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以笙不禁想起mia曾經透露,莫立風可能有病。

這樣的話,她看見莫立風吃藥,就變得可疑起來。

當初陸闖抑鬱症,不也對外藏著掖著,被她發現了藥的存在,還拚命抵賴。

心念電轉之後,喬以笙冇有追問,發自內心地笑著打趣道:“師兄竟然要休息了,太好了,師兄你可千萬要休息得久一點,我要趁著師兄你休息的這段時間努力追趕師兄你的腳步,縮短我們之間的差距。我們可都是黃教授的學生,我丟不起這個臉。”

莫立風倒是接了她的打趣:“嗯,那你加油。”

喬以笙又聽出了滿滿一股子凡爾賽的味道。

獲獎者區域這邊,有人主動來和喬以笙打招呼。

對方也並非以英語為母語的國家,但兩人的交流還算順暢,喬以笙聽明白對方的資訊,是此次lcc創新獎的獲得者。

交流結束後喬以笙已經流了一手的汗,坐回椅子裡時,聽見莫立風說:“你是這一次唯一一位女性獲獎者。”

喬以笙後來在看完整個獲獎名單之後也發現了這件事,剛剛那位過來認識她的人,就是靠她的性彆來辨認出她是此次新人獎的其中一位獲得者。

對此喬以笙是感到自豪的,所以她也是笑著迴應莫立風的:“對,我是這一次唯一一位女性獲獎者。”

莫立風跟她透露了一件事,鍈國那邊一個建築評論雜誌之後應該會出一篇和她有關的文章,以及那個雜誌和另一個頗具威名的建築師雜誌聯合主辦的一個建築女性獎,也因為她這次在lcc的獲獎關注到了她,後續將持續跟蹤她的成長。

無論是那個建築評論雜誌還是個建築女性獎,喬以笙均有所耳聞。

尤其那個建築女性獎,曆史不長,截止去年一共才舉辦了八屆。但它旨在大炮人們對女性建築師隻是洋娃娃的刻板印象,為剛剛入行的女性建築師樹立設計和實踐的榜樣,對於促進世界各地關於建築設計的平等具有很大的意義。

喬以笙深感榮幸,同時覺得自己肩上的壓力變大了。

莫立風分明料中了她的心理:“越往上走,伴隨名和利的壓力會越大,這是成長的必經之路,無法避免,需要你自己調整好心態。”

他純屬過來的心得和總結吧。在建築界,“mo”太年輕了,成名的速度也非常快。這他是替她未雨綢繆了。喬以笙不禁又笑了笑:“好的,謝謝師兄。”

莫立風安靜地注視她兩秒,又一次喊她的全名:“喬以笙,你未來可期。”-

時間於不知不覺間流逝,來到了今次頒獎禮的開啟。

到這種時候,喬以笙聽著英語就稍稍有點費勁,好在捕捉關鍵詞加上螢幕上的一些顯示,她大概跟下來了。何況旁邊還有個莫立風她能求助。

新人獎排在頒獎禮的後半段。

邀請獲獎者上台領獎之前,照例會有一小段關於參賽作品的介紹。

此前展示其他獲獎作品時,喬以笙看到其他人都使用手機記錄,她才也敢拿出她的手機,不僅是她自己學習,等她回國後也是要分享給留白的其他同事。

等她自己的作品被展示出來時,喬以笙有種不真實感。

一來是因為一個無名小卒的設計圖,能被許多建築界大佬觀摩,本身就是一種榮幸。

二來,她的圖紙還被主辦方用電腦模擬出了建成後的效果圖,精良度超乎她的想象。

時隔幾個月突然以這種方式重新見到自己的作品,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令她自己都百感交集。

她當初是單純隻為佩佩而繼續完成了這份舊房改建方案,基於佩佩的故事,以她自己對佩佩的情感的理解,設計出了這一份可以一句話概括為“少女情懷總是詩”的作品。

而這箇舊房改建項目,恰恰好也貫穿了……她和陸闖整段感情的始末。

喬以笙不記得,她是如何在掌聲中走向領獎台的。

回過神來時,她已經從頒獎人的手中接過獎盃和證書了。

她和另一位同樣獲得新人獎的人,與兩位頒獎人並排站在一起,接受著頒獎台上的燈光的照射和頒獎台下無數人的目光,麵對鏡頭閃光燈給他們合影。

不期然間,喬以笙的視線掃到了……陸闖?

陸闖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的,坐在距離頒獎台最近的嘉賓區域,斜勾起唇角遙遙與她對視。

喬以笙笑起來。

這一刻,她異常確信:她光芒萬丈,她未來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