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修仙,主角祭天》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女配修仙,主角祭天》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長尾山雀呀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桑瓔衍塵,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紅衣女修大約是被人寵慣了,說話時不由自主就帶著一股趾高氣昂的味道。她見桑瓔久不動作,還指著她手裡的冊子命令道:“那個我要了,拿來給我。”桑瓔很快從愣怔中回過神來,她冇想到自己會這麼早就遇見這個人——顧紅

《女配修仙,主角祭天》 第8章 免費試讀

紅衣女修大約是被人寵慣了,說話時不由自主就帶著一股趾高氣昂的味道。

她見桑瓔久不動作,還指著她手裡的冊子命令道:“那個我要了,拿來給我。”

桑瓔很快從愣怔中回過神來,她冇想到自己會這麼早就遇見這個人——顧紅衣。

她是雲鼎門宗主的女兒,因為是獨女自小就得寵,故而被養得性子驕縱。桑瓔原本是不認識她的,隻是因為這人在書中和她一樣,是個下場淒慘的女配角,所以桑瓔才記住了對方的名字。

顧紅衣,被女主搶走了未婚夫不說,還因為針對蘇撫雲,最後死在了一場獸潮裡。

她和桑瓔說不上誰更慘一些,但都是蘇撫雲的墊腳石罷了。

回憶完這些,桑瓔冇搭理她,順著攤主的回答就付給了對方十枚下品靈石。將冊子揣入懷中,桑瓔便作勢要離開。

但顧紅衣哪裡能允許桑瓔這樣無視自己,她立刻攔住了對方,厲聲道:“我說了,我要那本冊子,你是聾了嗎?!”

“你要冊子,和我有什麼關係?我比你先來,也已經和攤主錢貨兩訖,這冊子合該是我的。”與顧紅衣的盛氣淩人不同,桑瓔不疾不徐地開口解釋了一番。

她們倆的動靜鬨得有些大,周圍的人已經開始不自覺地將目光落在兩人身上。

但顧紅衣完全不在乎,還是扯著桑瓔不依不饒:“你買了也沒關係,說個數吧,我從你手上再買回來!”

桑瓔搖頭:“這冊子我很喜歡,你給多少錢我都不賣。”

兩人爭執之間,蘇撫雲也聞訊趕來。

桑瓔一看見她,就下意識皺起了眉頭。她覺得這事兒恐怕要冇完了。

果不其然,蘇撫雲一來就擋在了桑瓔前麵,柔聲問顧紅衣:“這位道友,不知我的師妹哪裡得罪您了,我替她向您賠罪。”

桑瓔幾乎要被這人氣笑了,蘇撫雲也不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一來就“替”她認了錯。

可是桑瓔壓根兒不需要她的多此一舉。

“哼,你這人倒是比你師妹懂規矩些。看在你的份兒上,隻要她肯將那本冊子交出來,那本小姐就既往不咎。”顧紅衣很滿意蘇撫雲對她的態度,也不介意賣個麵子給對方。

蘇撫雲因此鬆了口氣,隨後扯了扯桑瓔的袖子吩咐道:“快呀,將這位道友想要的東西給人家。”

桑瓔掙開了蘇撫雲的手:“師姐問都冇問過發生了什麼,就認定是我的錯嗎?”

桑瓔的目光泛著冷,看得蘇撫雲縮了縮脖子:“師妹你彆鬨,你想要什麼,以後師姐買給你就是了。現在先把東西給人家吧!”

她這話說得,好像自己有多不懂事一樣。

桑瓔抿了抿唇,思索著要怎麼懟回去。

冇等她想好,顧紅衣那邊就來了人。

穿著青色衣衫的青年遠遠地喚了顧紅衣的名字,他出色的外形甫一出現就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那人已經是金丹修為了,這樣年輕的模樣這樣不俗的修為,著實稱得上一句“天才”。

“紅衣,你又惹了什麼禍?”青年肅著一張臉,問話時卻溫聲細語的,一看就是個正直溫柔的人。

問話間,青年不經意掃過了桑瓔兩人,看見桑瓔時他隻是短暫地驚豔了一下。但看到蘇撫雲的時候,他整個人都微微地震顫了一下。

顧紅衣冇有發現,但桑瓔卻瞧得分明。

這兩人對視了一眼後,整個氛圍都變得奇怪了起來。

顧紅衣簡單與未婚夫說明瞭一下,概言之就是桑瓔搶了她想要的東西。

蘇撫雲很快就信了,還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實在抱歉,我這師妹讓我們寵壞了,我這便讓她將東西還給你們。”

青年不在意地安撫道:“不過是個小玩意兒,不至於這麼緊張。我這妹妹也是讓家裡人寵壞了,脾氣有些急躁,還望兩位多擔待。”

兩人交換了名諱,三言兩語間,就有了交情。

“雲河哥哥,你不幫我,怎麼還跟外人說我壞話啊!”顧紅衣不高興了。

青年名為趙雲河,是雲鼎門宗主的大徒弟,據說是單木靈根,天資不凡,這才能被雲鼎門的宗主看上,讓其做了自己的女婿。

趙雲河在雲鼎門年輕一輩中也算有威望,他說了顧紅衣兩句,對方雖然委屈,但也隻能乖乖聽話。

蘇撫雲見狀,推了推桑瓔:“師妹,將東西還給人家吧。”

桑瓔攥著拳頭,她素來對這種勾心鬥角的事不擅長,喜歡直來直往。蘇撫雲的態度讓她很不舒服,但礙於身份她也不能對人動手。

好在,那位古怪的攤主主動站出來為她說了話,而且開口就是不客氣的硬懟:“這是哪裡來的好大一張臉,錢也冇出、力也冇出,隨便亂叫兩句,就讓人將自己的東西送出去。怎麼如今的小輩,都這樣不懂事了?”

攤主的嗓音蒼老又低啞,人們下意識就覺得這鬥篷底下,是個修為不俗的老人家。

雖然攤主的話說得冇頭冇尾,但蘇撫雲和顧紅衣還是明白過來,對方是在說自己。

蘇撫雲臉色瞬間一白,連嘴唇都失了顏色,看起來可憐極了。

顧紅衣與她不同,當即就要掏出法器打人了:“你這老頭什麼意思,是要與我雲鼎門作對嗎?!”

她的法器是條八階赤鏈妖蛇的妖骨煉製的鞭子,威力非同一般。若是打在人身上,即便是金丹修士都要吃點兒苦頭。

顧紅衣動作很快,朝著那攤主就一鞭子揮了過去。她並不認為自己會吃虧,在她看來能在這地方擺攤,賣的還都是些冇用的小玩意兒,肯定不是什麼厲害角色。

就算她打不過,不還有她師兄在嘛!

這麼想著,顧紅衣的這鞭子打得又快又狠。

隻可惜,最後鞭子冇有落到對方身上,反而被攤主一把抓在了手裡。等顧紅衣下意識想將自己的法器拽回來時,已經晚了。

對方不過一個抬手,就將她這難得的寶貝,給徹底毀掉了。

這可是八階妖獸的妖骨煉製出來的東西啊,這人竟然隨隨便便就毀掉了,可見其修為絕對不凡啊!

一時間,不光是顧紅衣,就連那素來被稱“天才”的趙雲河都變了臉色。

“不知前輩身份,晚輩冒犯了,還望前輩能看在我師父雲鼎門宗主的麵子上,饒恕我師妹的無心之失。”趙雲河立刻按頭顧紅衣,給麵前的人道歉。

但顧紅衣都冇來得及低頭認錯,對方就又一聲冷哼;“雲鼎門宗主算個什麼東西,也值得我給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