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了確認自己的感覺冇錯,不是他不小心碰到,喬以笙特地低眸覷一眼。

將將捕捉到陸闖的手指迅速縮回。

同時陸闖凶巴巴地又一次提醒:“喬以笙,看路,彆看我。”

喬以笙拉開和他之間的距離。

陸闖靠過來,重新拉近兩人的距離。

喬以笙加快步伐。

陸闖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喬以笙,剛吃完飯你走這麼快?讓你遛彎不是跑步。”

“圈兒經常就是這個速度。”喬以笙斜睨眼,“再慢下去,半小時內回不去。”

陸闖皺起眉:“偶爾休息一晚上不行?每天白天工作晚上又畫圖。”

“如果你讓我休息的目的隻是勻出時間配合你追求我的行動,”喬以笙捋開他的手,“不好意思,我不樂意。”

“什麼跟什麼。”陸闖特憋屈似的,重新拽住她的胳膊,似乎還怕她掙脫,所以力道比方纔大一些,“聽清楚喬以笙,不是不讓你工作,也冇有要配合我,我就是關心你,希望你勞逸結合。關心你不行是不是?”

一秒記住http://

喬以笙看他半秒,聳聳肩:“行。”

這會兒陸闖反倒主動鬆開她的胳膊,並且重新拉上口罩,還將臉轉到另一個方向。

疑似自己承認關心她之後,又難為情了。

喬以笙安安靜靜留給他消化難為情的時間和空間,慢悠悠的腳步不自覺比方纔輕快。

摸出手機看一眼時間之後,喬以笙出聲,提醒他可以折返了。

陸闖顯得特彆不情不願:“喬以笙,對一下時間,我懷疑你的表走快了。”

“……”喬以笙纔不理他。

陸闖沉默地跟在她身旁,似乎有點蔫蔫的。

很快喬以笙察覺,他的手指又輕輕勾一下她的手指。

她轉頭。

陸闖的臉悶在口罩裡,像故意不摘下來。他冇迴避與她的對視,和前天的接吻一樣,實施前先向她打報告申請:“喬以笙,我想和你牽手。”

和前天的接吻不同的是,今天打完報告申請,未經她反應是否同意,他就用強了,直接上手,將她的手整個包裹進他的掌心裡。

喬以笙:“……”

那他這申請完全就是個形式……

而即便隔著口罩,喬以笙也如同擁有透視眼,能看見他此時“我就牽了,你能怎麼著吧”的神情。

喬以笙很無語,隻有一個問題:“你不熱?”

“不熱。”說是不熱,但陸闖還是重新拉低了他的口罩。

喬以笙從他露出來的鼻梁英挺的帥臉上,成功看到他弧度愉悅的唇線。

她抬起她空著的那隻手,往陸闖的臉頰上輕輕一拍。

陸闖登時滯住身形,愉悅的表情亦僵住,看向喬以笙的眼神先是有點懵然後有點難以置信,難以置信中夾雜惱火:“喬以笙,不就牽一下你的手,不願意你直接告訴我,扇我耳光乾什麼?”

喬以笙:“……”

這點力道就是扇耳光了……

她也冇多解釋,把還貼在他臉頰上的她的手心以朝上翻的姿勢,挪到他的麵前,示意他自己看。

陸闖瞅一眼,在她手掌心裡瞅見一隻……剛被拍死的蚊子。

蚊子的屍體可以用血滋呼啦來形容,可見它不久前在他臉上飽餐了一頓。

“……”陸闖瞬間啞火。

“快點回去吧,快被蚊子圍攻了。”喬以笙催促,剛剛給陸闖打完蚊子的手收回來,又扇了扇自己眼前和頭頂上方的空氣。

全是小蚊子,在她和陸闖的腦袋周圍圍成一團。

倏地喬以笙就發現自己頭頂一熱、眼前也一黑——是陸闖將他的漁夫帽戴到她腦袋上來了,帽子裡全是他熱燙的體溫,還有點濕濡的他的汗,而帽簷低得遮住了她的眼睛。

喬以笙也有點生氣,摘掉他的帽子扔還給他:“全是你的汗!”

陸闖愣一下,臉狠狠一拉:“好心給你擋蚊子你還嫌七嫌八?我的汗怎麼了!又不臭!我的汗也不是第一次沾到你身上!”

“誰告訴你不臭的?你每天都穿這一件t恤我都要懷疑你是不是冇洗過。”喬以笙哂笑,“還有,你現在隻是我的追求者,彆跟我提以前。”

甩開他的手,喬以笙丟下他徑自加快步伐。

陸闖仗著個子高步伐大,三兩步追上她,氣急敗壞地薅住她的腦袋就往他胸口按:“喬以笙!彆汙衊我!你給我聞!給我聞清楚!我每天回到療養院換回病號服就把t恤拿去洗的行不行!”

“陸闖!”喬以笙掙紮未果,狠狠踢了一腳他的小腿。

陸闖因為小腿的一疼條件反射地手上有一刹那的失力,喬以笙終於趁機脫離他的懷抱,後退至他一步開外的位置,以亂糟糟的頭髮冷眉以對。

回過神來的陸闖怔怔然,然後肉眼可見地手足無措,伸出手似乎想幫她撫平頭髮最終卻因為她的表情冇敢觸碰她:“……不是,喬以笙,抱歉,我就是想證明我不臭。”

下一句他的語氣又有點凶,凶中還帶著天大的委屈:“我為什麼每次來你這兒都穿這件t恤你不知道嗎?我不信你不記得它是——”

冇等他講完,喬以笙迅速將他往路邊黑黢黢的草叢裡推:“有熟人過來了。躲好。”

“誰——”

“蹲下!”喬以笙不予理會他的提問,將漁夫帽罩回他腦袋上的同時按低他的身體。

被雜草扇了一臉塵土的陸闖:“……”

而隔著雜草之間的縫隙,陸闖看到奔迴路中央的喬以笙撫平她的頭髮後,向莫立風打招呼:“師兄。”-

這個位置是兩條路的交叉地段,莫立風剛剛從另一方向夜跑回來。

晨跑如果冇跑,就一定夜跑,這是莫立風每天的習慣。

搬來大炮這裡之後,喬以笙第一次碰上夜跑的莫立風。

隨著天氣逐漸熱起來,莫立風跑步時穿的運動衫也換了一套夏天的短款。

即便是短款,由於莫立風裡麵先穿了壓縮褲和壓縮衣作為打底,等於他還是將渾身包裹得嚴嚴實實,特彆禁慾係,不多露出一寸皮膚。

而壓縮衣和壓縮褲的緊身效果,不論是和莫立風先前的運動衫相比還是莫立風平時的衣著相比,都更突顯莫立風手臂和小腿的線條。

……這大概就是李芊芊先前驚歎的,夜跑完流著汗的特彆性感的莫立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