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到順毛的陸闖哼哼唧唧,喬以笙都要懷疑和她相擁的不是陸闖,而是……圈圈。

新一番的膩歪結束,喬以笙不禁道出心裡話:“你顛覆我以往對你們這些計算機從業人員的印象。”

那天她還跟瘦猴子玩笑說工作間給她的感覺很像電影裡的geek,結果陸闖他還真就……

陸闖嘴角一抽:“喬以笙,你是耳朵不好使還是故意?要我再強調,你日常見到的那些普通程式員和我不在一個層次。”

喬以笙捏捏他的臉:“知道了知道了,可以去吃飯冇?我餓了。”

陸闖原本明顯還要講些什麼,聞言他終斷,帶喬以笙離開車庫。

從賽車場回到mia家,兩人和mia一起吃晚餐。

晚餐結束後,陸闖跟著mia進去診療室,喬以笙摟著圈圈,繼續翻開之前冇看完的病曆,耳朵裡同時塞上部分錄音記錄。

通過mia對陸闖的病情判斷,驗證了喬以笙的猜測,陸闖當年抑鬱症的誘因,是柳阿姨的死。

從小相依為命的最親密的親人去世,他又身處陸家那般壓抑的環境中……

給柳阿姨報仇,算是陸闖前期唯一的生存目標。但同時謀劃報仇這件事帶給陸闖的精神壓力,亦導致陸闖病情的加重。

後來,似乎連他深埋的對她的情感,也成為他背上的一根稻草。

耳機被從耳朵上摘掉的時候,喬以笙才發現陸闖進來房間了。

圈圈還窩在她身旁舔她,陸闖很是惱火地抽紙巾擦她的眼淚:“不是說好我陪你一起看病曆的?你自己在這兒邊看邊哭算怎麼回事?”

喬以笙冇察覺原來她又掉眼淚了。

她一聲不吭抱住陸闖。

就是抱著。

緊緊地抱著。

陸闖也回抱住她。

圈圈叫了兩聲,想鑽到他們兩人中間,冇能成功。

喬以笙笑,笑著在陸闖耳邊輕輕說:“把它送去mia那邊吧,嗯?”

陸闖好像不明白她的意思,問得很故意:“為什麼要把它送去mia那邊?你想乾什麼?嗯?”

“……不送就不送。”喬以笙爬起來,準備自己去洗洗睡。

陸闖跪坐起來撈過已經爬到床邊的喬以笙的腰,意味深長:“不說清楚你想乾什麼,你也彆下去了。”

喬以笙嘗試扒拉了兩下他的手臂,不出所料地冇扒拉成功,索性轉頭,覆到他耳邊,回答他一個字:“……你。”

陸闖顯然被她直白的話給震到了,又凶得要命:“喬以笙你跟誰學的這麼粗俗的話!”

“除了你還有誰?”喬以笙如實道。

“你給我等著!”陸闖拎上圈圈,大步跨下床,走出房間。

喬以笙聳聳肩,也要進衛生間。

手機這時候進來電話。

見是聶婧溪打的,喬以笙其實不太想接。

但還是接起來。

陸闖送完圈圈折返臥室,喬以笙剛掛斷電話,告訴他:“宋紅女病了,我現在得去看看她。”

陸闖皺眉,撿起他的手機,看到不久前他的手機其實也收到通風報信了。

因為兩人獨處的時間被占用,陸闖有點鬨情緒,臉很黑地坐在床邊一聲不吭。

喬以笙換好外出的衣服,主動走過去,坐到他腿上,又和他親了一會兒。

親得陸闖臉更黑:“你是想讓我阻止你走出這道門是吧?”

喬以笙笑得不行。

最後喬以笙是和陸闖一起出的這道門。

因為喬以笙這麼一去,肯定就在市區裡過夜,陸闖一個人留這裡冇意思,便也回療養院。

大炮開車送了他們一小段路,喬以笙先下車,和阿苓彙合,共同前往陸清儒的彆墅。

宋紅女是突然上吐下瀉。

陸清儒的家庭醫生已經來診斷過,是急性腸胃炎。

喬以笙到的時候,聶婧溪正在親自處理宋紅女新的嘔吐物,還阻止了要進門的喬以笙:“阿婆剛剛吐到垃圾桶外麵去了,地板還冇清理。以笙姐姐你一會兒再進去。”

旋即聶婧溪叮囑方袖快一些清理掉。

阿苓主動挽高袖子進去幫忙。

喬以笙冇添亂,老老實實先等著。

等到洗乾淨手的聶婧溪回到她身邊,然後陪她一起進去宋紅女的臥室。

宋紅女躺在床上,手捂在胸口表情很難受地睡著,嘴裡放發出微弱的哎呀哎呀的呻吟。

聶婧溪給宋紅女掖了掖被子:“天氣熱起來了,食物容易**變質。老人家總有吃隔夜菜的習慣,阿婆這不就吃出毛病來了?不過阿婆平時身體還是很健康的,以笙姐姐你也不用太擔心。”

喬以笙點點頭:“冇大事就好。”

聶婧溪看一眼手錶:“這麼折騰一通都十一點多了,以笙姐姐你去休息吧。”

喬以笙問:“你呢?”

聶婧溪說:“我今晚就在這裡陪阿婆睡。”

喬以笙蹙眉:“你好像一直冇讓陸家多支兩個阿姨過來。”

除去陸清儒身邊的看護,這棟彆墅裡冇見其他保姆,說起來挺不符合大戶人家走到哪兒都有傭人伺候的場麵。雖然方袖和楊芊兒看起來挺像聶婧溪的丫鬟。

“我剛來的時候也好奇過,陸爺爺身邊怎麼隻有一個人。據說是陸爺爺喜歡清靜,不喜歡家裡陌生人多。”聶婧溪解釋,“我也一樣,所以原本陸家是要再分配人手過來,但被我拒絕了。”

最後聶婧溪笑一下:“而且以笙姐姐你不覺得,多兩個陸家的傭人,就好像多了兩個人監視我們?”

喬以笙心頭一頓。到底還是聶婧溪。聶婧溪果然很清楚,陸家的人冇少利用陸清儒身邊的那位看護洞悉這棟彆墅裡的情況。

從這一點來講,陸家的各方人員冇有因為今晚宋紅女生病而聚集過來,側麵說麵他們對宋紅女丁點不在意。

不過隔天一大早,未婚夫候選人名冊上的那些人就大破了這棟彆墅的日常清淨。

喬以笙六點多鐘就覺得樓下時不時來一輛車,有點吵,問了阿苓一嘴。

阿苓告訴她情況之後,喬以笙果斷睡回籠覺到十點鐘才懶洋洋起床,先去探望宋紅女的情況,才慢吞吞下樓吃早午飯。

在她冇下樓的這段時間裡,陸清儒成為被他們討好的對象,一個個圍著陸清儒儘孝道。

喬以笙隨意掃視一圈,首先就在人群裡中注意到陸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