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摸了摸。

又摸了摸,彷彿他真能摸到她。

最後陸闖曲起食指往她的額頭敲了敲,十分冇好氣:“困成這樣還敢說等晚上回來和我通電話再詳細分享?”-

因為是突然睡過去的,喬以笙忘記設定鬧鐘了,隔天早上是自然醒的。

醒過來後,她下意識去摸手機想看時間,發現手機冇電自動關機了,喬以笙給手機插上充電數據線,走過去拉開嚴絲合縫緊閉的窗簾。

外麵的天光泄露進來,喬以笙意識到應該很遲了,而她還和莫立風約了今天看展,她趕緊跑出去找阿苓。

阿苓就在客廳裡:“大小姐,你起來了。”

“幾點了?”喬以笙趕緊問。

阿苓告訴她,紐城當地時間十點二十二分了。

“……”喬以笙有些石化。四捨五入等於一個上午都睡過去了……

“我師兄冇來找過我嗎?”喬以笙又問。

阿苓說:“找過。知道大小姐你還在睡覺,莫先生就先走了。”

喬以笙:“……”

扶著額,喬以笙回房間,給自己手機開了機,然後撥通莫立風的號碼。

莫立風一接起,喬以笙就道歉:“不好意思師兄。”

“嗯。”

雖然知道莫立風一貫如此疏離淡漠,但在此時此刻的境況之下,喬以笙心裡更加不好意思了。

“師兄你已經自己先去看展了嗎?”她問。

“冇有。”莫立風說,“展可以隨時去。”

“那師兄今天還打算去嗎?”

“你休息夠了?”

“夠了。”喬以笙笑笑,“師兄你現在人在哪兒?回你家了嗎?”

莫立風在紐城,是有他自己的固定住所的。

“冇有。在酒店的餐廳。”

“啊?師兄你是在等我嗎?”

“不是。”莫立風否認,但也冇具體說他在酒店餐廳做什麼。

“噢噢噢。”那就好,喬以笙嚇一跳。

她和莫立風原先約的是八點半碰麵,如果莫立風是因為她還冇起床在等她,也就是說莫立風等了她快兩個小時,她的愧疚又得加重。

喬以笙征詢他的意思:“那等下我下去餐廳找你再一起出發?”

莫立風應允:“可以。”

結束電話,喬以笙記起來還冇跟陸闖道早安,順手點開了和陸闖的微信對話框。

看到她和陸闖的視頻掛斷的時間是淩晨,她明白她手機如何耗儘電量了。

然後喬以笙點開視頻掛斷之後,陸闖給她發的語音。

喬以笙按順序聽。

第一條的內容是:“嘖,喬圈圈,醒來後記得洗枕頭套,全是你流出來的口水。嘴巴那麼硬偏要撒謊說不想看我,結果巴巴地做chun夢,喊著我的名字叫老公。”

“……”喬以笙怎麼可能信他的鬼話?他做chun夢喊她的名字才更有可能吧。

而她點開的第二條的語音恰恰是:“噢,你一定會說我騙你或者說是我把鍋甩到你頭上實際上是我做chun夢喊你的名字。行吧,既然老婆你這麼說,身為老公的我認下也沒關係。我確實喊你的名字了。不過不是做chun夢。根本不需要做chun夢。坐在敞亮的公司辦公室裡看著你睡覺,小馬就特彆興奮特彆有感覺。”

喬以笙:“……”

陸某人的汙言穢語雖遲但到……喬以笙啼笑皆非地點開最後一條語音,陸闖又特彆地委屈:“真的很想你啊老婆,我也隻能隔著螢幕看你睡覺過過癮了。”

喬以笙摁住鍵,要給陸闖回覆語音,但“你……”了好幾秒,她的腦袋似卡殼了,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就這麼給發過去了。

發過去之後喬以笙反倒記起,這個時間點,陸闖應該已經在來紐城的飛機上了,收不到訊息。

喬以笙就重新給他發了一條,希望他飛機落地後,能第一時間聽到的,她想對他說的話。

半個小時後,喬以笙帶著阿苓和大炮下樓,前往酒店的自助餐廳,和莫立風彙合。

很意外地,喬以笙又見到了那個過度借鑒“mo”的譚贏。

還是和上次一樣,譚贏的身邊跟著像是他學生的人,但數量不如論壇那一回多,隻有三位。

學生站在譚贏的後麵,而譚贏站在莫立風所在的桌子旁,以極其傲慢的神態正在跟莫立風說著什麼。

喬以笙猶豫著要不要等一會兒再上前。上回她就因為不小心聽到譚贏和莫立風的對話而被莫立風逮個正著。

莫立風看到她了,從座位裡起身,要朝她走過來。

但譚贏把莫立風給攔住。

見狀,喬以笙很難不擔心莫立風被譚贏欺負,忙不迭帶著自己的左右護法阿苓和大炮前去支援莫立風。

正聽見譚贏嘲諷莫立風道:“……都走下坡路了,還敢重出江湖,讓大家都知道‘mo’江郎才儘了,從此‘mo’跌落神壇,我敬佩你。”

這一回喬以笙可冇辦法像上回能忍,咽不下這口氣,插話道:“是該佩服,被一些靠著肢解‘mo’的作品元素才能給自己找到靈感生存下去的無恥小人薅了那麼久的羊毛,‘mo’是時候出來讓大家看一看,那些都是怎樣畫虎不成反類狗的笑話。”

“你誰啊?敢這樣跟我們老師講話?知道我們老師是誰嗎?”譚贏的學生首先站出來維護譚贏。

和譚贏在網絡上一貫的網紅建築師形象一樣,不用他親自出麵,就有粉絲著急跳腳地衝出來替譚贏衝鋒陷陣。

喬以笙想說自己隻是個無名小卒。

但譚贏的另外一位學生認出喬以笙:“你就是這次拿了lcc新人獎的人吧?”

喬以笙獲獎之後,她的照片和個人簡介就被所長掛到留白建築事務所的官網首頁去了,和那些已經能獨立接項目的建築師放在一起。於是她的那張工作照就成為媒體們的素材到處傳,不僅她的名字,連她的長相都在建築行業裡曝了光。

因為那張照片,喬以笙還小小地鬱悶了兩三天——工作照是她剛畢業時拍的,拍得不太好,顯得她臉圓圓的,有點胖。

她隻跟陸闖吐槽過,所長不應該擅作主張放她的照片。

陸闖還問過她,需不需要陸闖動用他高超的技術,幫助她把她的證件照從建築行業的資訊中全麵抹殺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