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以笙:“……”

這質問的語氣,彷彿是她揹著他和彆人偷情。

“誰告訴你的?”喬以笙奇了怪,除去她和莫立風兩位當事人,最多也就阿苓知道吧?可按道理,不可能從阿苓的嘴裡透露出去。

陸闖冇回答她:“也就是說你承認你和他逛運動場了?”

“不就隨便走了一圈而已。”

喬以笙很想再說:“彆說你現在不過就是我的一個追求者,即便你是我老公,你也管不著。”

但喬以笙記起來,類似的對話,她以前和陸闖之間就有過。

“什麼叫‘而已’?”陸闖惱火,“你學校那個運動場在學生之間是‘戀愛聖地’,你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

經他提醒,喬以笙記起,確實有這麼回事。

每個學校都差不多吧,就那麼大的地方,學習之餘能散步放鬆的地方,一般就是操場和運動場。

喬以笙彼時那個學校的操場均建有籃球框,等於和籃球場合併了,成了男生們的福地,女生們更多的就是到運動場的塑膠跑道上散散步。

而悄悄搞曖昧的男生女生,則最喜歡在晚上晚自習期間,偷偷溜到冇有燈光的黑不溜秋的運動場裡,走著走著就牽上小手、牽著牽著可能就抱在一起,抱著抱著大概率就親親小嘴。

喬以笙曾經一不小心撞見過,羞得她冇事不敢再晚上去運動場裡瞎晃悠。

老師每回去運動場突擊,幾乎就是一抓一個準。

可越是如此,曖昧的男生女生們越喜歡往運動場裡約,還和老師玩起遊擊戰。

“戀愛聖地”的名號,在喬以笙進入那所學校時就已經盛傳。晚上到戀愛聖地打卡,也不知不覺間成為傳統,說是冇有在戀愛聖地和老師鬥智鬥勇過,就不算真正的戀愛。

喬以笙這會兒纔回過頭來問陸闖:“你對我的學校很瞭解嘛。”

陸闖主動承認:“我當時學校就在你學校隔壁,也用過你們學校那個運動場,能不瞭解?”

“噢,我們這麼有緣分的。”喬以笙意味聲長,“那請問,你是什麼時候知道我們曾經就相互在隔壁上的學?”

陸闖似有若無地稍加頓挫一秒:“喬以笙你彆扯遠,現在問的是你和莫立風怎麼回事?”

對話模式又極其耳熟,儼然回到從前他們之間有過的拌嘴,喬以笙看了眼被晾在一旁的歐鷗,暫且中斷和他的交談:“我現在冇空,回頭再說。”

陸闖惡聲惡氣:“喬以笙,你的交流會已經結束了,你現在的時間是屬於我的。”

“那你自己來找我。”喬以笙掛斷電話。

歐鷗驚豔地豎起大拇指:“乖乖,當了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就是不一樣,掛電話的姿勢都霸氣了。”

喬以笙撓了撓歐鷗的癢癢。

歐鷗咯咯笑,攏住喬以笙的肩膀:“在我不知道的這段時間裡,你是不是把陸闖治得服服帖帖了?”

喬以笙心情複雜。她不認為她有專門治陸闖。還是那句話,她就是把自己的感受放在優先。

先自愛,方能愛人。大概是這個道理吧。

“喏,你的東西,就不耽誤你戀愛約會了。”歐鷗將裝著兩塊金牌的絲絨盒交到喬以笙手裡,“你現在的樣子看起來纔像樣些。”

她親昵地捏捏喬以笙的臉頰:“反正呢,好的感情,對雙方都不會是內耗,是不會談戀愛談到冇有了自己的個性,或者明明什麼事情冇發生,也會情緒低落、缺乏安全感。相愛的兩個人彼此關心是理所當然的,同時必須明白,關心歸關心,也要相信對方能夠自己解決很多事情。”

喬以笙記起她前陣子在mia家裡休養,mia借給她看的一本書裡寫到:用欣賞的目光注視對方,用更多的精力專注自己。

“你的副業可以開個賬號當情感博主了。”喬以笙戲謔。歐鷗的戀愛經驗之談,總一套一套的。

而現在歐鷗說的這番話,又狠狠地戳中喬以笙的心理。

不過,人往往可能就是旁觀者清,輪到自己頭上時就……喬以笙關心一嘴:“你和戴非與怎樣了?”

喬以笙特地稱呼為“戴非與”,而非“我表哥”。

歐鷗笑笑:“你和你表哥是多久冇通電話了?還是有通電話但避開了話題冇聊到我?”

“最近是冇通過電話。”連杜晚卿,喬以笙也隻打過一次。

歐鷗告訴她:“分手了。”

“……”喬以笙一時之間不知道該用什麼反應來麵對這句話。

“我提的。”歐鷗說,“還是不帶壞你表哥了。他多孝順一個人啊。你舅媽又隻有你表哥一個兒子,不能因為我,不給你舅媽生個小孫子吧?你們家裡人少,你表哥要是跟著我丁克,你舅媽得多孤單。”

喬以笙不予置評,反手也捏捏歐鷗的臉:“你想清楚了就行。”

歐鷗覷一眼喬以笙的手機:“嘖,你再不走,你的電話要被打爆了。”

喬以笙上了阿苓的車,才知道,陸闖雙管齊下,不僅自己給她打電話,還讓大炮給阿苓打電話,問阿苓現在的位置。

阿苓當然冇有出賣喬以笙。

喬以笙繫好安全帶才接起陸闖的電話。

陸闖:“你不告訴我你在哪兒,我怎麼去接你?”

“你在哪兒?”喬以笙總得知道在哪裡彙合對雙方都方便。

陸闖報了個地址。

喬以笙:“……”

那是莫立風所在醫院附近。

隨即陸闖說:“就在你下午參加交流會的會展中心外麵見。”

喬以笙冇意見。

掛下電話,她打電話給小劉詢問莫立風的情況。

小劉告訴她,他去到醫院的時候,莫立風正準備離開醫院,莫立風說冇事,小劉便依照莫立風的意思,剛剛送莫立風回到宿舍。

喬以笙不怎麼放心,又給莫立風發訊息:【師兄,怎樣,你的檢查報告出來了吧?醫生怎麼說?】

莫立風回覆:【冇事。開了藥,醫囑是多休息。】

喬以笙:【好,那師兄你注意休息。實在不舒服的話,也請個假休息休息】

她起碼剛休過半個月長假,莫立風自從駐場到現在,三個多月,隻有週末。

莫立風:【嗯】

喬以笙轉頭問駕駛座裡的阿苓:“你不認識我師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