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一章

牛上天了

“現在還打算,回家後踢我嗎?”李陽笑嗬嗬的問道。

“你胡說什麼,我怎麼可能那樣對你啊。”周雪俏臉微紅,有些心虛的應著聲,這個混蛋真是聰明,簡直跟我肚裡蛔蟲似的。

太多人吵著要拜師,聲音一浪高過一浪,現場氣氛已經失控,好在會場的安保急速的敢了過來,這才讓拜師潮漸漸平息了下來。

緊隨其後,熱情的購買潮,如旋風般颳起!

“李先生,這快石料彆切了,我出三千萬買下了。”

“三千萬還想買滿色帝王綠,開玩笑呢,我出四千萬。”

“五千萬,五千萬啊。”

雖然眾人看到的隻是一個切麵,但已經是切大漲,最重要是用這樣完整的滿色帝王綠雕出來翡翠製品,完全可以成為鎮店之寶。

“李陽,你賣給我吧,我出七千萬。” 林傳龍也有些眼熱,放下身份主動說道。

今天他可虧了兩個億,如果能帶回去帝王綠,也算有所彌補,正所謂黃金有價玉無價。

帝王綠作為玉中的精品,玉石之王,本就價格不菲,倘若請個大師來製作,成型後價值真是難以估量,搞不好都能把損失給抹平!

“小兄弟,肥水不流外人田,賣給那姓林的,真是不如賣給我啊,我出八千萬!”錢文廣忙的拉住了李陽的胳膊,十分急切的道。

“好,既然錢老有心收購,那你給五千萬便好。”李陽笑嗬嗬的允了錢文廣。

“小兄弟,你真是太仗義了,這樣吧,我也不堅持多給,等回頭加工玉飾的時候,我給弟妹留一件翡翠項鍊。”錢文廣樂的都快合不攏嘴了。

“也行。”李陽淡淡的應著聲。

林傳龍一張俊臉在度變得難堪起來,青紅交加,自己出七千萬李陽不賣,確五千萬賣給錢文廣,這是存心跟自己過不去啊,這也是嫌自己的臉丟的還不夠多啊!

賭石大會上李陽的表現可謂非常不俗,指點錢文廣,自己開出極品帝王綠,碾壓神眼林傳龍,這讓他瞬間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很多人都滿臉堆笑過來套近乎,不是要求拜師,就是想高薪聘請李陽,隻是李陽全部拒絕,推托自己隻是運氣好,實在冇有真才實學。

當然冇人會相信李陽的話,開出一塊滿色帝王綠或許是運氣爆棚,但指點錢文廣那茬,讓眾人都清楚的意識到,這位名不經傳的少年人,妥妥的是賭石圈裡的王者,不折不扣的小高人!

“小兄弟,老哥哥我真是承了你大情了,找機會,我給你找幾個小明星,讓她們好好陪陪你。”錢文廣壓低聲音道,深怕被周雪聽見。

“李陽你答應個試試?”周雪確還是聽見了,冷冷的道。

“隻是開個玩笑。”錢文廣實在有些尷尬。

“哼。”周雪故作無意,狠狠的踩著李陽的鞋,對於此,李陽真是有些無語,這自己找誰說理去啊?

接下來的時間裡,李陽都冇有在出手,不是冇有切漲的機會,而是李陽實在不想太過於引人注目。

相較於李陽的低調,林傳龍則是跟打了雞血似的,不停的購買著原石,連續切漲了多快,隻是就算這樣,他的心裡也是半點都高興不起來。

跟李陽之前的風頭相比,自己的表現算個屁啊?

不過,也不是冇有機會挽回顏麵,晚上的慈善拍賣晚宴,就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到時會有最頂級的原石粉墨登場,各國賭石高手也會爭先亮相!

林傳龍暗暗積蓄力量,終於賭石大會的重頭戲,慈善拍賣晚宴在過半個小時就要開始了。

地點是交易所的二樓。

晚宴的規模和規格都很高,佈局華貴奢侈,富麗堂皇,超過兩千平方的的大廳人滿為患,很多都是經常在江北電視台經濟頻道頻繁亮相的商界翹楚,主持人更是不得了,是著名的一線藝人鄧娟。

李陽他們隨意找了個桌子坐下,位置偏後,在座的除了周雪,錢文廣,便是林傳龍的一眾狐朋狗友。

“主持人居然是鄧娟這樣大的腕,這賭石大會的慈善晚宴,真是越來越具有水準了。”爆炸頭驚歎道。

“我超喜歡鄧娟的,這如果能喊過來一起吃個飯,那可就露臉了。”小黃毛一邊喝著茶,一邊悠悠的道。

“林哥過去的化,應該能請過來。”一位女生嗲聲嗲氣的說著。

鄧娟站在主席台上和工作人員不停的說話溝通,四周都站滿了穿著黑西裝的保鏢,很多人先後靠近,都被勸離著。

“那是當然,鄧娟雖然名氣大,但還是要給我這個天廣集團的接班人一點麵子的。”

林傳龍神情得意,很是傲然的說著。

倒不是說大話,早些年林傳龍和鄧娟就有過接觸,鄧娟纔出道那會,可是接了很多天廣旗下產品的廣告。

“那林哥,你快把她給清過來,讓我們也近距離的接觸下巨星。”爆炸頭顫聲道。

“林哥不愧是林哥,哈哈,這下我們這桌要露臉了。”小黃毛樂嗬嗬的說著。

“鄧娟我也蠻喜歡的。”周雪有些期待的看向了林傳龍。

林傳龍麵對著周雪那期待的目光,頓覺慷慨赴死,也是義無反顧,衝周雪點了點頭,轉身就自信滿滿的向主席台走去。

座位上的人,除了李陽,都把視線集中在了林傳龍身上,就連錢文廣也是不例外,能和一線的大腕一起吃飯,那的確是非常彰顯身份的一件事情。

隻見林傳龍剛靠近主席台,便是被保鏢攔住了。

不過,鄧娟確主動的走到了台下,竟真隨著林傳龍,向後邊走來,前後都有保鏢保護!

“各位,林公子請我過來,我不能不給他麵子,隻是我真不能多待,我敬大家一杯酒,然後我就回去準備了?”鄧娟滿臉微笑,柔聲說著。

“好,好,鄧娟小姐能過來,就是我等的榮幸。”

“這酒我得倒滿,我這真是激動啊。”

他們全部起身,唯獨李陽低著頭,不動聲色,不是李陽不給鄧娟麵子,而是在想心思,真的冇留意。

“李陽,你也太給臉不要臉了吧,鄧小姐他是冇把你放在眼裡啊!”林傳龍怒聲嗬斥著。

此刻的林傳龍,心裡真是樂開了花,敢不給鄧娟麵子,這個李陽今天肯定是要吃不了兜著走,一準要被承辦方或者保鏢暴打一頓給轟出去!

“你個窮小子,還不死起來?”

“穿成這樣,還這樣裝逼?”

“李陽你在乾什麼!”周雪也有些不悅的說著,這實在太失禮了。

李陽醒神,很是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怎麼了,散場了嗎?”

“哈哈。”

周圍響起一陣爆笑。

林傳龍對保鏢吩咐道:“都彆傻站了,還不趕緊把他轟出去,不要在讓他惹鄧娟小姐生氣了。”

周雪表情有著說不出的尷尬,正打算和李陽一起悻悻離場,可隨知,鄧娟確是趕緊製止了保鏢,滿臉堆笑,對李陽說道:“不好意思,李先生,鄧娟剛纔冇認出您來,您晚上好啊!”

她話音落下。

一桌子人,甚至周邊桌子上所有的人全部安靜了下來,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

堂堂一線大腕,過來敬酒,被人落了麵子,不僅不生氣,反而陪著笑臉主動給一個年輕人問好打招呼?

這年輕人到底什麼來頭啊,莫不是京城大家子弟?

周雪也是滿臉的驚愕,甚至都懷疑,鄧娟是不是被李陽給氣糊塗了。

“你是?”李陽很是困惑的問著。

“李先生,小女鄧娟,今天能見到您,真是滿懷欣喜,這位老先生還請你讓一讓,我要與李先生好好聊一聊!”鄧娟指了指錢文廣說道。

“好的,好的。”錢文廣在心裡真是佩服死李陽了,就連一線大腕都過來主動結交,這比自己的B格高多了啊!

“ 砰……砰!”

舉杯在手的爆炸頭,和小黃毛驚的直接把手中的杯子都是給撂了,這窮小子牛啊,簡直牛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