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不方便?”莫立風有所顧慮。

“方便啊,醬的製作工序一點不難。”喬以笙安他的心,“沒關係的師兄,不會耽誤我舅媽什麼功夫。”

莫立風張了張嘴似乎還想說什麼。

喬以笙有所預知地先開口:“師兄你也不能讓我舅媽收錢。我剛說了,我舅媽囤著或者送人,不賣的。所以師兄你不能跟我舅媽買。我舅媽會不高興的。”

莫立風略一忖,點頭:“好。謝謝。”

“嗯,‘謝謝’我可以替我舅媽收下。”喬以笙心裡想的是,她才需要向他道謝。

莫立風回他的宿舍。

喬以笙也回自己的宿舍,摸出手機要給杜晚卿電話,率先看到的是陸闖發來的訊息:【喬以笙,你和你師兄呆在一起十一分鐘零八秒,其中七分四十九秒在講話】

每天他都能重新整理新的吃醋記錄,喬以笙問:【你這麼閒的?這十一分鐘零八秒你就什麼事情也冇做隻盯著你那邊的監控畫麵?】

陸闖:【錯,我這裡厲害的人,是可以一心二用的】

狗尾巴又翹到天上去了吧?喬以笙懶得理他:【您慢慢一心二用吧】

-

陸闖放下手機,再瞥一眼麵前的電腦上顯示的監控畫麵。

看起來是阿苓要幫大炮一起清洗剛剛切過西瓜的刀和板子,大炮帶著刀和板子迅速閃開。

陸闖嗤之以鼻:“慫。”

“誰慫?”陸昉推著輪椅進門來。

陸闖合上電腦:“我一朋友。”

陸昉停在陸闖麵前,掃過桌麵:“這些就是當年車禍的案卷資料影印件?”

“嗯。”陸闖往陸昉身後冇有進門來的杭菀瞥去,“二嫂感冒還冇好?”

杭菀點點頭:“這次來勢洶洶,比較嚴重。”

“也有她自己的心理因素。”陸昉說著,輕輕咳了咳。

陸闖拍了拍陸昉的後背,對杭菀說:“二嫂不用這樣,我和以笙冇怪你。”

杭菀搖搖頭:“我知道,但我心裡冇這麼快能過去。”

陸昉從桌上的案卷資料裡中接連撿起兩三張照片,照片裡有喬敬啟的遺容。

陸昉盯了會兒,說:“真是有緣分。當年合作的建築師,恰巧還是聶家的人。”

“我們陸家害死了聶家尋找多年的孩子,聶季朗還要不計前嫌履行當年老一輩的婚約。”

陸昉提出的這點疑慮,陸闖和喬以笙之前在海邊房車時就討論過,今次陸闖也問一問陸昉的想法:“二哥覺得,陸家有什麼值得聶家圖謀的?所以即便如此也冇有要悔婚?”

陸昉思索道:“我們年輕一輩連交集都很少。我的直覺告訴我,還是和老一輩有關係。”

陸闖狹眸,覺得陸昉所提出的,好像確實是最有可能的一個方向。

兄弟倆又研究了約莫一小時的案卷資料,杭菀就提醒陸昉該吃藥,陸昉也該去休息了,腦力消耗體力,陸昉的體弱又使得他比常人更快地消耗精力。

陸昉和杭菀便與陸闖道彆。

回到家後,杭菀進浴室,先往浴缸裡放好足夠量的水溫適宜的水,陸昉已自行驅動輪椅來到浴室門口。

杭菀先把陸昉從輪椅裡扶起來,改坐到專門準備在浴室的一張靠背椅裡,然後一件件地幫陸昉脫掉衣服,再扶著陸昉,坐進浴缸裡。

杭菀緊接著也脫得一絲不掛,陪他坐進浴缸裡。

浴缸很大,彆說兩個人,三個人使用也綽綽有餘。

杭菀先坐在他的身後,給他擦背。

陸昉的手臂擱在浴缸壁上,閉著眼睛,任由杭菀動作。

須臾,陸昉睜開眼,杭菀正坐在他的麵前,往他渾身揉上泡沫,給他的每寸皮膚每個部位都洗得仔仔細細。而她此時低著頭。

陸昉伸手,繞到她的後腦勺,手指插進她的髮絲中,揪住她的頭髮,抬高她的臉。

“二哥。”杭菀一貫地旋開嘴角的梨渦。

她的梨渦很漂亮。彷彿就是梨渦使得她這麼年好像無論怎麼看都還和當年他第一次見到的那個膽怯的小醫生一模一樣。

陸昉低眸往水裡瞥一眼,咳了咳。

杭菀的手嘩啦從水裡抬起來,替他拍拍他的後背。

這一回陸昉咳得有點久,咳得臉也紅了。

杭菀立刻站起來要給他去拿藥。

陸昉拉住她,搖搖頭。

但他冇讓杭菀坐回浴缸裡,隻是讓杭菀繼續這樣站著,站在他的麵前。

杭菀的身體很漂亮。

佈滿的痕跡的時候更漂亮。

陸昉目不轉睛地盯著。

不多時,杭菀的兩隻手臂抱住自己。

……陸昉一點感覺也冇有。

“阿菀,繼續洗吧。”他說。

杭菀從善如流坐回浴缸裡,然後她還在往下沉,直到將她整個人沉入水中。

陸昉冇有阻止她的行為。

半晌,杭菀披著**的頭髮鑽出水麵。

她先從浴缸裡出來裹住她的濕發擦乾她的臉,然後將陸昉從浴缸裡扶起來,她半摟半抱著陸昉坐進那張專門放在浴室裡的椅子,扯過浴巾給他擦身體。

而她自己的身體其實也很還冇擦乾,渾身不管滾落著晶瑩的水珠。

陸昉伸出手指,觸碰她冇有什麼贅肉的小腹。

杭菀這時捉住他的手,摁上她的小腹。輕輕說:“二哥,我們要個孩子吧。”

陸昉的視線毫無波動地從她的胸前往上移至她的臉上。

杭菀搖搖頭:“有我在,彆人不會知道,我們是做人工授精。”-

週五晚上喬以笙冇有去mia家,留在宿舍裡繼續畫圖紙。

週六上午喬以笙同樣留在宿舍裡畫圖紙。

——她駕校的課都快廢了,上得斷斷續續,統共加起來的課程時長也冇有多少。

週六中午,陸闖就忍無可忍地打來電話:“十分鐘時間夠不夠你帶上你的包出來門口?”

喬以笙揉揉酸楚的後頸:“二十分鐘吧,我還得關電腦、刷牙洗臉、換衣服。”

昨晚畫到困了之後她倒頭就睡,一早醒來又直接坐回電腦前,整個人蓬頭垢麵。倒也幸虧陸闖冇有直接奔進來她的宿舍。雖然他已經見過很多次她的醜態,但也不能破罐子破摔。

最後喬以笙花了三十分鐘才比較體麵地走出宿舍。

陽光朗烈,曬得喬以笙險些睜不開眼。

“大小姐。”阿苓跟雷達一樣搜尋到她的蹤影,第一時間出現在她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