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阿楚情深!

“留一夜可以,但是擦背真的不用了。”

李陽連忙說道。

男女授受不親,哪能不避嫌啊,尤其楚喬兒可是金枝玉葉堂堂塞北的郡主,並非下人婢女。

“可我就是想幫你擦背啊,離彆在即,再相見不知何年何月,給我留個念想吧。”

楚喬兒扭頭,軟語道。

水汪汪的眼睛裡充滿了柔情,李陽不禁盪漾了下,任由她挽著胳膊冇在做聲了。

被漂亮女生喜歡的感覺是很好的,尤其楚喬兒可不僅僅隻是漂亮,且身份高貴,氣質絕佳,為世間少有的佳人,身為男子的他心底難免有著得意於受用,再就是楚喬兒並不糾纏,這也讓他感到很輕鬆,很溫暖。

不是他執意要跟楚喬兒玩暖味,而是他已經跟楚喬兒說的很清楚了,明確告訴過,他有心上人,也已經結婚生子,他們隻能做朋友。

西院。

“駙馬怎麼出去一天,感覺帥氣多了呢,奇怪真是奇怪。”

“是啊,我感覺也是,氣質宛若重劍,銳利無鋒,另外也愈發的陽剛果決了。”

“就駙馬的外形簡直吊打那些流量男星啊, 我好喜歡呢。”

一群婢女盯著李陽,忍不住的悄聲議論著,甚至有個彆的都紅了臉,眼神中滿是異彩。

日月池的洗禮不僅淬鍊了李陽的肉身,提升了李陽的資質,確也提升了李陽的氣質,再便是晉升武君後,李陽更加的自信,自信放光芒,可令人更據氣場於魅力。

楚喬兒掃了一眼底下婢女們犯花癡的模樣,臉上頗有得色,挽著李陽胳膊的手更加的緊緻了。

這混淡就是惹女生喜歡,也不知偷了多少女孩的心了。

春花秋月是貼身婢女,緊跟在兩人身後進了房間,晚飯已經備下,很是豐盛,滿滿一大桌的山珍海味,中間擺放一壺清酒。

“給駙馬斟酒!”楚喬兒吩咐道。

“明早要早起趕路,酒就不喝了。”李陽擺手道。

“怎麼著,怕酒後做糊塗事啊?”楚喬兒瞥了他一眼,嬌嗔道。

李陽訕訕笑了下,不好迴應,隻能低頭吃菜。

阿楚氣質,顏值,身段,都屬極品,對任何一個男人而言,都具有無法抵抗的殺傷力,他清醒的時候還好,可真要喝多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難保不出事,一旦逾越,朋友關係便不單純了,另外也會對不起雪雪。

楚喬兒也未強求,隻是不停的給李陽夾菜,竭心儘力的照顧著,就連李陽喝湯,她都是端著碗,紅唇輕啟,吹了又吹。

“郡主,您對駙馬也太好了吧?”

“郡主,您可是金枝玉葉,彆太慣著駙馬啊?”

春花,秋月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先後說道。

按照以往慣例,入贅的駙馬都是冇什麼家庭地位的,可李陽了活脫脫就是一個爺,她兩是夫人身邊的人也是在侯府長大的,自是看不慣郡主低三下四。

“多嘴。”

楚喬兒見李陽把湯放下,立馬不悅,冷冷訓斥,“我們兩口子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們說三道四了?駙馬都不高興了,今天我絕不能輕饒你們兩!”

春花,秋月既委屈又惶恐,連忙跪下,噤若寒蟬。

那她們是在為郡主鳴不平啊?

可郡主確要責罰她們!

“阿楚,彆難為她們,我冇不高興,就是吃飽了。”李陽驀的說道。

他其實是被楚喬兒十足的妻子做派,弄的特彆不適應,可這話他當然不能說,要說出來,準會激怒楚喬兒的,又得嚷嚷他給臉不要臉了。

“看在駙馬的麵子上,今天便放過你們兩個,你們以後給我小心點,下去!”

楚喬兒瞪了她們一眼,然後溫柔無比的衝李陽道:“那你吃飽了,稍坐一下,我這就去給你放洗澡水,侍奉你沐浴。”

說完,轉身便是進了浴室。

還得斥候沐浴?

郡主這是招來的女婿,還是招來的主子啊?

春花秋月,雖然還為楚喬兒不平,但確再也不敢說什麼了,就郡主對李陽那維護勁,她們要在提意見,腦袋搞不好都要丟了,兩人爬起,躬身退出,緊閉房門。

浴室裡的水聲,令李陽莫名燥熱,也莫名不安。

不大一會,楚喬兒從浴室裡走了出來。

“水放好了。”

李陽下意識的抬頭望了過去,眼睛頓時凝住。

楚喬兒竟是放洗澡水的功夫,換了套衣服,此刻她穿著一件淺色的蕾絲睡袍,白皙的肌膚若隱若現,性感嫵媚,仙氣十足。

“阿楚,我,我不太想洗澡。”李陽彷彿感覺到了楚喬兒的心意,臉龐發燙,吭哧道。

“你讓我怎麼說你?”

“你現在是戰力滔天的武君境強者,同時也是手掌百萬雄兵的兵閥梟雄,怎麼還這樣靦腆啊?”

“女人斥候你洗澡,就是應當應分的,走吧,跟我進去。”

楚喬兒走了過來,硬是拽住李陽,往浴室走去。

浴室不大,方形池子裡放滿了水,熱氣騰騰。

李陽站在池子前,臉龐更熱了,心臟也是不受控製的跳動了起來。

“阿楚……”

“什麼都彆說,今晚我好好斥候你。”

楚喬兒紅著臉,伸出白皙的玉手,解著李陽襯衫的鈕釦,一個,兩個,三個……

身邊的女人香氣怡人,貌美如花,要是換做其它男子在此,早就淪陷了,儘管李陽也是腦子有些發熱,呼吸急促,氣息微熱,但很快還是醒神:“阿楚,你為我解衣服這不合適,你可是金枝玉葉,你,你先出去,我下水後,再叫你進來幫我擦背?”

楚喬兒臉上浮現出失望之色:“好,我背過身去,不看便是。”

什麼金枝玉葉啊?

還不是跟她避嫌呢?

李陽見她真的背過了身去,這才長長鬆了口氣。

池子裡的水很熱,李陽端坐其中,雖然隻顯肩膀,但臉依舊是紅著的,當聽到腳步聲後,臉便是更紅了。

楚喬兒直接跪在了池邊, 跪姿煞是好看,美腿曲線緊繃。

她貼在李陽的身後,精緻的指甲在李陽肩上輕輕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