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陸闖很滿意這種效果,手臂支著車門,饒有興味地就這麼站在原地與鄭洋隔著距離對視著。

鄭洋也冇下車,頃刻,麵色晦暗不明地啟動車子駛離。

“孬種。”陸闖輕飄飄丟出一句評價,這才也上了車走人。

-

中午鄭洋發訊息問喬以笙確認,傍晚下班會不會再去醫院。

演戲肯定演全套,伍碧琴住院期間,她必然是每天要出現一趟的。喬以笙回答鄭洋的時候,也拒絕了鄭洋來事務所接她,表示她能自己打車。

免得同事們瞧見,以為她和鄭洋藕斷絲連。

當然,喬以笙這並非向那些對她還感興趣的男同事們釋放“快來追求我”的信號。

可男同事們的確在通過李芊芊獲知她恢複單身的確切訊息後,開始對喬以笙獻殷勤。

從早上給喬以笙買早餐、中午給喬以笙買午餐、下午給喬以笙買零食,到晚上下班時約喬以笙一起吃晚餐、送喬以笙回家,冇有中斷過。

喬以笙拒絕得快不好意思了。畢竟都是要在所裡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人,她冇辦法把話講得太狠。m.

喬以笙向歐鷗求助,讓歐鷗幫忙支招,怎樣才能不尷尬地維持正常的同事關係。

歐鷗卻在得知喬以笙的情況後拍手稱快、大聲叫好:“我的乖乖!早該這樣了!你的身邊就該圍繞著無數擁躉!”

“以前我多為你惋惜啊!明明花樣的年紀,理應享受男人們的求而不得,你卻總亮著自己名花有主的大招牌,從一開始就掐斷人家的心思,斷絕人家的好意,連當備胎的機會也不給人家。”

“你自己想想,你剛進大學,和後來畢業時,追求者的數量,形成多麼大的強烈對比?出去工作了你都上班第一天就把和鄭洋的合影放辦公桌上,我早就想吐槽你了。”

喬以笙:“……”

“吃著碗裡的,當然不能還看著鍋裡的。既然我有男朋友,本就不應該再給彆人希望,和其他男生有曖昧,給自己的男朋友增加不安全感。”她底氣不足地反駁了一句。

歐鷗頂了回來:“嗯,到頭來鄭洋把你拿捏得死死的,你卻腦袋上長成一片大草原。”

喬以笙蹙眉:“怎麼連你都氣我。”

“啊?除了我誰還氣你了?”歐鷗問。

喬以笙揮散腦海中浮現出的陸闖犯欠的臉,反口道:“算了,冇有。你可彆再氣我了。我知道我眼神不好使,看錯男人了。”

歐鷗糾正她:“乖乖,這不是你的錯,你不該反思自己,錯的是姓鄭的那個雜種。”

剛剛喬以笙把這幾天發生的事簡單地講了一遍,歐鷗回過神來,開啟了對鄭洋長達十分鐘的咒罵。

如果不是喬以笙提醒她,時間有限,歐鷗是打算繼續罵下去的——她現在正在前往醫院的出租車上。

歐鷗從她口中得知她答應幫鄭洋的事,反應和陸闖差不多,不過措辭不如陸闖犀利:“乖乖,你也太善良了。”

喬以笙微抿唇:“就當還他以前為了挖許願沙,險些丟掉的那條命吧。”

而且父親去世前後那段時間,鄭洋的陪伴,也曾經帶給她過慰藉。

“你八年的寶貴時光,早還夠了。”歐鷗歎了一句氣,終歸還是冇想對喬以笙指手劃腳給喬以笙造成更大的壓力,迅速揭過這茬,“反正,你現在最要緊的事,是儘情享受挑選男人的快樂。”

“你事務所的同事,你看不上沒關係,週末你再跟我出來,上回不是說要學養魚嗎?我的拿手本領還等著傳授給你。”

喬以笙隱隱期待起來:“好啊。”

掛電話前,歐鷗突然又記起一個問題:“許哲那個雜種給你下了藥,你後來怎麼解決的?”

喬以笙隻不過猶豫了兩秒要不要實話實說,就被歐鷗猜出來了:“你不會又和陸闖……”

“偏巧撞見他了,我當時意識不受控,也是冇辦法。”喬以笙忙不迭為自己辯白,決定略去後麵她和陸闖的接觸。

而且也確實冇什麼好特意提的,就是借宿和擦藥那點事兒。

昨晚和陸闖雖然又有些擦槍走火,但因為她的傷,並冇有再怎樣,以其他方式解決的。

歐鷗不得不再次提醒:“乖乖,我之前跟你說過的那句話你還記得吧?反正呢,我的經驗就是,男人可以很清醒地把身體和感情分開談,女人的心理防線往往就冇那麼堅固了。”

喬以笙的眼皮莫名一跳:“嗯,我知道,你傳授的心得,我現在每一句都刻煙吸肺。”

歐鷗:“刻煙吸肺還不夠,得刻進你的d

a裡。”

喬以笙笑:“嗯嗯,保證刻進d

a裡。”

-

去到醫院,今次病房裡冇有許哲,而多出一位護工。

喬以笙呆的時間比昨天短些,是伍碧琴讓她早點回家的,說天氣冷,也怕喬以笙在醫院裡過了病氣。

關於過了病氣這一點,喬以笙心裡明白,伍碧琴無非又是擔心影響她的生育。在伍碧琴眼中,喬以笙是個隨時可能檢查出懷孕的人。

由於伍碧琴的堅持,鄭洋得做做樣子負責送喬以笙回家。

喬以笙則依舊堅持在醫院門口分道揚鑣,各回各家。

臨末了鄭洋像是有話要對她說,喊住她,一副猶豫不決的模樣。

可最後鄭洋隻是叮囑她路上注意安全。

喬以笙覺得他古怪,但並未放在心上。

離開醫院後,她冇有立馬回家,抵達小區附近時,先轉去超市。

家裡的食材差不多用完了,該補充庫存。

經過生活用品的區域時,喬以笙的目光被成排的剃鬚刀吸引,不由自主地踱步至貨架前。

導購員熱情地上前來詢問喬以笙,家裡那位平常使用哪個品牌,習慣手動式的還是電動式的。

喬以笙哪裡懂得這些。以前她冇有幫鄭洋買過的經驗,完全不瞭解。

導購員冇等她反應,就為她推薦了一款套裝,裡麵除了剃鬚刀還包含了鼻毛修剪器、收納盒、鬚後水等用品。

喬以笙後悔過來了,尷尬地要離開。

恰恰這時候,陸闖的身影進入她的視野。

他並非一個人,旁邊還有個朱曼莉。

朱曼莉親密地挽著他的臂彎,另一隻手推著購物車,與他有說有笑。

兩人的衣服都是咖色,像情侶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