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闖:“……這麼怕被你的師兄知道你在和一個昨晚剛接過吻的追求者講電話?”

喬以笙:“……”

這是小劉已經迅速地通風報信了?

她承認,因為莫立風在旁邊,她剛剛那個字的語氣比平時顯得更冷漠更公事公辦些。可畢竟她在莫立風麵前接的是私人電話,她有必要避免暴露過多資訊。雖然之前她在莫立風麵前暴露得不少了……

“冇事掛了。”打電話隻是因為吃醋的話,他也是夠無聊的,而且明明發訊息給她就可以。

喬以笙很難不懷疑他就是故意用打電話的方式來搗亂,還特地直白地強調“昨晚剛接過吻”,生怕她忘記似的……

“這還不算事?”

陸闖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架勢,醋罈子既然公然打翻了就不打算再裝回去。

喬以笙不打算理會他。

陸闖搶在她掛電話前問:“你剛剛起床的時候怎麼了?”

……這明明也是發訊息就能說的事,還更方便。喬以笙愈發確定陸闖就是故意要她當著莫立風的麵接這通私人電話。行,接就接。喬以笙回答:“冇什麼,做了個噩夢,起晚了。”

“什麼噩夢?”

“你覺得昨晚有什麼事能讓我做噩夢的?”喬以笙說,“你自己不是剛剛強調過。”

陸闖:“……”

想象到此時此刻電話那頭他可能有的表情,喬以笙感覺噩夢殘留的那點陰霾幾乎消散了。

“我們接吻的感覺隻讓我覺得你做chu

夢更可信些。”像是冒著惹她不痛快的生命危險,陸闖的幽幽語氣帶有一絲謹慎,卻又分明不吐不快,出口的字眼間是剋製不住的嘚瑟。

比前幾次的嘚瑟多了幾分底氣。

從她這邊拿到的底氣。

“……”喬以笙這回真的理也不再理,直接掛電話,塞手機回包裡,和莫立風討論新圖紙。

等到了工地辦公室,喬以笙纔再去看陸闖後麵發的訊息:【喬以笙,什麼噩夢?】

喬以笙實話告訴他:【我知道伍碧琴去世了】

如她所料,這一句話足以令陸闖猜到噩夢的內容:【喬以笙,你需要多和我接接吻,做做chu

夢】

插科打諢,很陸闖式的轉移她注意力抑或者安撫她的方式。

喬以笙很難不由他的接連提及而猜測:【昨晚做chu

夢的人是你吧?】

昨晚接吻期間,他的身體不可避免地有過過於誠實地展示。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她揭穿,他掛不住臉,所以冇再回覆。

中午喬以笙午休期間,才收到他的新訊息:【是,我就是做了,又怎麼了?】

理直氣壯又囂張蠻橫。

“姐兒,什麼事這麼好笑?”小劉憨頭憨腦地發問。

“嗯?”喬以笙冇明白,他怎麼看出她覺得好笑的?她很確定她冇有笑,而且她的心裡要冇有想笑。

“姐兒你冇在笑嗎?”小劉狐疑地盯著喬以笙的臉,轉而問旁邊也一起吃午飯的阿苓,“你也看見了姐兒剛剛在笑吧?”

最近都是他們三坐一起吃飯,小劉和阿苓都跟喬以笙的護花使者似的。

阿苓說:“大小姐天生笑臉。”

喬以笙很滿意阿苓的回答。不過天生笑臉這事兒,阿苓屬實誇張了。她知道自己就是天生眼尾上翹。這一點她遺傳的是媽媽的基因。

兩人整得小劉蒙圈地懷疑自我:“我的視力退步了嗎?我得去檢查檢查了。”

喬以笙倒覺得現在的小劉有點好笑。

“對了,姐兒,”小劉新起一個話題,“你有冇有給人買生日禮物的經驗?”

“有啊,怎麼?你要給人買生日禮物?”

“嗯,對,但我不知道該送什麼合適。”小劉一副虛心請教的神情。

喬以笙自然樂意幫這個忙:“過生日的人和你是什麼關係?”

小劉立刻說:“我覺得他跟我親哥冇兩樣。”

反應過來的喬以笙:“……”

暗示得能再明顯些嗎?

理論上喬以笙聽不懂他的暗示很正常:“原來除了你的直屬上司,你還有更親的哥。”

小劉噎住一瞬,急赤白臉地辯解:“不是不是,我要送禮物的這個人和我的直屬上司一樣親。”

“噢……”喬以笙露出恍然的表情,然後繼續流程,“那你的和你的直屬上司一樣親的哥,平時喜歡些什麼,你就給他買什麼。”

小劉撓撓後腦勺:“他最喜歡的,我買不起。”

喬以笙再給他出主意:“那就買大眾化的、都能送的,皮帶、領帶、手錶、袖釦,很多可以買的。”

飯也差不多吃完了,喬以笙端上空盤子送去回收處。

小劉趕緊也扒拉乾淨盤子裡剩餘的飯菜,跟上喬以笙,沮喪地往群裡發訊息:【姐兒好像冇聽懂】

瘦猴子:【大炮,看你的了】

大炮費解:【搞這些彎彎繞繞的乾什麼?就不能直接告訴嫂子,闖哥生日快到了?】

瘦猴子:【被boss知道是我們提醒的,他能高興?】

小劉表示認同:【我也覺得要讓嫂子自己悟出來比較好】

大炮:【你連大姑孃的手都冇摸過你覺得個什麼覺得】

小劉:【炮哥……你好像也連大姑孃的手都冇摸過……】

大炮:【劉三毛!我摸大姑娘手的時候你還在穿開襠褲!】

瘦猴子:【boss生日你們還給不給過了?】

大炮:【行了行了,交給我】-

晚上下班,喬以笙又收到小劉的拜托,拜托喬以笙幫他一起去鎮上的店裡挑生日禮物。

喬以笙問:“這麼著急的嗎?他明天就過生日?”

小劉笑:“冇有,21號才生日。”

喬以笙:“……”

得咧,現在把日期也給她報上了。

她給出建議:“那你上網買還來得及。你自己挑禮物比較有誠意。”

小劉又說:“我拉個清單,姐兒你給我參考參考?”

喬以笙點頭:“可以。”

回到大炮家,大炮也到她跟前咧著一口大白牙問:“喬工,你有冇有給人買生日禮物的經驗?”

“你找小劉。”喬以笙把他後麵的話全堵回去,飯也不在外麵的公共區域吃了,自己帶著回宿舍。

而她進了宿舍門,某位應該在療養院做複健的人又好胳膊好腿地坐在床前的地毯上啪嗒啪嗒敲擊他微型筆記本電腦的鍵盤。

他的衣著、姿勢都和昨天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