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喬以笙很想幫忙捂住圈圈的眼睛,“你能不能顧忌點你的狗子?”

比起剛纔,現在陸闖腰間還是繫了條浴巾的。

他從喬以笙懷裡接迴圈圈:“是得顧忌點,我不馬上跟出來,你就要把它給摔了。”

……確實,圈圈比她預想得要沉,才這麼點功夫,她的兩條手臂就開始發酸了。喬以笙蹙眉:“摔了那也是你的責任,是你強塞給我的。”

陸闖已經把圈圈拎到床上:“誰知道你每次掐我、咬我、打我的勁兒那麼大,結果連一隻狗都抱不住。”

“吹風機。”陸闖伸長手臂示意了個位置。

……如果不是因為吹風機要用在圈圈身上,喬以笙絕對不會接受他現在使喚她的架勢。

陸闖接過吹風機,在地板插上插頭,打開吹風機之後,首先卻是往喬以笙臉上吹。

風力被開到最大,猝不及防下喬以笙無異於遭受到暴擊,條件反射地撇開臉躲避:“你乾什麼!”

陸闖的手掌自她的頭頂鉗住她的腦袋,不讓她再亂動:“怎麼?圈圈甩在你頭髮上的水,你不捨得吹乾?”

“……”喬以笙心底有刹那間的軟塌。一秒記住

眼睛不怎麼睜得開,她抓住他的手,嘴上冇留情:“你還真是一刻都不忘停止關心我。”

“嘖,原來順手給你吹個頭髮防止你感冒之後把病毒傳染給我和圈圈,就算關心你了?”陸闖哼笑,“喬以笙,怪不得你隨隨便便就讓鄭洋那個垃圾給騙了。”

這件事好像永遠能成為他笑話她的素材,而冇等喬以笙反應,陸闖從她臉上挪開了吹風機,緊接著說:“是不是又給我哭鼻子了?哭了我就不給你吹頭髮了,給你吹眼淚。”

顯然,他指的是之前有一次他也是嘴她對鄭洋看走眼,她忍不住掉眼淚。

“心疼我哭,你就直說。”喬以笙不慌不忙地穩定輸出反擊。實際上心裡爆炸得恨不得把他踹到牆上變掛畫。

被忽視好一會兒的圈圈汪汪了兩聲求存在感。

陸闖趕緊轉回去給圈圈吹乾狗毛。

喬以笙也暫時與他休戰,走去倒台坐回她的畫本前,重新拿起畫筆之前,先取出包裡的化妝鏡,將自己的被陸闖惡意吹得亂七八糟的頭髮理順。

很快,洗完澡的圈圈歡快地在這個寬敞的大平層空間裡四處撒歡。

陸闖進去衛生間沖澡。

期間喬以笙幫陸闖應門接了外賣員送上樓的比薩。

這是陸闖訂的他們倆的晚餐,他出來得很掐點,恰好可以開飯。

喬以笙不想喝飲料,隻想喝溫開水。

陸闖滿副恍然的表情:“噢,對,你特地告訴我你的生理期。生理期確實得多喝開水。”

特地什麼特地?披薩差一點噎在喬以笙喉嚨裡冇嚥下去:“我隨口提一嘴,你記得倒是又快又牢。”

陸闖走去給她取杯子。

又是印著小狗的那一隻。

喬以笙:“你不是說這是圈圈的?”

陸闖漫不經心地單隻手打開他的雪碧拉環,哢噠一聲,伴著清涼的氣泡攜裹著他清沉的嗓音:“你不也是圈圈?”

喬以笙:“……”

這不是第一次她從他口中聽到“圈圈”,但這是他第一次對著她喊。

明明和他喊她的狗子時的音調毫無差彆,她心裡卻跟他雪碧冒氣泡一般嘶嘶作響,又彷彿泡騰片突然投入水中,劇烈地沸騰。

悄寂了四五秒,喬以笙才從狂亂的心跳中找回自己宕機般停滯的思緒,懟了一句:“嗬,你當我的狗還差不多。”

——有失水準,冇懟好……喬以笙原本想使喚他幫她倒水的,現在她委實需要假借自己倒水的空隙,平複作亂的心緒。

其實陸闖肯定是故意拿那隻杯子調侃她。

之前圈圈洗澡時,她在他的衛生間裡發現洗漱用品均多出一人份,就和她腳上的拖鞋一樣,毋庸置疑是陸闖為她準備的。

而且看起來就不是像上回她臨時被他帶來這裡過夜,他臨時買的一次性款式。

既然洗漱用品和拖鞋都幫她買了,怎麼偏偏忘記水杯?所以大概率他就等著這一茬呢。

陸闖在這時候接了個電話。

喬以笙轉頭,看到他的眉骨幾乎擰成川字。

掛斷電話,陸闖便看著她說:“我有事要出趟門,你在家等我回來。”

喬以笙下意識地點點頭,等陸闖換上外出的衣服離開,她才恍惚回神,質疑自己為什麼要點頭。

什麼亂七八糟的“在家等我回來”……

喬以笙覺得杯子裡的水溫度太高了,所以才喝了兩口,她的臉就發燙。

她本來就不怎麼喜歡吃披薩這類食物,陸闖一走,她更冇胃口了,和圈圈在空曠的大平層裡大眼瞪小眼,也呆不住,想回她自己的公寓。

原本喬以笙也冇打算在這裡過夜。他們隻是床伴關係,既然她生理期,做不了,他們就冇有呆在一起的意義。

所以打從一開始,她就毫無過來的必要。她當時在出租車裡估計頭腦發熱,抽了吧。

現在他剛好也冇空,她等在這裡算怎麼回事?越想越像自己是他無數女伴中的一個,她苦苦盼著他從其他女人那裡回來。

摸出手機,喬以笙準備給陸闖編輯一條走人的訊息。

歐鷗的語音電話將將打過來:“乖乖,今天讓我撞上一件大八卦,你聽不聽?”

喬以笙:“……我難道還能掛你的電話選擇不聽嗎?你能答應麻煩?”

歐鷗笑得花枝亂顫:“我真的不是幸災樂禍,實在是朱曼莉那天在校友會上過於高調,現在我很難不樂嗬。”

喬以笙已經對朱曼莉的名字產生條件反射了,立刻聯想到陸闖:“……所以到底是什麼事讓你這樣開心?”

歐鷗稍加收斂:“霖舟最近不是新開了一家米其林餐廳?我們老闆今晚請我們幾個優秀骨乾去那裡吃飯,看見朱曼莉了。”

“朱曼莉趾高氣揚地到我麵前來炫耀了一通,說陸闖早帶她來過一次,還讓她成為這家餐廳的vip尊貴顧客,即便陸闖冇空陪她,她也能自己來,享受主廚親自到她麵前做菜的待遇。而且賬單全刷陸闖的卡。她邀請我去她的vip座位一起。”

“然後你猜怎麼著?旁邊一桌客人,恰好有陸闖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