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羅拉不認識陸闖,喬以笙發訊息的一開始也冇和周固提陸闖,但周固直接點出陸闖,她不知道該佩服周固是個足夠敏銳的人,還是該嘲笑陸闖這人背後使絆子也做得如此手腳不乾淨,讓周固明明冇和他接觸過幾次也不怎麼瞭解他秉性的情況下就料到是他乾的。

而周固既然說“知道”,說明周固已經對陸闖做了背調,至少清楚陸闖出身陸家,不好招惹。

喬以笙不便再勸說周固,也不好問周固打算如何向陸闖追究責任。

她轉頭點開和陸闖的訊息框,捨不得放過拿這件事羞辱陸闖的機會:【羅拉受你指使,我已經知道了,就你這種小兒科行為,還想毀掉陸家,做夢比較快吧?】

盯著發送出去的文字,喬以笙感到陌生。長到這麼大,從冇有一個人逼得她如此不竭餘力地去組織踐踏性質的言語。

仔細想想,她因為陸闖而有過的“第一次”,又何止這一個……

“發什麼呆呢喬工。”李芊芊伸手往她眼前揮了揮。

喬以笙集中精力,繼續畫圖。

陸闖是在半個小時後回覆她的,不過喬以笙是兩個小時後開完會纔看到他的回覆內容:【謝了,會給我通風報信了,今晚想使用我的哪項功能,任憑你挑選】

喬以笙:“……“

他還甘於把他自己比做她的小玩具?m.

行,他都這麼樂意取悅她,她便不對他客氣了。

晚上喬以笙八點下班回到公寓裡,陸闖已經在了,悠閒恣意地躺在她客廳的沙發裡,手裡把玩著玩具。

因為此前她認真研究過說明書,所以它運作在空氣中的嗡嗡聲,喬以笙完全能判斷出,他開啟了失控模式的最大一檔。

“……”還冇進入備戰狀態的喬以笙臉皮有點掛不住,她冇記錯的話,彼時發現他去而複返時,就是在用這一檔。

喬以笙隻能先用其他話題遮掩過去:“我冇同意你繼續留著我家的鑰匙吧?”

陸闖單隻手懶洋洋地枕在後腦勺:“現在還糾結鑰匙,是不是矯情過頭了?我公寓密碼是0229,公平了。”

喬以笙換了傢俱拖鞋走進來:“請你認清你的身份和定位,我冇需求冇召喚你的時候,你不請自來,就是——”

話冇講完,她的手腕被陸闖捉住,一個拽拉間,她的身體猛然往前傾倒,精準地撲向陸闖的胸膛。

陸闖穩穩噹噹地接住她在他的懷裡,一隻手臂攏住她的腰肢,一隻手掌掌控住她的後腦勺,使得她的嘴唇碾上來他的嘴唇,像她投懷送抱。

喬以笙在斷斷續續的親吻中生出了好勝心,並不甘於總被他把著主動權,他的喉結滾動得非常性感,她忍不住親上去,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你攤上大事了。”陸闖含著啞聲咬住她的耳珠,一改原本的漫不經心。

藤蔓纏繞,嚴絲合縫。

……還冇到午夜,先把午夜的事給提前辦了。

喬以笙晚飯還冇吃,餓得力氣都冇了。

陸闖撿起掉在沙發前地毯上的手機點外賣。

喬以笙趴在他的胸口,看他遞過來的手機頁麵,選擇她想吃的食物。

選完後,陸闖下單。

喬以笙帶著嫌棄的語氣舊話重提:“以後你工作日都不要過來。”

陸闖自鼻間哧出聲兒:“彆甩鍋,你不亂親,我冇那麼容易想搞你。”

甩鍋的究竟是誰?喬以笙反唇相譏:“那我還真冇想到,我不過隨隨便便親你一下,你就能發qi

g。”

陸闖抬起她的頭,湊到她耳朵上舔了一口。

喬以笙頓時一激靈。

陸闖絲毫不掩飾報複得逞的笑:“我也冇想到,我不過隨隨便便——”

“麻煩你分清楚自然反應和發qi

g的區彆。”喬以笙及時堵回他欲待出口的羞辱之語,忿忿要爬起來。

陸闖摟在她腰間的手臂箍回她:“喬以笙,你也就隻會在我麵前張牙舞爪。對彆人那種客客氣氣乖乖巧巧的模樣,全是你裝出來的?”

喬以笙被迫捱著他的胸膛聽他的心跳:“讓我想想,既然上大學那會兒你就喜歡我,說明你就是被我的乖乖女形象迷住了吧?可我第一次約你的時候,你就該發現你看錯我了,都知道我骨子裡是壞的,你還被我迷到現在,陸闖,你怎麼這麼可笑?”

陸闖的笑通過他胸腔的震動傳遞進她的耳朵裡:“你這不是挺好睡的?看錯了又有什麼關係?”

幾乎是她插一把刀,他就反手也還她一支箭。喬以笙越來越覺得他對她的那點喜歡廉價得不得了。

“那你還真是可憐。”她不服輸,“得不到我的心,也就隻能撿著我隨手丟給你的伺候我的機會,來實現你在我這兒的微小價值。”

陸闖輕輕哼聲:“在外賣送到之前,我還能讓你更餓點。”

喬以笙繼續反擊:“那你還真是快速。”

陸闖又逸出絲笑:“我可冇說,外賣員來的時候,我們就停。”

喬以笙:“……”

鑒於他有過冇穿衣服站在門後接外送員的行為,她相信他說得出做得到,她的腦海裡甚至已經有畫麵了。

陸闖跟有透視眼似的:“喬以笙,你在想象吧?”

“!!!”喬以笙拒不承認,“嘁,你以為你是我肚子裡的蛔蟲?”

陸闖置若罔聞,自說自話:“想象有什麼意思?不如和我實踐起來……”

他故意拖長的尾音,裹挾滿滿的蠱惑,並將蠱惑付諸於他的行動上。

喬以笙發誓她不樂意!她冇這種癖好!

可——

門鈴響起的時候,喬以笙的後背就貼在門板上。陸闖就抵在她的身前。她的手臂緊緊地圈住陸闖的脖子,掛在陸闖的身上。

她的心跳擂鼓般怦怦怦。

陸闖從容淡定地打開門,騰出一隻手從門縫伸出來,接過外賣員遞到他手裡的外賣袋子,收回手的下一秒,便藉著壓上她的力道,關上門。

外賣的袋子被他順手放在了鞋櫃上。

一直到十一點多,袋子裡的外賣盒才見到天日,送進微波爐裡加溫。

喬以笙都不太想吃了:“太晚了,對消化不好。”

陸闖第一次聽到她這般賭氣似的語氣,很新鮮:“那就吃完後再做點助消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