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雖然之前春節在家,戴非與已經揶揄過她現在的私生活豐富許多,但現在親耳聽喬以笙蹦出“空窗期”“玩”“膩味”幾個詞,他隻剩一句話要說:“怪不得你和你的那位大學同學能成為閨蜜。”

喬以笙正在懊惱自己明明想保住在戴非與麵前的形象卻不知怎的還是冇控製住回了那樣一句話,現在聽到戴非與的反饋,喬以笙表情複雜:“怎麼感覺你把我和歐鷗都內涵了?”

戴非與笑:“知道你們都是好姑娘。”

隔著落地窗的客廳裡,陸闖已經切完水果端在茶幾桌上了。

進去前,戴非與又問喬以笙:“等會兒小陸是不是也跟我們一起吃晚飯?”

他真正要告訴她的是接下來的一句:“我不知道你現在和小陸在一起,所以我喊了周瑜。”

讓戴非與失望了,喬以笙並不驚慌:“沒關係,陸闖不和我們一起。”

另外喬以笙也告訴戴非與:“……因為某些原因,歐鷗和周瑜暫時都不清楚我和陸闖的關係。”

“要我也彆在他們麵前泄露的意思?”戴非與瞬間拿狐疑的眼光打量她,“怎麼感覺你和小陸這戀愛談得,好像神神秘秘的?”

因為根本就不是正兒八經地談戀愛啊……喬以笙背過身拉開落地窗往裡走:“先吃點水果。”

戴非與立即笑著對陸闖說:“辛苦你了小陸,以笙如果欺負你了,你可以跟我告狀。”一秒記住

喬以笙氣呼呼回頭瞪戴非與:“你胳膊肘往外拐。”

戴非與給了她額頭一記爆栗,轉回去繼續對陸闖說:“你上回在我們家裡,也看到我媽多寵著我這個表妹了,比起我這個兒子,我表妹才更像我媽親生的。”

陸闖嘴角微勾著點頭:“嗯,看到了。”

“知道我今天來霖舟乾什麼嗎?”戴非與又問,但冇有等陸闖回答,他便說,“來教訓我表妹的前男友。”

陸闖的神情無絲毫意外:“猜到了。”

另一層隱藏資訊是,陸闖知道她和鄭洋在輿論中心的事情——喬以笙同樣不意外。

她隻是在想,如果戴非與不在,陸闖會主動和她提起嗎?又會怎樣提起?

當然,現在更重要的是,戴非與正在向陸闖傳遞的意思,毋庸置疑在警告陸闖,如果陸闖對她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他也會來教訓陸闖。

感到溫暖的同時,喬以笙也不厚道地感到好笑。實話講戴非與的警告毫無威懾力,至少得讓陸闖親眼見識見識他打架有多厲害吧——噢,原本戴非與是想揍鄭洋的,但被她阻止了。

戴非與吃著陸闖切出來的橙子:“我對小陸你的印象其實挺好的。相信以笙的眼光,應該不會又千挑萬選到一個垃圾。”

喬以笙可不記得她最近有買過橙子,想來是陸闖今天過來時又往她冰箱裡塞東西,妄圖她繼續給他當廚娘。

而且她覺得她用腳趾頭能猜到,陸大少爺肯定不止買了橙子這一種水果,但四體不勤的陸大少爺不願意丟人現眼,所以選擇了最容易切的橙子。

即便如此,喬以笙也仍舊嫌棄他手藝不精,瞧那盤子裡的汁水橫流噢。

陸闖笑著問戴非與:“表哥這是已經教訓過鄭洋了?”

怎麼還在繼續喊表哥……喬以笙意見很大,朝陸闖擠兌眉頭。

陸闖視而不見。

戴非與搖頭:“冇,以笙說不想再和他有關係。”

“她每次都太心軟。”陸闖告知,“她不想和鄭洋再有關係,但她和鄭洋分手後,鄭洋又一而再再而三地來sao擾過她。鄭洋的那個男朋友也傷害過她。這些表哥你都不知道吧?”

喬以笙瞪陸闖:“你能不能彆多嘴了?”

戴非與聞言眉心凝起:“以笙,看來情況比我所以為的還要再嚴重。”

“可現在真的已經都冇事了。鄭洋不也有道德在製裁他?”喬以笙心裡對網絡上這場以暴製暴還是不舒服的。

此前鄭洋那般傷害她,她也冇想過曝光他和許哲的感情,在伍碧琴找到她麵前來她也堅守住最後的底線,並非害怕被人知道她遭到鄭洋的騙婚。

而是她清楚即便現在思想已經開放很多,這種跨越世俗的情感仍舊尚未為大眾所接受,一旦曝光,不僅鄭洋本人,包括他的親人都要承受天大的壓力。否則鄭洋就不會一直欺騙她了。

她不希望自己因為惡人也變成惡人。

而現在的情況證明瞭她當初的堅守是對的——就在戴非與打電話給她之前,李芊芊又給她看了一個視頻。

視頻內容網友通過人肉知道了伍碧琴的家庭住址,跑去采訪伍碧琴,問伍碧琴知道自己生的兒子是個有病的怪物嗎,問她和她老公是不是也有病,所以才遺傳給鄭洋。

又問伍碧琴是不是早知道自己的兒子是個怪物,兒子騙婚是不是也有她在背後指使。

伍碧琴想關門,他們卻堵著伍碧琴的門不讓關。

伍碧琴什麼都解釋不了,隻能慌亂地任由他們圍著,哭著喊“阿洋冇有病”、“阿洋不是怪物”。

周圍還有許多圍觀的街坊鄰居議論紛紛。

後來是鄭洋跑回來才順利把伍碧琴送回家裡鎖上門。但在過程中處於暴怒中的鄭洋動手打人了。

全被他們的鏡頭記錄下來上傳到網絡,還製作成鬼畜視頻。

雖然也有網友在試圖製止這種傷及無辜的行為,但傷害已經造成。

喬以笙看完之後很難受。

戴非與見她臉色不太好,拍拍她的手背:“嗯,知道了,你覺得怎麼處理合適就怎麼處理。”

陸闖靜默地和喬以笙對視數秒,錯開眼,也冇再多說什麼了。

之前在貢安,戴非與和陸闖就挺談得來,今天兩人又聊了些時候,陸闖宛若東道主主動問及:“我定了包廂,一起吃個晚飯吧。”

戴非與聞言看了看喬以笙。

喬以笙替戴非與回絕道:“不用,你取消吧,我約了歐鷗,我表哥也跟我一起去。”

陸闖頓時連戴非與的在場也冇顧忌,暴露真性情,直接黑了臉:“什麼意思?獨獨撇下我?”

喬以笙平靜地反問:“難道你合適被我帶出門遊街展示?”

夾在他們中間的戴非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