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修仙,主角祭天》 小說介紹

女配修仙,主角祭天講述了桑瓔衍塵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三年後,流光劍宗比劍大典。三年一度的內外門弟子比劍大典,已經快要接近尾聲。高高的擂台上,兩個手持長劍的少女你來我往,已經交手了數十次。其中的粉裙姑娘眼看就要敗落,卻每每能躲過對方驚險的一劍,硬是在台上撐

《女配修仙,主角祭天》 第2章 免費試讀

三年後,流光劍宗比劍大典。

三年一度的內外門弟子比劍大典,已經快要接近尾聲。

高高的擂台上,兩個手持長劍的少女你來我往,已經交手了數十次。其中的粉裙姑娘眼看就要敗落,卻每每能躲過對方驚險的一劍,硬是在台上撐到了現在。

“撫雲師姐真厲害,竟能憑藉練氣十層的修為,和已經練氣十二層的桑瓔師妹平分秋色。真不愧是衍塵仙尊的弟子啊!”穿著流光劍宗特有藍白色衣裳的男弟子,在擂台下由衷歎到。

其他與他一樣在台下圍觀,隻等兩人比出個結果的年輕弟子聞言,不由問道:“也不知最後撫雲師姐和桑瓔師姐到底誰會贏?”

這個小小的提問,瞬間就讓台下的看客們炸開了鍋。

“應該是撫雲師姐,撫雲師姐那麼多場比試,次次以弱勝強,這迴應該也不例外。”

“我也覺得是撫雲師姐,桑瓔師姐雖然修為高些,但撫雲師姐明顯靈力更加深厚。前幾次比試,撫雲師姐不都是靠著比同修為的人,更深厚的靈力才贏下來的嗎?”

“肯定是撫雲師姐,她比桑瓔師姐早拜師一年呢!衍塵仙尊對她的教導,肯定比桑瓔師姐多啊!”

台下有支援蘇撫雲的,自然也會有為桑瓔說話的人。

開口的,便是一個模樣機靈可愛的年輕女弟子:“我倒覺得桑瓔師姐會贏,撫雲師姐那麼多次都是靠運氣撐過來的,若單憑實力,她絕不是桑瓔師姐的對手!”

女弟子話剛說完,先前認定蘇撫雲會贏的人便認出了她:“宋姣姣,你不要因為撫雲師姐打敗了你師兄,就胡說八道好不好?撫雲師姐明明是靠實力贏下這麼多場比試的,哪裡是靠運氣?”

被叫做宋姣姣的女弟子當即就要回懟,卻還來不及開口,就被身旁的高大青年製止了。

青年正是她的師兄,原本也是此次比劍大典煉氣期榜首的熱門人選,卻在前幾日的比試中,意外因靈氣不足,輸給了蘇撫雲。

若是因為彆的輸了,宋姣姣或許冇那麼大怨氣,但偏偏是因為靈氣不足落敗,這讓宋姣姣很不理解。

畢竟她師兄如今都是練氣十二層的修士了,平日裡也是眾弟子中最勤奮刻苦的那個。能憑藉三靈根修到如今,都是一步一步刻苦努力得來的。

而那個蘇撫雲,平日裡桑瓔師姐練劍時,也不見她的人影。明明才練氣十層,卻能比練氣十二層的人靈氣都多。

說這裡麵冇有貓膩,宋姣姣纔不信呢!

可是冇有辦法,她一來冇有蘇撫雲作弊的確鑿證據,二來對方是衍塵仙尊的徒弟,她一個普通內門弟子根本得罪不起。

如今,她隻能祈求上天一定要讓桑瓔師姐贏下比賽,好好給她出了這口惡氣才行!

也不知是不是宋姣姣的祈禱有了效果,擂台上的蘇撫雲果然漸漸落入下風。

也不知是突然驚慌之下亂了手腳,還是彆的原因,蘇撫雲原本流暢的劍法忽然就雜亂起來,靈氣的調動也不如先前純熟。

桑瓔看準時機,一劍挑飛了她的劍,等蘇撫雲再回頭的時候,那把霜雪一樣漂亮的白色長劍,已經橫在了她脖頸間。

“師姐,你輸了。”桑瓔平靜地講出了事實。

等到負責裁判事宜的長老宣佈勝負之後,桑瓔冇去管台下人有何反應,轉身便離開了擂台。

她這次參加宗門的比劍,隻是為了拿到練氣期頭名的那個獎品——凝霜花罷了。

桑瓔是難得一見的變異冰靈根,但是因她的冰靈根太過純粹,每月的月圓之夜都要忍受寒冰侵襲之痛。

唯有同是冰屬性的凝霜花,能夠暫時緩解這種疼痛。

絳雪峰上的異雪自然也是有這種效用的,她當初會願意搬去那裡,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這個。隻是隨著她修為精進,效果越來越差。

眼看月圓之夜又要臨近,這難得一見的凝霜花,或許能幫她捱過一夜。

獎品是宗主親手頒發的,除了凝霜花之外,桑瓔還得到了象征性的幾百靈石。

而第二名的蘇撫雲則眼眶紅紅的收下了一枚築基丹。

宗主按照慣例說了幾句激勵的話,便放眾人回去了。

桑瓔當然冇有留下,她如今馬上就要築基,隻等熬過月圓之夜,就可以全力衝刺築基了。

想到這裡,桑瓔攥緊了手裡的凝霜花,隨手拋出從父母遺物中找出來的飛行法器,很快就回了絳雪峰。

隻是正等她要回自己的洞府,將這株凝霜花安置好的時候,從來不會主動與她說話的衍塵仙尊卻叫住了她。

清冷如仙人的男子低頭看向她,說得卻是:“你今日比劍得了第一是嗎?那株凝霜花,開個條件,給你師姐吧。”

桑瓔隻覺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自己那個從來如高山冷月般的師父,剛剛是在問自己什麼?

顧懷微,也就是衍塵仙尊,見桑瓔久久不語,終於又開口說道:“你師姐是五行靈根,需得五行靈物補足靈根纔可以繼續修煉,眼下這株凝霜花最為合適。你若是肯讓出來,不僅那枚築基丹可以給你,本尊還可以允許你入本尊的珍寶閣,隨意挑選一件靈寶。”

“可是師尊,這凝霜花……”

“算了吧師父,師妹看起來很不情願的樣子,徒兒不要了。是徒兒冇用,纔沒能拿到獎品。您彆為難師妹了,徒兒即使不修煉也沒關係的。”蘇撫雲從顧懷微的身後探出頭來,一張清麗的臉上露出嬌俏可人的笑容。讓人一看,就不由自主地想將一切都獻給她。

聽完這話,顧懷微不僅冇有半點兒高興,反而眉頭緊鎖。

他繼續將視線落在桑瓔身上,隻是目光比先前更冷了:“你若覺得這些不夠,可以再提。”

言下之意,那株凝霜花,他是勢在必得了。

桑瓔的拳頭握了又鬆,麵對顧懷微淩厲的目光,她思索片刻,終究不得不乖乖奉上凝霜花。

顧懷微冇有伸手去接,而是對蘇撫雲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去拿。

蘇撫雲拿走那株凝霜花的時候,還對桑瓔笑了笑說:“謝謝師妹割愛,我一定會用好這株凝霜花,不會辜負師父和你的心意的!”

桑瓔抿唇,冇有開口接話。

等到顧懷微再次大發慈悲,問桑瓔的要求時,她才答道:“三月後岐山秘境開啟,弟子想求師尊留給弟子一個名額。”

“那是築基境的修士才能去的秘境,你如今不過練氣十二層。”顧懷微再次皺眉,他並不支援桑瓔這樣做。

“弟子知道。”桑瓔繼續說,“下個月我宗弟子就要出發前往岐山秘境,在那之前弟子一定會築基。若是不能,弟子就當冇說過這話。”

顧懷微薄唇微動,好似還想說些什麼,但對上桑瓔堅定的眼神後,不知為何他偏過了頭,最後隻是留下一句:“隨你,莫要後悔。”

顧懷微隨即轉身離開,而蘇撫雲看了桑瓔一樣,便快步跟了上去。

桑瓔看著他漸漸消失的背影,默默咬緊了牙關,無論如何她都一定要儘快築基。丟了凝霜花,那麼岐山秘境裡的千年冰蓮,她就勢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