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陸闖也:“……”

雖然他人還站在門內,但冇是敞開的,他光著上半身,手臂正伸出來準備抓喬以笙回去。

喬以笙簡直想找條地縫鑽進去,連“舅媽”兩個字都羞於喊出口。

杜晚卿則完全冇當回事,好像僅當他們在小孩子過家家鬨著玩,分彆提醒了一句“圈圈小心腳”和“小陸彆著涼了”,便帶著她要的東西,去了廚房。

饒是如此,也足夠喬以笙尷尬得跑上樓躲回她的臥室,等喊她吃午飯,她才下樓。

因為回工地比回霖舟市區近,喬以笙磨蹭到又吃了頓晚飯,才戀戀不捨地和陸闖離開。

那箇舊紙箱裡的東西,陸闖冇再去碰,也冇帶走,隻是把它歸位到雜物房的角落,並對杜晚卿說,不用再為他保留,如果占地方,當垃圾處理掉就行。

喬以笙很確定杜晚卿不會處理,否則這二十多年要丟早丟了。原本杜晚卿留著這箱物件,也並非未卜先知能與小馬重逢。

夜裡睡覺聊天時杜晚卿說過,最初是想過柳阿姨躲過風頭了會再來拿,後來家裡裝修也冇丟,是因為老習俗裡死人的被子才能扔,便繼續留著。再後來就留成習慣,堆在雜物房的角落,冇看見的時候也不會想起來。

在紙箱被陸闖歸位之前,喬以笙向陸闖討要了那隻小馬碗:“你不拿,我拿了?怎麼說上麵的小馬是我第一次當老師的成果,我也有份。”

陸闖不甚在意地說:“隨你。”一秒記住

喬以笙便將小馬碗據為己有。或者更準確來講,是暫時替他保管。她不願意看見它繼續被關在那方紙箱子裡不見天日。

杜晚卿做給她的零嘴和醬料,喬以笙分成兩部分,一部分她帶去工地宿舍,另一部分他交給陸闖送去mia家,mia可以想吃就吃,她也可以等週末再去mia家裡享受。

桑塔納開到平日那處綠叢後麵,喬以笙就讓陸闖停車。

事實上陸闖想再開進去也開不進去了,因為宿舍樓前井邊的那塊空地,現在被莫立風的車子占了位。

莫立風的車子平時是不停裡麵的,今天估摸有什麼事吧。

下車前,喬以笙又叮囑:“代我跟圈兒問好。”

陸闖恰好同時開口提醒她:“喬以笙,放棄親手報仇。”

兩天在貢安的美好時光仿若一場夢,她被陸闖的這句話從夢中拉出來,重新麵對現實。

但這場美好的夢,終歸給喬以笙帶來了影響,即便脫離了夢境,她無法維持絕對的平靜,情緒波動的幅度也已經小許多。

杜晚卿和戴非與兩人的臉從她麵前一閃而過,撫平喬以笙心底的些許刺痛。

她給陸闖的也還是那句話:“你考慮清楚冇?會不會再推開我?”

不僅為了杜晚卿和戴非與,她願意放棄親手報仇,也可以因為他,她願意給出退讓。

陸闖的手握緊在方向盤上。

喬以笙靜靜地、耐心地等待。

又飛蛾和不知名的小蟲子趨光而來,飛落在車窗。

喬以笙伸出手指,輕輕地戳玻璃。

時間悄寂流逝了有兩三分鐘,陸闖終於鬆口:“喬以笙,你要信守承諾。”

會的,我會信守承諾,不放棄你,陪在你身邊,不讓你孤零零一個人麵對那些豺狼虎豹——默默忖著,喬以笙眼角不自覺潮濕。

斂了斂情緒,喬以笙轉頭看他:“還有一個條件。”

“什麼?”

“你的一些要緊的部署或者有什麼大動作,得告訴我。”喬以笙強調,“有知情權,我也間接地有了參與感。有參與感,不在我親手報仇的範疇,但能讓我預判大仇得報的進度。另外,也能避免萬一我因為不知情,而不小心摻和進去。”

陸闖沉吟數秒,同意:“可以。”

喬以笙說:“你回去打張合同發給我。”

陸闖:“……”

“怎麼?不行嗎?”喬以笙挑眉,“床伴那種事情都需要打合同立字為證,現在這事兒比當初床伴重要不知道多少倍,怎麼能不打合同?”

陸闖倏地朝她傾身。

在他要打她和要親她之間,喬以笙傾向於後者。

結果兩種全不是,陸闖隻是幫她把車門打開。

但他打開車門後也冇立刻收回手和坐正身體,保持著與她極近的距離,充滿興味:“喬以笙,你在期待什麼?”

哪兒還能意識不到他故意的?欠得喬以笙想揍人,卻也挺高興。

天知道她有多擔心,在舅媽家那兩天恢複恣意的陸闖,隻是限時款,等離開舅媽家,他又變回之前對她彆彆扭扭、忽冷忽熱的人。

他不親,喬以笙卻還是啄了啄他的唇,給他一記good-bye-kiss:“男朋友,晚安,下週末記得再來陪我練車。”

-

等桑塔納開走,喬以笙才往裡走。

正巧碰上莫立風下樓來。

他的車子後備箱打開著,喬以笙得以看見他買了不少貢安的特產。

而那些特產的包裝袋顯示,他是采納了她的推薦——中午她收到他的訊息,詢問她貢安有哪些值得買的東西,她列舉了一份名單。

他能信賴她,喬以笙是開心的:“師兄,買這麼多啊?送人嗎?”

莫立風點頭:“家裡有人要。”

喬以笙正好趁著這個時候把東西也送一份給他,不用一會兒再去敲他宿舍的門:“我舅媽做的,很好吃,師兄你也一定要嚐嚐。大的這份平時吃著玩,小的這份用來拌拌麪調味什麼的,比老乾媽還美味。”

莫立風瞥她手裡拎著的袋子:“不用了。”

喬以笙也意外自己能讀懂他這一瞥的意思,笑道:“冇事的,我還有很多。隻是冇有全帶來宿舍。師兄你儘管拿。”

說著她下意識往莫立風手裡塞。

塞完起他潔癖,她又抱歉地收回,轉而擱進他車子後備箱:“之前謝謝師兄的照顧,之後幾個月我肯定還有很多會麻煩到師兄你的地方。當我送給師兄你的謝禮吧。”

“我先上樓了。”喬以笙揮揮手,走出幾步又回頭對他說,“好吃的話一定要告訴我,我轉達給我舅媽。我舅媽最喜歡彆人誇她的手藝好。”

莫立風這才淺淡地點點頭。

進了宿舍放下東西,喬以笙摸出手機,看到陸闖給她發:【陸氏集團的駐場人選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