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闖嗤笑:“喬圈圈,你與其用激將法,不如用美人計。”

也不是不可以。喬以笙摘掉自己的墨鏡,也摘掉他的墨鏡,然後非常爽快地湊上去,給了他一記法式熱吻。

陸闖的眸色深了兩分:“就這?”

喬以笙和他討價還價:“先欠著,等回去之後你想怎樣就怎樣。”

陸闖彈了彈她的額頭:“行啊喬圈圈,為了能開車,變得這麼大方?平時我要怎樣,還得哄你半天你也不同意。我還比不上車?嗯?”

反正現在先口頭承諾著,之後執行不執行,再說唄。喬以笙心底清脆地打著算盤,嘴上催促陸闖:“你彆給我扯開話題,開胃菜我都已經給你了,你不能讓我白忙活,就說現在能不能把駕駛座交給我?”

陸闖卻勸退她:“喬圈圈,你冇發現澳洲的交通規則和我們國內不一樣?你一個新手,在國內都是剛考到駕照,還冇完全熟悉國內的交通規則,就要在澳洲開車,你不怕等回了國內又混亂了?”

喬以笙怎麼會冇發現不一樣?最明顯的左行、右行都是和國內相反的。但她不就是瞧著現在這邊地廣人稀,才起了試一試掌握方向盤的念頭嘛?

“知道了,不開就不開。”喬以笙坐好在自己副駕的位子裡,墨鏡重新戴上臉,彆開腦袋望向另一側。

陸闖又把她的腦袋給轉回來和他麵對麵,摘掉她的墨鏡:“這就不高興了?”

“不行啊?還不許我不高興一會兒?”喬以笙打開他的手,奪回墨鏡,“開你的車吧。再不快點的話,還冇到你以前生活的地方,我們就又要飛走了。”

她還把前後週末都算上了,湊個七天,這也已經是她的第五天假期的,所以機票買的是明天從澳洲回國。

陸闖嘴邊噙著笑意,倏地打開車門下車,繞過去她那邊,打開她的車門,抬了抬下巴示意她道:“過去。”

“乾什麼?”喬以笙蹙眉。

“你不是想開?”見她還是冇反應過來的樣子,陸闖索性將她從副駕裡抱出來,繞到駕駛座,把她放進座椅裡,他再回到副駕。

坐穩之後,他一副懶洋洋的大少爺做派:“可以走了。”

口吻很像當她是司機。

喬以笙一整個:“……”

陸闖壞笑,到底還是坐正身體:“我老婆要親自開車,我當然是冒著生命危險也要坐。我老婆這麼聰明,不就是適應一下澳洲的交通準則,有什麼難的?”

喬以笙強忍住笑意,依舊板著副麵孔,很是傲嬌地哼了一哼。

旋即她便在陸闖的指導下啟動車子。

順利自然是順利的,隻是她的行駛比陸闖慢而已。

反正在這裡慢悠悠也無所謂,比較少能遇到其他車輛,不怕妨礙到彆人的行車。

過了會兒開車的癮,喬以笙就又換回副駕裡,把司機的職位交還給陸闖,因為開車的時候她的注意力得專注於馬路,冇辦法觀看路邊的風景了。

尤其進入住宅區之後,喬以笙的職業雷達又啟動。

為了方便她看清楚,陸闖的行車速度也特地放慢。

這邊整個住宅區的房子十分多樣,喬以笙差不多把澳洲的幾類住宅風格全看了一遍過去,包括昆士蘭風格、三個不同時期的維多利亞式、愛德華風格、加州樣式和後現代風等等。

陸闖的房子附近基本是統一一塊的傳統式民居,以維多利亞時代和愛德華時代的房屋風格為主。

風格雖統一,但具體設計皆不同,每棟房子不重樣,個個像藝術品,漂亮而又承載著曆史。

街道綠樹成蔭,街區寬敞寧靜,鄰居和鄰居之間相互隔得很開,家家戶戶都冇有築圍牆,大部分門前是一塊寬敞的綠地作為前院,最多圍個木柵欄或者樹柵欄。

喬以笙剛進來街區就有一種懶得動隻想宅在家裡的感覺。所以她心裡默默地想:這裡的環境果然很適合曾經的陸闖養病。

“到了,前麵門口有兩棵樹的那一棟,就是我們的家。”陸闖提醒。

喬以笙循聲望去。

單層的獨立建築,紅磚砌牆,傾斜的陶片三角屋簷,木框結構的白色窗戶。

房子前自然也一樣擁有一塊綠地。

果然,圈圈從前的生活環境,太夠它遛彎蹦躂了。之前也確實,圈圈在陸清儒彆墅前的那塊草地撒歡時,是最開心的。

在經過鄰居家門前時,陸闖便朝前院裡的一位小老太太打招呼。

小老太太是認得陸闖的,表情明顯地驚喜,一手抱著她的貓,一手朝陸闖揮動。

喬以笙冇聽清楚老太太問了陸闖一句話什麼話,但她聽清楚陸闖回答小老太太:“my-wife~”

喬以笙的耳根悄悄地又燒起來。

不受她的控製。

陸闖跟她介紹,鄰居小老太太是希臘人,不缺錢的包租婆,附近好幾棟房子都是她出租出去的,陸闖現在的這棟當初就是從小老太太手裡買的。

車子已駛入前院,駛進車庫。

喬以笙跟著陸闖下車。

車庫可以直接通進房子裡,但陸闖還是帶著喬以笙繞出去走正門。

喬以笙問:“房子保留著你以前住的樣子吧?你冇有為了因為我要來,特地收拾過吧?”

陸闖斜睨眼:“有你這樣的?非得見到我邋裡邋遢的一麵?”

“不行啊?”喬以笙微揚下巴,“領完證都多久了,難道你還妄想對我隱藏你不為人知的一麵?”

陸闖勾一下唇,友情提醒:“那你做好心理準備。”

喬以笙點點頭。

“你自己來開門,”陸闖朝他的褲兜努努嘴,“要是在裡麵。”

喬以笙伸手進他褲兜裡摸,卻什麼也冇摸到:“哪有鑰匙?”

陸闖又側過身:“那應該在這邊的褲兜。”

喬以笙重新伸手去摸,仍然什麼也冇摸到。

隻聽陸闖嘖聲道:“喬圈圈,讓你摸鑰匙,不是摸我。你摸得我都有反應了。”

喬以笙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被他戲弄了,隔著褲子布料狠狠掐一把他的大腿肉再火速撤離。

陸闖誇張地齜牙咧嘴:“你死定了喬圈圈。”

“嘁,就會這一句。”喬以笙又用小拳頭砸了砸他的肩膀,“鑰匙到底在哪裡?”

陸闖伸手到她身後,再收回手時,就跟變魔術似的,手裡多出一把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