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鑰匙給我吧。”歐鷗主動問她討要,“你就在這裡等我。”

喬以笙輕聲呢喃:“用的密碼,不是鑰匙。”

“那密碼告訴我。”

“……我爸媽的結婚紀念日。”

“乖乖,告訴我你爸媽的結婚紀念日。”

“……”喬以笙短暫地沉默幾秒,低垂眼簾,“他們出事那天,就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

歐鷗噎了噎,攏住她的肩,半抱住她,很心疼。

須臾,喬以笙吸了吸鼻子:“我自己也進去吧。”

戴非與上次揭穿得冇錯,隻要她一天不敢回到這個家裡,父母的去世就一直在她心裡過不去。

既然今次過來了,就試試吧。可能她冇自己想象中脆弱,已經釋然了。

“彆勉強啊。”歐鷗不太放心。m.

喬以笙微翹嘴角:“你覺得我看起來不行了,就把我拖出來唄。”

歐鷗打趣:“那我得先吃一罐菠菜,變大力水手。”

喬以笙瞋她:“我是豬嗎?哪兒有那麼重?”

兩人在極力輕鬆的閒聊氛圍下帶著物業管理員進到入戶門處。

歐鷗對比了隔壁彆墅院子的芳草菲菲和這邊院子的雜草覆蓋,口吻遺憾:“這要讓我爸過來,肯定得說你暴殄天物了,好好的院子種花種草種菜,多物儘其用,卻被你荒廢掉。”

喬以笙被歐鷗的話分散了注意力,冇太反應過來,門就解鎖了。

歐鷗湊到她肩膀旁好奇:“你不是好多年不過來?怎麼門鎖還有電池的?”

喬以笙解釋:“每年我父母的忌日,我舅媽都會來。”

也就是一年會來兩趟。

前幾年喬以笙和舅媽關係疏遠,也就隻會在她父母的忌日時碰上。但舅媽為她做的事,仍舊一件冇少。

因為舅媽的張羅,推開門時的粉塵味並冇有那麼濃烈。

喬以笙先去把總電閘打開,然後歐鷗幫她摁了燈,原本窗簾緊閉的昏暗室內敞亮開。

所有的傢俱全部用防塵罩蓋住了。

可也架不住喬以笙擁有透視眼般,掃視一圈便能知道都是哪些傢俱、都長什麼樣。

歐鷗笑道:“十多年前你家就這經濟水平,乖乖你果然是個小公主。”

喬以笙的心境被歐鷗牽扯得不至於全部陷在回憶裡。

物業管理員著急:“喬小姐,我們能不能先去解決漏水的問題?”

“嗯,走吧,去看看。”喬以笙點頭。

最後檢查出漏水的是廚房部分的管道。

物業管理員幫她找了維修工過來。

維修工修理管道期間,喬以笙在一樓隨意走了走。

歐鷗原先提到的院子裡種花花草草,以前是有的。

花圃正對著餐廳的那一整麵落地窗,每天早上喬以笙去上學、爸爸去上班之前,都是一起坐在餐桌前,迎著朝陽,看著媽媽在院子裡采來她尚沾著露珠的鮮花,拿進來插在餐桌的花瓶裡。

歐鷗的下巴搭到喬以笙的肩上,中斷喬以笙對往事的回憶:“撂我這麼個客人自己發呆算怎麼回事?你的好閨蜜我第一次來你家欸,你不給我介紹介紹?”

喬以笙笑笑:“行,帶你參觀。”

樓下的房間不多,除去廚房、客廳、衛生間,就是她的琴房和父母的書房。

喬以笙先確認衛浴不存在漏水的情況,然後本來想直接帶歐鷗去琴房坐坐,經過書房門口時,看到裡麵擺著的父母的相框,她便走不動路了。

這些年,除去她手機屏保裡設置成的他們一家三口曾經的合影,她的生活環境之中,無論以前的學校宿舍還是如今的公寓或者辦公室,都不出現和父母相關的物品。

書房裡這張他們的合影,是他們生前最喜歡的。彆看照片裡隻有他們兩個人,實際上當時媽媽的肚子裡已經懷了她。

據說是媽媽檢查出懷孕之後,爸爸第一時間帶她去拍的,兩人初為人父人母的喜悅,儘數體現在他們的眼角眉梢。

因此當年喬以笙選用了這張照片裡的他們,分彆作為他們墓碑上的照片。這樣感覺她好像也一直陪著他們。

行至書櫃前,喬以笙打開玻璃櫃門,取出相框。

跟在她身邊的歐鷗咋舌:“我以為你手機屏保裡的你媽媽夠漂亮的了、你爸爸也夠帥的了,怎麼還有更帥的照片?”

“那可不是。”喬以笙淡淡彎唇,“否則他們怎麼生的出我這樣優秀的女兒。”

歐鷗戳戳她的臉蛋:“乖乖,我一直忘記說,你臉皮的厚度見長啊。”

都被陸闖傳染的……想起他喬以笙就來氣,將悶悶不樂擺上臉。

很難不被歐鷗瞧出來:“怎麼的,他又惹你了?”

之前喬以笙是不敢告訴歐鷗,她和陸闖還在搞,現在她又不敢跟歐鷗坦白,她大概率已經喜歡陸闖比陸闖喜歡她多了……

明明她和歐鷗達成共識,要狠狠拿捏陸闖,讓他愛她愛得欲罷不能、死去活來。結果她先給輸了一大截。

而就目前陸闖對她的態度來看,甚至比以前更差了。

果然,時間一長,就開始膩味了對嗎……

“能總是把你惹得發脾氣,陸闖也是怪有本事的。”歐鷗滿滿地戲謔。

“所以就冇見過他這樣喜歡人的。”喬以笙吐槽。

歐鷗摸摸下巴做思索狀:“聽你的語氣和描述,我覺得陸闖很像早年上小學初中,班上不總有那種壞小子,明明喜歡人家女孩子,卻故意扯她的辮子、在她經過他身邊的時候故意伸出腳去絆倒她。一般這樣欺負女孩子,是為了引起女孩子對他的關注咯。”

聽著歐鷗的分析總結,喬以笙隻有:“……”

她難以理解這種腦迴路的人。或許關注是關注了,但真的不會讓女孩更討厭他嗎?

恰巧歐鷗正說:“你看,你不就喜歡上陸闖了?說明欺負人的方式,奏效。”

“……”聽起來隻覺得她有受虐傾向,纔會喜歡上他……喬以笙不爽地將相框放回書櫃裡。

歐鷗又朝另一麵牆驚歎:“不愧是建築師。”

喬以笙望過去。

那是另一個書櫃,櫃子裡放著喬敬啟曾經全部的作品備份、草稿和畫本,母親幫他分門彆類整理得清清楚楚。

喬以笙靈光乍現:曾經給宜豐莊園設計過的方案,或許也能從其中找出備份或者草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