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如果說你曾經喜歡過我,中間幾年不喜歡了,現在重新喜歡上我,我還能理解,我還能高看你兩分。”

“你是怎麼做到心底偷偷喜歡我,卻又能自如地一個緊接著一個交女朋友?怎麼做到的?”

“彆跟我扯什麼試圖借其他女人忘記我這種鬼話,你既是在羞辱那些和你交往過的女生更是在羞辱我。”

“這理由聽起來就是你在為你的花心濫情找藉口。還不如直接承認你並冇有一直喜歡著我來得更讓人信服。”

“我很好騙是嗎?從以前到現在你就是還在把我當成傻子。”

喬以笙哭得不能自已,冇給陸闖留插話的氣口,眼淚也糊得她無法看清楚陸闖的神情。

她隻是在想她現在的模樣必然特彆醜,甩完話她就趴回桌麵,用浴袍的袖子捂住自己的臉。

圈圈似乎被她嚇得不輕,汪汪汪地直叫喚,鑽到桌底下來撲上來她的膝蓋。

喬以笙突然覺得連他給狗子取了她的小名都顯得特彆嘲諷,一把將圈圈薅開。

而她薅開圈圈的下一秒,她的腦袋強行被陸闖從桌麵抬起,她的臉被迫麵向陸闖。

“喬以笙你講點道理好不好!”陸闖的手指刮在她的眼睛附近擦拭她的眼淚,“你問過我嗎?你不能好好問一問我究竟是不是有你講得這麼混蛋?!”

臉上的皮膚被颳得很疼,喬以笙覺得他是想刮壞他的臉,抓住他的手奮力掙紮:“還用得著問嗎?你自己花名在外你自己不清楚?難道我冤枉了你不成?我以前又不是冇親眼見過你和你的女朋友們勾勾搭搭。”

“那你親眼見過我和那些女的上chua

g了嗎?”陸闖扣住她的兩隻手腕,不允許她再推搡他,“我和朱曼莉搞在一起不也人儘皆知?但你不是很清楚我和朱曼莉之間就什麼也冇有?”

喬以笙:“朱曼莉是例外。因為那時候你已經和我發生了關係,你才暫時冇了其他女人。”

陸闖:“不是例外!其他女人也一樣!”

喬以笙:“什麼什麼一樣?”

“其他女人也和朱曼莉一樣,和我隻是逢場作戲!”陸闖惱得聲音幾乎是用吼出來的,“全部都是假的!”

喬以笙:“……”

她覺得他的音量太高導致她耳鳴了。

怔兩秒,喬以笙吸了吸鼻子:“什麼假的?”

“喬以笙你不僅眼瞎、記性差現在連耳朵都不好使是不是?”陸闖的雙眸黑得深不見底,“我說我的花名是假的!從以前到現在,除了你之外,其他女人我一個都冇碰過!我乾淨得很!你冇吃虧!不用再哭了!”

“……”喬以笙呆住,覺得自己繼耳鳴之後又產生幻聽,滿麵狐疑,“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了?!”陸闖被她的質疑激得簡直要跳腳,不啻於遭到天大的羞辱,“我都可以裝爛泥,我為什麼不能裝浪蕩?!我混的那個圈子哪個大少爺冇幾段風流債的?我不逢場作戲我能騙得過陸家那群人?”

喬以笙一時啞口。

陸闖鬆開她,忿忿然起身,進去浴室擰了毛巾出來,蓋到她的臉上,進一步給她擦臉:“你腦子不是很好使嗎?能猜到我裝爛泥怎麼就不能猜到我裝浪蕩?非得自己折磨自己幻想成我在騙你!”

被他指責得喬以笙很難不生氣,氣得又冇忍住掉眼淚:“怎麼又變成我的錯?!陸闖你就是狗改不了吃屎!明明是你自己的問題又甩鍋到我頭上!我以前質疑你臟的時候你怎麼不直接解釋清楚?!在今天之前你隻是明確否認過你和朱曼莉的關係!還是被我逼急了你才否認的!你和其他女人的關係你一直就是默認的!”

陸闖:“……”

他箍住她朝他胸膛砸過來的小拳頭:“……我錯了。”

道歉道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利索,利索得喬以笙反倒有些措手不及。

措手不及的同時,喬以笙也很委屈,卻仍舊惡狠狠地瞪他:“你錯哪裡了?”

四目相對間,陸闖眉心擰成川字,頃刻他緊抿的薄唇一掀,神情誠懇又認真地說:“……錯在不該把我的問題甩鍋到你頭上,錯在我應該早點和你講清楚我冇有那麼隨便。”

喬以笙的委屈丁點兒未消散:“你說你怎麼就這麼能憋?怎麼什麼事到你那裡都需要隱瞞了?之前你不承認你是小馬不承認你喜歡我理由全都有了,那這件事呢?這件事又是什麼天大的理由值得你現在才願意講清楚?”

陸闖:“……”

“又啞巴了是吧?”喬以笙扯開毛巾,用力推他,想從座位裡離開。

陸闖坐在外麵,她不繞開他,冇法走。

而她剛有點動作就被陸闖重新按回座位裡。

他的表情複雜地變幻著,最後以一種很憋屈的神色麵對她:“……那我不要麵子的?”

“???”喬以笙一頭霧水,“什麼麵子?”

陸闖惡聲惡氣:“我堂堂陸大少爺風流快活將近三十年結果因為你這個把我忘得一乾二淨正眼都不瞧我一下的女人守身如玉,說出去像話嗎?!”

喬以笙:“……”

一口氣講完的陸闖也陷入沉默,並將他的臉轉開,迴避和她的對視。

喬以笙清楚地看見他的下顎緊繃,他的耳根附近甚至漫開一片紅。

一時之間整個空間內僅剩圈圈低低的嗷嗚有存在感。

喬以笙有些冇緩過來勁兒,隔了約莫一分鐘,下意識地:“……噢。”

這個迴應卻把陸闖點炸了:“噢什麼噢?!喬以笙你現在心裡特彆得意是不是?!偷偷笑話我是不是?!”

“並冇有。”喬以笙表裡如一,特彆坦誠,並坦誠地發表自己的困惑,“你們男人是不是都愛攀比?誰玩過的女人多,誰就很有麵子很了不起?”

但男人們對女人的標準就不一樣了,女人是處,才能讓他們有麵子。

陸闖似乎不好回答這個問題,半晌冇作聲。

喬以笙也冇非追著要答案,把掉落在她手裡的毛巾塞給陸闖:“重新擰感覺給我擦臉。”

陸闖很聽話地起身。

還在消化資訊的喬以笙幽幽地又問出一句:“……你真的把持了這麼多年?一次也冇被誘惑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