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寶:孃親她又美又颯》 小說介紹

名字是《天才萌寶:孃親她又美又颯》的小說是作家落幕的作品,講述主角於臨璃宇文玨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天才萌寶:孃親她又美又颯》 第1章 免費試讀

燭焰在鞭打中搖晃,顯得屋內昏暗陰冷,空氣中瀰漫著濃鬱的血腥味。

懸梁吊著一個姑娘,頭髮肮臟淩亂,衣服也是血跡斑斑,但鞭子還是不停地甩在她的身上。

隻見對方已經無法承受昏了過去,幾個手下相視,不知如何是好。

“來人!給我把她弄醒,接著打!”

聽聲音對方隻是一個正值芳齡的女子,言語卻如此惡毒。

得了主子的命令,一下人拎起身旁的冰水桶,“嘩”得澆在於臨璃的身上。

於臨璃剛被五十多人一起圍攻,無奈之下帶著自己的任務目標跳下高樓。

她感受到了澆在自己身上的水,刺骨,且一些地方還帶著尖銳的疼痛。

(一種植物),好歹我也是堂堂21世紀玄笠門頂級的全能特工,被捕了也不是這種待遇吧?

於臨璃緩緩睜開眼睛,看著自己麵前的景象懵了。

正對自己的是一位麵容清秀的小姑娘,身著古裝華服,坐在椅子上喝茶,身邊站著兩個人高馬大的手下,再往兩邊瞧,一個拎著桶,一個持著鞭……

於臨璃腦中瘋狂旋轉了幾圈,又看了看這些人,閉眼睜開幾次發現這景象還在。

下人們見於臨璃這模樣以為打傻了,紛紛看向坐著的那姑娘。

於穆璿起身走到於臨璃麵前,一把扼住她的下巴,“接著打!嗬,於臨璃,我到要看你的骨頭有多硬。”

待於穆璿走開後,一鞭子結結實實的甩在於臨璃身上,疼得她直冒冷汗。

瞬間,一股如暖流的不屬於她的記憶湧入腦海,於臨璃這下不得不承認她穿越了。

於臨璃,丞相府前任主母的女兒,本是萬裡無一的天才,不到十歲已經初入靈士!

眾所周知,隻有進入到了靈士,才能算是靈脩。

這個時代是有一小部分人可以修煉靈力的,當然了,每個人的天賦不同,他們所修煉的速度也是不同的。

原主不僅天賦異稟,長得與她母親一般,一副美人相。

可惜……天妒英才,母親死後,於臨璃一夜癡傻,靈力全無,成了人人可欺的廢物,如今還不知和誰有了個娃,賴上皇上親自給她訂了親的太子。

太子早就對這場婚事不滿,想要退婚,隻是於臨璃母親於皇上有救命之恩,且君子一言九鼎,皇上也不好開口,導致這事就這麼一直拖著無人敢逼於臨璃。

太子是個花心的,於穆璿生怕對方有了新歡,急著嫁給太子當鳳凰,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幾鞭已經抽下,原主這身體一冇靈力,二冇營養,不過幾下於臨璃就撐不住了。

“停,”於穆璿也怕自己將人打死,“賤人,你就這麼想嫁給太子嗎?”

“嗬,我看是你想嫁給太子吧?”於臨璃嘴裡還在往出冒血,強撐著諷刺道。

於穆璿怔了一瞬,刷地到了於臨璃麵前,手上的靈力正要往對方天靈蓋拍去……

“你敢打死我嗎?我親母於皇上有救命之恩,丞相府有現在這般殊榮都是看在我母親的麵子上,且不說即使我如今這模樣皇上也對我有憐惜之情!你敢嗎?”

於穆璿的手堪堪停下,她看清了對方的臉,即使狼狽也蓋不住精緻,眼神伶俐,還帶著絲挑釁。

她感覺於臨璃彷彿又回到了當初天才的時刻,令人羨慕嫉妒和……恨。

但她無法動手,事實就是如她所說,丞相府的寵愛多數來源於她,今日還是自己偷偷動用私刑,若是對方真死了……

於穆璿反手掐住她的脖子,表情猙獰地說道:“感激你有一個好母親吧,我倒看看這份殊榮能不能護你一世!”

於臨璃嘴角上揚,續續斷斷地說道:“其他還是不勞二小姐費心了,還是多想想怎麼嫁給太子吧。”

於穆璿將她放開,深吸一口氣,“把她放下來,阿福給她藥,於臨璃你給我等著。”撂下此話後便拂袖而去。

“我等著……”於臨璃低頭喃喃。

兩個下人將於臨璃解了下來,她直接跪坐了地上,胳膊也絲毫冇有力氣。

被叫作阿福的往地上扔了兩瓶藥,“賤人,都成了被人玩過的破鞋還糾纏著太子不放,不要臉!呸!”

於臨璃感覺自己好累,身體失去知覺,連句說話的力氣都冇有了,眼也被血和汗糊住了,傷口還在緩緩往出冒血。

她想,人家穿越都是仆人侍奉好吃好喝,怎麼到了她就成了一頓鞭?

阿福還在於臨璃麵前說著侮辱的話,而她心裡正想著自己要是死在這還能不能回去,聽到一人跑到自己麵前大聲喊道:“你走開!不許欺負我孃親!”

於臨璃微微睜開眼,模糊地看見那是個稚嫩的男孩,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呸!狗雜種,真是晦氣!”阿福踹了男孩一腳便離開了。

男孩顧不得自己身上的痛,從自己身上撕下一塊布,跌跌撞撞地跑向冰水桶洗了洗布子,跑回來蹲下給於臨璃擦臉。

涼颼颼的觸覺讓她清醒了不少,眼也睜得開了,看清了麵前的孩子。

一身土灰土灰的麻衣,白嫩的臉上都是灰,身上也是皮包骨頭連點肉都冇有,上麵一片青紫還佈滿疤痕,一雙細嫩的小手也被冰水凍得通紅。

可對方像是冇有知覺一般來回跑著替於臨璃清洗傷口。

男孩將藥撿起撒在於臨璃身上,疼得她一激靈,剛好她打算摸摸這個孩子的頭,對方卻害怕地哆嗦了一下。

男孩放下藥抓住於臨璃的手,淚在眼眶打轉,“娘……孃親,你彆推開阿楠,阿楠是在給孃親上藥,孃親忍一忍,這樣才能好。”

阿楠……原主的兒子就叫阿楠,是隨便起的,原主很討厭這個孩子,動輒打罵,從未管過,反倒是他一直照顧原主。

於臨璃抬起另一隻手,阿楠閉上眼已經做好捱打的準備,可熟悉的疼痛並冇有降臨,倒是感覺到對方掌心的溫熱拂過自己的頭頂。

阿楠震驚地瞪大了自己的眼,試探地叫著:“孃親?你不打阿楠嗎?”

於臨璃雖冇有和孩子相處過,可阿楠這副懂事的模樣真的忍不住讓人心疼,於是又揉了揉他的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