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王爺滾遠點》 小說介紹

《冷血王爺滾遠點》是槐煙兒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葉雲妶淩暮,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冷血王爺滾遠點》 第3章 免費試讀

葉雲紫不似夏兒那般,疼得昏厥過去,再怎麼說她也是三係大玄師,這點痛並不算什麼,但還是疼得臉色有些蒼白。

葉雲妶丟開她那隻已經斷了的手,緊緊抓住她的另一隻手臂,毫不猶豫的將這隻手也掰斷了。

“濺人!”葉雲紫雙手都被折斷,疼得她眼冒金光,抬眸恨恨的盯著自己身前半蹲著的葉雲妶,憤怒的朝她謾罵了一聲。

葉雲妶並不理會葉雲紫眼中的憤恨謾罵,眼光落在她腰間的那把短匕上,她拔出短匕,抬手鉗住葉雲紫的下巴,在她的臉頰上比劃著。

葉雲妶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漫不經心的說道:“五姐姐,你說要是在你這張如花似玉的臉上留下個印記會如何?”

“你...你想作甚?”臉頰上傳來冰冷深深刺觸著葉雲紫的神經,瞳孔猛然一縮,害怕的直哆嗦。

她一向以自己這張麵容引以為傲,若是被毀了,日後可該如何嫁進太子府享受榮華富貴。

“不......不要,妶兒不要,姐姐錯了,嗚嗚......”她帶著哭腔不停的向葉雲妶求饒,早已將尊嚴拋之腦後。

“嗬!”葉雲妶冷笑了一聲,看了一眼已經被嚇得六魂無主的葉雲紫,將手從她的下巴拿開,站起身來把玩著手中的短匕,朝她低喝了一聲:“滾!”

葉雲紫慌忙從地上爬起身,也不管還在昏迷中的夏兒,灰溜溜的逃出了雲苑。

見人已走,葉雲妶終是再也撐不住,整個人癱坐在了地上,臉色蒼白得可怕,她用儘最後的力氣偷襲葉雲紫。

僅靠著強大的意誌力強撐到此時,她本不想就此放過葉雲紫,但隨即想到如今的將軍府一切事務既由四姑姑葉林青掌管。

若是自己就這般將葉雲紫殺害,到時便給了葉林青母女光明正大除去自己的機會,還會連累自己的父親名聲受損,而將軍府的一切都將落入她們囊中。

在自己還未強大起來時,所有的一切都得忍著,隻有蟄伏起來,時機一到便能一舉翻身。

葉雲紫一回到她所居住的紫苑,便拖著一雙已經斷了的手,抬腳將屋內的桌椅掀翻。

茶杯花瓶從桌上滾落在地碎成片,下人們早已嚇得不敢出聲,全都跪在地上承受主子的怒火。

葉林青一叢門外進來,便看到了屋中一片狼藉的碎片,她看向滿身戾氣的葉雲紫,無奈搖了搖頭,朝下人們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們退下。

“娘......”

葉雲紫看到葉林青到來,拖著手撲進她的懷中大哭起來,將在雲苑中所受的委屈一一說了出來。

“什麼?那濺人竟敢傷我紫兒!”

葉林青一聽這話,慌忙拉起葉雲紫的雙手,如今確實已經斷了,她眼中的神色沉了幾分,語氣中帶著怒氣謾罵道。

本想立刻衝至雲苑將葉雲妶就地正法,但一想她畢竟是將軍府的小姐,不可輕易下手,若是在府中出了事,傳出去可該如何是好。

葉林青生生將這怨恨壓下,在心中打定主意,日後再找尋機會置葉雲妶死地,既然那日她命大冇死在迷霧森林,那下次可冇這般好運了。

她將葉雲紫攬入懷中,拍打著她的背安慰道:“紫兒安心,為娘定會讓那小濺人生不如死,你先歇著,娘去請大夫。”

葉林青向葉雲紫承諾,日後定要葉雲妶為今日之事付出代價,她將葉雲紫情緒安撫下去之後,便轉身離開了紫苑。

雲苑

葉雲妶身子虛弱的靠在石凳上,眼前的一切變得都天旋地轉起來,就在她昏倒之際,恍惚間看到院外一個人影正向自己奔來。

但她卻看不清那人是誰,抵不住眼前的眩黑,意識陷入了黑暗之中。

次日,葉雲妶從昏迷中醒了過來,察覺到床邊有人,身為殺手的她警惕性萬分之高,本想即刻翻身而起,誰知身子竟如車碾那般疼痛,哪怕連動彈一下都做不到。

“妶兒,你醒了。”耳邊傳來一道沙啞沉穩的聲音。

葉雲妶轉眸打量著此人,並未開口說話,他的身上穿著盔甲,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一頭墨發白玉簪子盤在頭頂,有些髮絲淩亂。

劍眉下的黯眸中透著淩光,全身上下都透著一股淩傲之氣,有萬夫難敵之威風。

“葉林嶽。”原主的父親,鳳臨國鎮國大將軍,自小便疼愛這女兒,即便是廢材也從如掌上明珠捧著,但因常年征戰,一直不在府中。

“妶兒,可好些?”他坐在葉雲妶的床邊將她扶起身靠在床欄邊上,沙啞著聲音關切的問道,眼中儘是疲憊擔憂。

葉雲妶自始都未開口說話,隻是這般靜靜的打量著身前之人,到嘴的話又嚥了下去,她從小便無父無母,不知該如何麵對這突來的父親。

“看看你都瘦了,等會讓廚房給你燉點烏雞湯好好補補身子。”

說罷,便伸出那雙帶有薄繭的手,小心翼翼地撫著葉雲妶的臉心疼道。

他因常年征戰不在家中,本就對這唯一的女兒有所虧欠,這次聽說她出事後,便違抗聖旨從戰場上奔了回來。

“爹......”葉雲妶終是生澀的喚了一聲。

“好好養傷,爹進宮一趟。”葉林嶽囑咐了一句便轉身出了房間,葉雲妶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不知為何心底乏起一股不好的感覺。

“小姐,您醒了!”淺兒從門外端著熱水進來,一眼便見到了靠在床邊的葉雲妶,驚喜的喚到。

葉雲妶看出淺兒如今的氣色極差,便讓她將水放下,回去休養身子。

經此一事,葉雲妶看得出淺兒是衷心於自己的,暫且對她放下了警惕之心。

“是。”淺兒聽話的離開了房間,葉雲妶見淺兒走後,強撐起身子坐在梳妝檯前。

看著鏡中這張陌生醜陋的麵容,消瘦的小臉隻有巴掌般大,左半邊的臉頰被一塊紅色的胎記覆蓋,但她的五官卻長得極好,若冇有這塊胎記定是個傾城之顏。

廢材,醜女......一想到這些,葉雲妶眼底閃過一抹冷笑。

她曾受過的魔鬼訓練長達十年之久,就算天生廢材又如何,她也能在這異世重新塑造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冰舞,讓那欺她辱她之人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