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以笙被尬得嘴角抽搐。

她算信了餘子譽的話,陸闖真得打算“睹人思人”,以朱曼莉為掩護,和陸家其他候選人公然競爭,堂而皇之追求她。

他不怕遭到其他人的暗殺嗎?

喬以笙環視一圈,光是現在陸闖的此番舉動,就使得那群人的眼睛冒火的冒火、藏刀的藏刀。

從地上爬起來的餘子譽表現得倒是比他的雙胞胎兄弟餘子榮體麵,笑著道:“我們都應該向陸闖表弟學習,身殘誌不殘。陸闖表弟很有勇氣,他都這麼努力追求聶大小姐,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不努力?”

邊說著,餘子譽還走到陸闖身邊,拍拍陸闖的肩膀,頗為欣慰:“陸闖表弟,你心愛的朱小姐和你們的孩子去世之後,我還擔心你振作不起來。現在看到你在慢慢好轉,我很替你高興。”

轉而餘子譽看向喬以笙:“聶大小姐,如果我們陸闖表弟能夠康複,你對我們陸家就有救命之恩。我大舅也會很感謝你的。”

喬以笙一視同仁,對於陸闖的獻殷勤也給出不冷不熱的態度,她冇有接圈圈的飛盤,而是有點刁難地問陸闖:“我這張臉,是不是讓你想起朱曼莉?”

陸闖冇有回答。

比起承認或者否認,這也確實是他最恰當的反應。

陸續有人喊——

記住網址

“陸闖,你快先把你的狗帶走,彆嚇到聶大小姐了,很危險吧?之前子榮是不是被你的狗咬過?”

“陸闖,你這樣是不是流氓耍橫?讓你的狗堵在那裡算怎麼回事?其他人都不能走近和聶大小姐講話了。”

“他從前剛被大伯帶回來的時候不就是小流氓?”

“噢,對你不說我都忘記了,住在窮人窩裡又臭又臟的小流氓。”

“……”

聶婧溪這時出聲:“以笙姐姐,雖然你因為一些意外冇能從小生活在聶家,現在我們聶家才把你找到,但你不用擔心你回聶家之後會遭到其他人的排斥。”

“我們聶家的子孫都很團結友好,大家隻會因為你剛回聶家關心你、照顧你,不會瞧不起你、揹著長輩們欺負你。”

很難聽不出來聶婧溪不滿他們聯合起來攻擊陸闖。

而喬以笙恰恰和陸闖曾經的經曆有點相似。

餘子譽的反應還算快,當即道:“婧溪小姐,我們陸闖表弟是無法和聶大小姐的出身相提並論的。相信你們聶家和我們陸家,都講究正統。我們也不怕實話告訴你,陸闖表弟的生母不是我們大舅媽。”

“我們不是欺負陸闖表弟,而是小三和小三的孩子,你放到網絡上給網友們評判,陸闖表弟也是站不住腳的。陸昉表哥不介意陸闖表弟的身份,我們卻心疼大舅媽。”

“……”喬以笙覺得有點煩,製止了爭論,“今天的活動安排究竟是什麼?讓我看你們亂糟糟地吵架嗎?”

“不是的,當然不是的。”餘子譽還是有點控場能力的,“聶大小姐,你就安穩地坐這兒,享受美食和飲品,然後一個個地認識認識我們。”

陸闖和他的狗子不挪位,餘子譽就給喬以笙的桌椅挪了位置,說挪過去的視野角度更好。

之後的時間,就是候選人們的show-time。

喬以笙和聶婧溪好吃好喝,觀賞陸家候選人們按照名單上的順序出場,用各自的方式在規定的每個人不超過二十分鐘的時間內,憑本事給喬以笙留下印象。

喬以笙多少還是看進去了點節目內容。

畢竟是陸家的孩子,雖然一個個樣貌平均水品偏低、品行有待考察,但背景還是靠錢堆出來了。

好幾個國外名校畢業的,也基本都在陸氏集團裡有負責分管的公司,自身又技能傍身,什麼鋼琴、薩克斯、馬術等等,均師從名人。

年紀小的幾個,像是統一口徑,全在說他們喜歡談姐弟戀,最喜歡知性的姐姐類型,也暗示他們比那些成熟的兄長們純情,在感情方麵還是一張白紙,以後任憑姐姐調教。

其中一部分還特彆用心,打探到了喬以笙的一些喜好,專門送來喬以笙以前在霖舟大學裡特彆愛吃的食物,也得知喬以笙曾在學校的舞台上演奏過小提琴,去學了那首曲子。

這其實讓喬以笙挺不高興的,簡直就是自己的**被無關人等挖地三尺,很冇有安全感。

不知是喬以笙的情緒不小心外露在了臉上,還是聶婧溪足夠敏感,喬以笙被聶婧溪猜中了心思:“如果不是自己有好感的人,去瞭解你的習慣和過去,我們不會認為對方用心,隻會認為對方很可怕,像要入侵我們生活的方方麵麵,全麵掌控住我們。”

喬以笙推測:“你之前也遭遇過他們這樣吧?”

“我當時比你好很多。”聶婧溪露出感同身受的安慰笑意,“我不用在這麼多人裡選,陣仗很小,隻有七八個而已。”

隨即聶婧溪的視線轉回前方,表情充滿期待:“輪到阿闖了。”

喬以笙也望過去。

不知誰故意在原本平坦的草地上擱了幾塊石頭,陸闖的輪椅差點翻倒。

等陸闖穩住輪椅,繞開石頭,去到中央位置,又耽誤了點時間,被餘子譽等人通知已經開始計時了。

陸闖渾不在意,他上場後也不像其他人說很多話,穩住了他如今殘廢自閉的人設,寡言得隻對圈圈下達指令。

圈圈在他的指令下,一一表演了坐、立、臥倒、握手、張嘴、轉圈、翻滾、跳躍、拿報紙、叼木棍等等十八般技能,甚至還能跟馬戲團裡的狗狗跳火圈一樣,跳躍著鑽過陸闖握在手裡的小呼啦圈。

喬以笙第一次全麵地見識圈圈的才藝,幾乎目不轉睛。

聶大小姐的未婚夫候選人展示,彷彿變成訓狗展示。

餘子譽等人笑話道——

“陸闖,不知道的以為是你的狗來追求聶大小姐。”

“陸闖的狗確實看起來比陸闖有本事。”

“誒,不能這樣講話,會讓彆人誤會你在說陸闖連一條狗都不如。”

“……”

而圈圈趕在時間結束前,叼著油菜花,又一次跑到喬以笙的麵前,比叼飛盤的時候更眼巴巴地注視喬以笙。

喬以笙看了看圈圈,抬眼,遙遙望向陸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