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恒渾身痠疼》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李恒渾身痠疼》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一尾山人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穿越,一尾山人,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魏冉你們下去,給我看好宮殿大門,不許任何人進來。”魏冉等人連連稱是,趕忙下去看守。此時宮殿裡,就隻剩下謝必安和李恒兩人。“謝愛卿,何故跪著,這得多難受呀。&rdqu

《李恒渾身痠疼》 第2章 免費試讀

“魏冉你們下去,給我看好宮殿大門,不許任何人進來。”

魏冉等人連連稱是,趕忙下去看守。

此時宮殿裡,就隻剩下謝必安和李恒兩人。

“謝愛卿,何故跪著,這得多難受呀。”李恒小跑上前扶起謝必安,還露出一臉關切的神色。

李恒變臉飛快,剛纔還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現在轉眼又一副關心臣子的樣子。

謝必安根本揣測不出李恒到底是什麼態度。

“大王,臣持劍上殿,實乃無心之失,請大王見諒。”謝必安見隻有他們兩個人,說什麼也都方便,於是找了藉口,解釋自己持劍上殿。

“這不打緊,我尚未繼位的時候,就聽說謝必安將軍是相國義子,神勇無雙,讓不少人都羨慕不已。”

李恒說得眉飛色舞,故意忽略謝必安那已經完全黑下來的臉色。

想謝必安稱不上梟雄,可也是一方人傑。

年少時,認王崇煥為義父,從此踏步青雲。

隻是當人讚頌他的時候,往往會帶上他的義父王崇煥。

彆人還以為他為有這樣一位義父自豪呢,殊不知人傑豈可久居人下之理。

看到自己努力搏殺來的成就,大半都歸功了王崇煥,謝必安又豈能開心。

“大王,若冇有其他事,就容臣告退了。”謝必安僅僅是不敢弑君造反而已,李恒若真是以為憑藉自己的三言兩語,就將謝必安給收服了,那可就這真的是貽笑大方了。

見謝必安不爽要退下,李恒也不氣惱,他今日已經達成了自己的目的。

於謝必安,挑撥兩人之間的關係,在謝必安心中埋下不忿。

於王崇煥,他是何人,能夠爬到位極人臣的位置,自然不是天真之輩。

今日謝必安與李恒私下見麵,雖說隻是區區一會兒,但足以在王崇煥心中埋下不信任。

……

謝必安退下之後,魏冉才慢慢走進來,他拍著胸脯,後怕連連。

“大王,剛纔實在是太危險了,都嚇壞奴才了。”

李恒端起一碗茶水就往嘴裡送去,一邊喝還一邊嘖嘖說道:“怕甚,謝必安他不敢亂來,你快些將這亂糟糟的宮殿整理好,一會傳召各位大臣上朝議事。”

“上朝?”魏冉有些發愣。

“大王自從登基可從未上朝議事過呀。”

李恒一聽,自己有這麼混蛋嗎?難怪權力全部被王崇煥拿走了。

要是自己勤勉一些,哪怕不能親政,也不至於落到這般田地吧。

“你快去收拾宮殿,再派人出去傳召各位大臣,以後都得上朝議事了。”

李恒很清楚,自己現在還是無權無勢的國君,他得上朝與諸臣通通氣,看一下那些人是值得拉攏的人。

李恒的眼神裡爆發精光,魏冉從未見過如此認真的李恒,那股君臨天下的氣質由內而生,頓時讓魏冉有跪下去膜拜的衝動。

“遵命,大王。”

……

在楚國都城丹陽城,上至八旬老叟下至三歲小兒,都知道最好的府邸並非王宮,而是相國府。

“你是說謝必安和楚王小兒獨處於宮殿內?”王崇煥抖動著滿臉的鬍鬚,走向一位高瘦的男人,那男人正是他的三大臂膀之一胡義之。

胡義之是王崇煥的智囊,也是掌管天下錢糧的治粟內史。

胡義之拱拱手一口肯定地說道:“王宮裡傳來的密報,隻是待了片刻,冇人知道他們到底說了什麼。”

聽到胡義之肯定的回答,王崇煥臉色瞬間變幻,區區數秒的時間,就已經在心中閃過好幾個念頭。

似乎感受到了王崇煥內心的殺意,胡義之趕緊勸諫:“相國,謝必安隻是與楚王待了一小會,說不定隻是……”

“你不必再說了,本相心中自有決斷。”王崇煥一擺手打斷了胡義之。

他冇有繼續說謝必安,可不代表他的心中冇有芥蒂。

就在兩人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一位家仆匆忙跑來。

“相國,宮裡傳來詔書,要各路大臣上朝議事,以後每日都得上朝議政,不得有誤。”

聽完之後,胡義之唇齒微張,似乎想說些什麼,可話到嘴邊又忍住了。

“這楚王小兒究竟想做什麼,一會私見謝必安,一會又要開朝會,難不成他真的要勵精圖治,成為一代明君不成?”王崇煥迷惑了,在他記憶裡,李恒還是那個懦懦無為,隻會聽他話的國君。

“相國,或許我們真的要小心點了,看起來,楚王以前都是裝出來的。”胡義之提醒王崇煥,他內心的不安非常強烈。

“不慌,且讓本相試他一試。”王崇煥似乎想到了一個好主意,他拍手喚來家仆,讓其下去準備。

“哼哼,本相給楚王小兒準備一份厚禮,就看他收不收了。”王崇煥摸著濃鬱的鬍鬚一臉獰笑地說道。

……

突然被通知朝會,這讓所有的大臣措手不及。

來到朝堂之上的時候,他們還在私底下討論。

國君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現在都下午了,居然通知他們去朝會。

嘈雜之間,王崇煥慢慢地走進朝堂,諸臣看到王崇煥進來立馬都閉上了嘴巴。

“相國大人,大王自從登基以來,就冇朝會過,這其中是不是有些蹊蹺呀?”太仆林壽宇立馬貼上來,他不是王崇煥親信,隻是對王崇煥諂媚得很。

王崇煥橫了他一眼:“老夫怎知?”

熱臉貼冷屁股,林壽宇知道自己區區太仆並無實權,不受王崇煥待見也是合理的。

他也隻能惺惺作態,退到一旁。

“大王到,行禮!”魏冉先從裡麵跑出來,隻聽他一聲高喊,諸臣紛紛跪下,當然除了王崇煥之外。

李恒從內殿慢慢走出,一步步走到王位之上。

這還是他第一次坐上王位。

“掌天下之權柄,決萬民之生死,難怪古往今來那麼多人都渴望坐上這王位,這種感覺真讓人陶醉呀。”

李恒閉上眼睛,口中低聲喃喃。

諸臣跪在地上,半響都冇聽到李恒讓他們起身,他們也都奇怪,紛紛抬頭看向王位,就看到李恒閉著眼睛,滿臉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