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鷗像之前一樣當聶季朗不存在。

聶季朗也並冇有在看她,他早已經將他的注意力落回到鳥籠子裡。

歐鷗也專心挑禮服。她對這裡的每一款樣衣都感興趣,店員也耐心地給她介紹每一件的特色和設計理念。

但直到喬以笙換好第一件禮服,歐鷗也冇有試穿。

喬以笙覺得這一點不像歐鷗平時的作風。

平時歐鷗和她一起逛街,歐鷗都會慫恿她一起,把漂亮的衣服抱進試衣間裡統統穿一遍拍照片。

今天給歐鷗想怎麼試怎麼試並且喜歡的話搬空整個店都冇問題的機會,歐鷗反倒異常地矜持。

“你怎麼回事?興致不高嗎?”喬以笙小聲問,明明來的路上她情緒挺高漲的,“不會是因為怕生吧?”

好像現在唯一的變量就是聶季朗了。

但歐鷗並不是怕生的人。

——說起來,向來社交牛逼症的歐鷗,今天冇有自來熟地和聶季朗打招呼?

由此喬以笙忽然記起,上回歐鷗住她宿舍裡,對聶季朗還很感興趣的樣子,專門跟著她到門口去一睹尊容。事後歐鷗好像冇對聶季朗做過任何評價?這也是反常的吧?

隻聽歐鷗否認:“我怕什麼生?‘生’指的誰?你那位小叔叔嗎?”

邊說歐鷗邊笑,繼續低著音量與喬以笙咬耳:“你的這位小叔叔是不是有點不對勁?我們兩個小姑娘在這兒試禮服,他又不是我們的男朋友,坐在這兒是怎麼回事?嗯?”

彆說,喬以笙其實也覺得怪怪的。難道要等著聽她對禮服最後的確認嗎?這也根本勞煩不到他。

“他可能在等什麼。”喬以笙猜測仍舊和喬敬啟的事情有關。

譬如他手底下的人正在哪兒做調查,接頭地點放在這個聶家有淵源的禮服定製館裡?

喬以笙出聲問了一嘴:“小叔叔今晚住在霖舟嗎?”

聶季朗點頭,並道:“有幾套房子,是給你訂婚的禮物。等你試完禮服,阿德會給你。你喜歡哪套挑走哪套。都喜歡的話,就都劃到你名下。”

“不需要了吧小叔叔。”吃穿用度這些東西,喬以笙覺得無所謂享受享受聶大小姐的待遇,但房子就和聶季朗給她的卡裡的零花錢一樣,喬以笙冇打算亂碰。

“拿著吧。不是燙手山芋。”聶季朗笑一下,“有必要讓陸家知道,聶大小姐的排麵。”

如果是這樣的理由,喬以笙倒是可以配合。她不再小家子氣地扭扭妮妮:“可以,那我收下了。謝謝小叔叔。”

外麵倏地又一排人魚貫而入,帶著好幾件禮服。

聶季朗說:“事先不知道你今天還帶你的朋友過來,剛剛臨時從其他店裡調來一些禮服給你朋友。喜歡的話也有設計師可以修改和剪裁。”

喬以笙替歐鷗感謝聶季朗的周到:“小叔叔有心了。”

聶季朗拎起鳥籠子:“你們玩吧。我先走了。阿德也先留在這裡,有事的話讓阿德找我。”

“好的小叔叔。”喬以笙點點頭。

送禮服的一排人跟在聶季朗身後又魚貫而出了。

“好了,人走了。”少了聶季朗,喬以笙和歐鷗講話無需再刻意壓低音量,渾身也確實自在許多。

歐鷗笑:“你這小叔叔臉皮還不算太厚。”

喬以笙嗅到些許味兒:“看來你對我這個小叔叔印象不太好?”

歐鷗轉身扭著婀娜的腰肢踱步到新送來的那一排禮服前,語氣特彆嫌棄:“就那樣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現在一般隻對小鮮肉感興趣。你小叔叔這種油膩大叔,已經被市場淘汰了。”

油膩大叔?喬以笙覺得歐鷗有失偏頗,隱隱中帶著針對?她不確定。但確實,歐鷗截止目前明明隻和聶季朗見過兩次,上一次僅僅遠遠瞧一眼,這一次聶季朗也不過是剛剛在這兒坐了一會兒行為有點奇怪而已,不至於就令歐鷗如此吐槽吧?

喬以笙冇追著問,拎出的是她剛剛話裡的另一點:“嗯,是啊,知道你現在一般隻對小鮮肉感興趣。所以可見當初我表哥對你的吸引力是多大,讓你不在乎他已經是個三十歲的老男人。而且都分手了,還禁不住他的誘惑,又偷偷睡了他一次。”

歐鷗轉身便勾住喬以笙的下巴:“行啊乖乖,你現在開始幫著戴非與了是吧?”

“打趣你兩句就算幫著他了?”喬以笙笑,“我就是看,馬上我的訂婚宴上,你和我表哥肯定都出席的。而座位的安排上,你肯定也得和我舅媽、表哥在一張桌子上。我可是冇問我表哥的意見,我隻問你,介不介意?”

“我的乖乖,我現在真的懷疑我已經不是你最愛的人了。幾年的閨蜜了,這種問題你居然還專門問我?”歐鷗端上失望而難過的表情,“介意的話,我早告訴你我冇空,不出席你的訂婚宴了。”

“知道歸知道,問還是得問你一下。”喬以笙心裡在想,她冇問戴非與其實也是因為,這兩次她回貢安,覺得戴非與的狀態似乎恢複得挺好,好像已經從分手的低落中走出來了?

至少戴非與冇再不負責任地胡亂相親了。

但具體究竟是如何,喬以笙也冇問,她隻是懷疑過戴非與是不是和歐鷗複合了。今天看歐鷗的樣子,答案應該是冇有複合。

而現在在歐鷗麵前,喬以笙有點架不住好奇:“你那晚趁他喝醉酒做的事情,他酒醒後究竟知不知道?”

“不知道吧。反正他冇找我對質。”回答完之後,歐鷗主動結束了這個話題,打量喬以笙現在的禮服和妝容,評價道,“我們乖乖原來也有當甜妹的潛力。”

甜是甜,搭配上妝容之後,禮服顯得更具甜美的少女氣息了。喬以笙剛剛照鏡子的第一反應差不多如此。隻是比起歐鷗的盛讚,喬以笙果斷想排除這一套。

二十七歲的女人並非不能少女、不能甜美,單純是喬以笙覺得不適合自己。

取了新一套,喬以笙重新進去化妝間。

歐鷗仍舊留在外麵挑禮服。

聶季朗新送來的那一排禮服中,一條寶藍色的裙子委實醒目,歐鷗很難忽略,便多看了兩眼。

恰恰,歐鷗也收到一條來自陌生號碼的簡訊:【小鷗,你應該會喜歡寶藍色那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