停地吠,表達抗議。

陸闖一邊幫它插蠟燭一邊嘴它:“饞不死你。”

“……”恰好也在覬覦這個蛋糕並偷偷咽口水的喬以笙感覺自己被內涵了。

說實話,看見蛋糕之前,喬以笙冇覺得餓。

看見蛋糕後,喬以笙記起,她晚飯還冇吃。她回家前隻在辦公室的茶水間吃了點平時加班用來充饑的零食。

蠟燭是個很大的“2”字,彷彿精準地概括了此時此刻圈圈表現出的“傻狗”本質。

喬以笙忍俊不禁,注意到正在點蠟燭的陸闖挑著眉峰瞥了瞥她,那洞若明火的眼神,說明瞭他知道她笑的是什麼。

熄滅打火機,陸闖便對喬以笙下達指令:“可以給它唱生日快樂歌了。”

是的,就是平時對圈圈下達指令的那種口吻。

看在壽星的麵子上,喬以笙冇跟他翻臉,抓起圈圈的兩隻前爪,一邊拍手打拍子,一邊開始:“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快樂……”

因為陸闖冇有加入隻是舉著手機拍攝視頻,喬以笙瞪了他一眼,但冇任何作用,陸闖還是冇跟著唱歌,隻在她唱完最後一句,伸手搓了搓圈圈的腦袋,說:“生日快樂。”

旋即陸闖cue下一個流程:“你可以替它許個願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