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五十七章

從天而降!

他們真是做夢也冇有想到,李陽竟能如此仗義!

邪道以血光府和修羅殿為尊,下麵共有過百的門派,各派本因同氣連枝共同抵禦正道,可自七大上門圍攻血光府總壇萬丈崖以來,各派反應冷漠,紛紛自保,反倒是於邪不沾邊升龍殿站了出來,成為了他們唯一的盟友。

“夏家主,玄冰樓回援總壇了嗎?”李陽突然說道。

“還請李先生放心,寧旗主知道您是玄冰樓的掌門,已經將玄冰樓的人馬放在總壇腹地,他們很安全,一直以來與七大上門展開交戰的都是金,木,水,火,土,風六大旗的人馬。”夏博遠詳細回覆。

玄冰樓果然是參戰了!

“義兄一片好意,不過真是不必如此……”李陽笑著道,“對了,你們和總壇能聯絡的上嗎?”

“我們的總壇位於西北邊陲,萬丈崖顧名思義,海拔足足有五千米高,那裡地理條件非常惡劣,手機,網絡全部也覆蓋不了,以前是靠運輸隊聯絡傳話,可現在則是完全中斷了!”

夏博遠一臉無奈的道,“我算了下,總壇的糧食應該隻夠堅持半月了,至於藥品,我實在無法研判。”

李陽點點頭:“那有詳細的地形圖嗎?”

“有!”

夏博遠立馬從口袋裡掏出地形圖,平攤在了李陽的麵前。

“孤峰?”李陽眉頭緊皺。

“是的,李先生,萬丈崖四周,十裡範圍內全部是平原,您看這裡,這裡原先是有一片小樹林的,我們的運輸線便是在此處,不過現在樹林也是被七大上門砍伐殆儘了。”夏博遠一臉無奈的道。

“行,情況我都瞭解了,你們先回去等我訊息吧!”李陽淡淡說道。

“好的,李先生。”

夏博遠衝李陽抱了抱拳,領著人朝外走去,他也知道事情很棘手,根本急不來,必須要給李陽一定的時間運籌帷幄,全盤佈局!

走廊。

“家主,您說李先生能想到辦法嗎,我不是覺得李先生會不儘力,而是能有什麼辦法啊?”西裝男道。

“是啊,這太難了,孤峰一座,四麵被圍,這就是一個死局啊!”風衣女緊跟著道。

夏博遠掃了他們兩人一眼,“我有預感,這件事情隻有李先生能辦的成!”

李陽僅僅十九歲,確一手創立了龐大的升龍殿勢力,在這江湖中可謂前無古人了,李陽的驚世之才由此纔可見一斑,如果李陽辦不到,那他實在想不到江湖之中有誰能行的了。

西服男冇在吭聲,而風衣女確是說道:“希望如此吧,家主,咱們去把小天領回去?”

“你去領,那個不成器的東西,我是懶得看到他!”

夏博遠怒聲說道。

風衣女走進包廂,便看見夏天和錢寶貴趴在地上很是認真的舔著鞋,其餘人則是已經不在。

夏天聽到腳步聲,還以為他爸過來檢查了,哪敢不出力啊,一邊添一邊哭,尼瑪太委屈了,到底是不是親生的啊?

“小天,快起來吧。”風衣女扶起他,“趙小姐呢?”

“你們剛離開,就有人給趙師師,哦不趙小姐送來了鞋子,趙小姐穿上鞋子,便走了,走了都半天了。”夏天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回話。

“人都走了,那你還添什麼?”風衣女白了他一眼,有些心疼的道。

“方姨,我哪裡敢停,老頭瘋了啊,那個李陽算什麼東西?”夏天氣鼓鼓的道。

啪!

風衣女抬手就是給他一個巴掌,“怎麼還敢胡說八道啊,你若再敢對李先生無禮,你爸不收拾你,我都得收拾你!”

夏天捂著臉,徹底老實了……

“跟我走!”風衣女不置可否道。

錢寶貴眼見夏天走了,便是撓了撓頭,尼瑪,我這還添不,算了,還是繼續吧,萬一李陽找茬,說鞋子不乾淨,可怎麼辦啊?

另一邊,李陽已經回到了辦公室,那李陽纔沒時間搭理他呢,滿心想的都是該怎麼把物資給送進萬丈崖去。

彆看李陽答應的爽快,其實是一點底都冇有,表現的胸有成足,也隻是為寬周家人的心罷了。

孤島,四周都是平原,無障礙物可以利用,七大上門團團圍住。

這,這……

李陽來回挪步,走了將近半個小時,依舊一籌莫展。

這時,敲門聲驟然間響起,在得到李陽的許可後,趙師師踩著高跟鞋走了進來,此時的她身穿一套蕾絲長裙,身材緊緻魅惑,烏黑的秀髮披在腦後,仙氣十足。

饒是李陽不禁也是掃了她幾眼:“趙小姐有事嗎,莫不是又找我給你買菸的吧?”

“總裁,您快彆說笑了,師師以前不知道您的身份,實在多有冒犯。”趙師師柔聲道,“我,我是過來跟您致謝的,謝謝您挺身護我。”

“應該的,你是我的員工,我哪有不護著的道理。”李陽不以為意道。

趙師師溫婉一笑,“總裁,您的外套,等我洗乾淨,在給您送過來啊?”

“行。”李陽應了一聲,便低頭繼續看辦公桌上的地形圖。

趙師師有感覺到被冷落,不由便是愣了下,這個李陽什麼情況啊,態度實在太差了,難道不知道她是九州城業內的頭牌嗎,每天無數太多男人為她一鄭千金,隻求看她一眼,聽她唱歌。

“總裁,您剛纔的出現,就好似那好似從天而降的至尊寶……”趙師師走到李陽背後,軟語道。

女神的氣息,故意吹在脖頸。

從天而降?

李陽立時眼前一亮,轉身哈哈笑道:“趙小姐,你來的可真是時候啊,飛機,我需要飛機。”

趙師師俏臉驀的紅了,跺了跺腳,羞的不行,嗬嗬,男人!

這要求太過分了,那讓她怎麼好意思啊?

隻是我竟然一點也不生氣,隻是覺得害羞,難道我對老闆動心了,不過老闆挺身相互的樣子,真的好MAN,好帥啊!

“總裁,您幫了我,我很感激,可是可是……這真的不行。”趙師師緊緊咬著嘴唇,紅著臉道。

不見李陽迴應,還以為李陽生氣了,便是又說道,“好了,好了,那您坐下啊,我幫你還不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