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寵醫女傻子王爺太纏人》 小說介紹

權寵醫女傻子王爺太纏人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葉凡歌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晏菀,楚雲璽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權寵醫女傻子王爺太纏人結局吧。 “要芷I今天就料你比了, P體也將給我治進太子東言會正的意識剛剛恢複,日邊就傳來了一溫利日的聲言。跳接著有人景院攥住了她德膊.性之下.她被從轎子裡麵錢出,狐病擇在了地上。“好妹.

《權寵醫女傻子王爺太纏人》 第1章 免費試讀

“要芷I今天就料你比了, P體也將給我治進太子東言

會正的意識剛剛恢複,日邊就傳來了一溫利日的聲言。

跳接著有人景院攥住了她德膊.性之下.她被從轎子裡麵錢出,狐病擇在了地上。

“好妹.今天叫是你大喜的日子啊。說太子般下痛傻,但在讓你也是個半數身子都入土的人。

雲地研笑著盼明-物的特從,已這個微賴子給我送去和太子拜堂。

手掌微轉,身體的本船讓縣芷出建程性了對方的喉花。

“想死”靜開雙跟.最芷- -雙漫活準遍的觀群.緊顯叮住麵前安省媽8長期麵客較好的女人。

你乾-!‘

湖檢所以的女人被要正的行為了一跳

雲地震驚拍望著會芷,雕大了雙降,腳升口。

要並手掌收賦,“啊!”

耳邊戰於清靜,最正跟神如U的3觀了一下週圍。

再聯想朋才組女人所的,縣正掛本可以晚定.自己應該是排翻的時候被炸穿核了。

被製服住曼她怎麼也想到.這個意的上氣不核氣眼看就要品的最芷。國然還有能力政持白己.止比中焦急時。

隻見一個身著大紅喜缺的男人,從東宮出來。

會覺如同見了救裡。

連忙激動的大喊,“太子般下, 新娘子來了。 心看看加繳子需不漂亮-“

會正同青望見東言門指出來的男人。一身大紅嘉級,長身土立,身期板長。過分俊美的麵客在陽光下您思生輝,一次玖長躍緗桃花翻冠,盛歡清泉般

核乾物的好子。

美報!她極

尚血是活色生否明。

費芷存了口圈體。

麵對如此天人之要的美色,她峰無知抗之)明.製館

一秀國觀的眾人見狀,不由得翻了個白眼.對著傻子都能發情,讓這次的快戰的還相端女做太子如還真思般西來。

“好漂亮的如繳子.你這個壞女人。為州必要物的

楚五望一邊哭鬨著,樹]當最覺到底是準欺負滋啊

這太子負不是腦子不止常,看不出來是最正這個物積子執持白己嗎

轉念-想。這太子腦子謝實不止常。

太子楚土望乃是本朝元帝機西製皇後性,不幸的是柳氏生產之日難產中總而C .旺較留下了這麼一一個獨苗太子

前十八年太子職順過人,曾領兵擊犯了外敵.立F樓威名,更是建得的文式全才,地承了其搬親天下弟一才女的才情。

白城之中無不始好稱脫。

朝科天有不測風雲. -年前太子領兵時從馬做上捧了下來.觸農中起血未敞。成了-一個麵家傻子。

湖朝太醫素手無策。

皇家器有高情,有的也不過是利益權高罷了。皇上-開始讓對這個兒子關切不已,到了後來跟見他座意無望,也教得搭理他了。

朝中眾人見風使駝.久而久之太子就淪為了全楚國的笑桶。如今皇上更是給性聚了一一個病快子趕出了言外居住。

再一看楚五望部副情信的樣子。最覺機翻了需口, 嫌卉道:“太子限下 .太子如瘋了。零快把她帶走

“的,明明就是你欺負科的新娘子,期的如最子吆的不禁風,不是你款負她,地怎麼會還手呢

會芷同言,天細一挑

好傢夥

都說這太子是個傻子.她麼覺得這太子纔是這樣人裡頭唯一長胞子的呢。

這樣想著.她看向楚土出的8中。染上了幾分蓋8。

轉念思及地劃穿過來,還需妥一一個靠山, 2相府是目不去了,如果的給這個微太子倒也不錯。

親他是個傻子,不會對自己法成成脅。

二來大小也是東富太子,有太子化這層身怕她好辦事多了。

這樣一想,曇芷看向楚士業的跟神,就見加的如狼以虎了

看的一眾看密始格吐推。

“這丞相府物女怎麼一點大本解秀的樣子也冇有2”

“這過神話你冇見

“對著傻子都能發情,有I道私底下有多麼捏

“@$叭&%$種

會並明晃晃討好的領神,看的楚雲型微不可查的皺了被眉頭,低著頭的的都8中網過- -抹蹈疑

明明所有人在見到自己這疆胖子的時候,都會零C作呢。

而且據他所知,最芷可是被丞相畫著嫁過來的.不更應該討厭也嗎,怎麼會這般股點?員非比事另鬱的情

還是說費芷_知道什麼不成

這樣想著,楚雲坐看向最正的目光已經多了幾分警做。但在抬起頭的片劃,那林國好就日經姻消雲微,轉料依親成了衡子似的天真增出。

要覺看著一個病快子和一個領子留來跟去,差點吐了出來,

更加冇有想到楚雲出這個快子國然社會治出要芷“留不禁風“這件事情來反效白己。

設始,會芷白幼身子骨就不好,近些日子見是病的快況了。

但信就這麼一個人,居然讓和當朝的二皇子定有腦的。

那二室子是何等人乃B是當今龍此的兒子。太子傻了之後,二皇子更是成了皇位爭奪戰裡實手可熱的人物。

雖她怎麼甘心比個物快子還活者能嫌始二皇子.成為未來的皇後。旅院後後。街了不少勸夫2勸動父親請台將最芷賬給傻子太子.好始白己演位

置。

“太子殿下,既然您這麼喜歡新娘子,部就趕欲帶著加嫩子去科堂吧,晚了新娘子的身子骨可認就掉不住

雖她思毒的說道。

“不許你組無票亮嫩子,你這個杯...楚土生家當端,生氣的喊著。

動,傻子也臨聚收北了

就在這個檔口,隻見一身華強表份的男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男人手握-把摺扇,臉上籠當-品皮氣。說話的聲合火利潤票,強的還是個概快子 !哈..--0子和魂鬼,果然是天生-一對。

前世在警校畢業.當過數年車運的最芷,-鍋就看出來這個男人的購疾。

觀就人西部發白.西怕烏青,牌比點

種種跡象都表麵他不能人道。

楚雲望看見這個男人,彷彿見到思鬼-般.外得躲到了曼芷身後.身子額科著的價道:“娘子保護望兒 ,望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