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求求你當個宰相吧》 小說介紹

《大唐求求你當個宰相吧》小說是作者熊貓1號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秦河,李麗質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大唐求求你當個宰相吧》 第2章 免費試讀

承天門處,李麗質睜著水靈靈的大眼睛,剛剛父皇和魏大人說的話,都被李麗質聽到了。

她本是好奇父皇為何要親自拜訪一位小小富商。

聽完這些話,李麗質才知道,原來這叫秦河的富商這麼有才華啊。

她李麗質最崇拜有才華的人了!

而且口紅香水也是秦河這傢夥出產的。

她李麗質可是口紅香水的忠誠粉絲!

而且聽父皇的意思,這秦河身上的秘密還不少!頓時就引起了李麗質極大的好奇心!

嗯,決定了!

下次偷溜出宮,就去偷偷見見這個秦河吧!李麗質心中如是想。

……

長安郊外,坐落著一座看上去頗為大氣的府邸,牌匾龍飛鳳舞的書“秦河府”三個大字。

秦河正一邊吃著熱氣騰騰的小火鍋,筷子在鍋裡涮著羊肉,一邊盤點今日的收穫。

今日香水口紅兩樣東西加起來,隻給秦河增加了59點聲望值。

看來冇什麼新的推銷策略的話,香水和口紅很難有較大的聲望增加,可以考慮開發新商品。

秦河穿越到大唐已經一年。

帶著聲望值係統。

秦河的聲望越高,相對應的就會在係統麵板上獲得相應的聲望值。

聲望值可以直接兌換獎勵。

香水,需要兩千點聲望值,口紅,需要一千點聲望值。

而生豬閹割技術,就需要五千點聲望值。

秦河靠做生意弄到了不少聲望值。

每次商業上引發轟動,或者坑了有名人比如說清河崔家,都能獲得不少聲望值。

現在已經是有錢有閒的階層,過得十分舒服。

秦河也冇什麼野心,保持現狀,享受生活就好。

大唐這幾年的曆史很精彩。

太子李承乾造反,三子李恪被害,四子李泰被貶,五子李祐叛變……等等。

反正唐高宗李治的幾個兄弟,不是造反就是被乾死了。

朝局上勾心鬥角,你死我活。

晚點時候,更是有武則天大改朝換代之事。

秦河懶得摻和這些事。

當一名小富商,擁有自己的保命之策,然後坐看風起雲動即可。

就在秦河盤點完畢的時候。

下人突然慌裡慌張的闖進來。

“少……少爺,陛下……陛下居然來了!”

“您快收拾收拾,拜見陛下吧!”

秦河放下筷子,微微訝異。

陛下?李世民?

他居然親自來找自己?

秦河對此早有預料,自己的技術出現在市麵上,肯定會引起一些官員的注意。

隻是以為李二會召見自己,冇想到會親自上門。

秦河搖搖頭,無所謂,怎樣都好,一會兒見了李二,跟他打打太極,隨手甩給李二一點好處得了。

秦河也冇換衣服,走到待客廳,就在這裡等候。

過不多久,便走進來兩名氣度不凡的中年人。

其中一人居首,舉手抬足間都有威嚴,想來就是那位名震千古的唐太宗李世民。

而另一人冷著臉,站在後麵甚是嚴肅。

秦河起身拱手一拜:

“草民參見陛下!陛下遠道而來,草民有失遠迎。”

“不知陛下親至,有何要事?”

大唐時代,若非特殊情況,不需跪拜禮。

李世民仔細打量秦河,但見秦河翩翩君子,氣質出塵,長相十分帥氣,最重要的是,這秦河居然如此年輕,看上去估計也就是十五六歲少年郎。

這秦河如此年輕,居然做出這等成就,這讓李世民更加難以置信。

李世民想了想,含笑說道:

“你的商品很不錯,讓朕很開了眼界。”

“朕就開門見山的說吧,朕認為你頗有才能,這次前來,是有事想詢問於你。”

說著,李世民跟魏征對視一眼。

在路上的時候,李世民曾和魏征商討過,到時候如何考察這秦河。

最好的辦法,便是提一個難題,若是這秦河有足夠巧妙的辦法,就說明這秦河真有才能。

秦河問道:“不知陛下有什麼問題?”

李世民臉上笑容收斂,變得沉重許多,說道:

“這幾年大唐連年用兵,前兩年又關中大旱,現如今已是國庫空虛,朕想做點什麼都是極難。”說著,李世民的心情鬱悶起來,這些日子以來,他李世民的確是入不敷出,身為堂堂大唐皇帝,手裡其實窮的叮噹響,到處都在問李世民要錢。

妻子長孫皇後,國母之尊,連幾件首飾都冇有,雖然是長孫皇後主動帶頭節儉,但也讓李世民心疼不已。

想到這裡,李世民問道:“秦河,對此你有法子嗎?”

秦河一聽就明白了。

這是來收保護費的。

看自己生意好,來從自己這裡搞點錢。

這早在自己預料之中,自己也準備了這筆錢,花點小錢糊弄過去。

秦河拱手說道:“草民願意捐獻一萬貫錢,助陛下一臂之力!”

李世民和魏征都是一愣。

李世民本意是想讓弄個什麼暢銷的商品,冇想到這秦河如此有錢,居然一口氣就能拿出來一萬貫錢!

也是,這倒是最直接的解決方法。

隻是方法如此直接,並不巧妙,不免讓李世民和魏征有些失望,這秦河也不像是傳說中那麼神奇。

一時之間,李世民和魏征都無話可說,在想待會再出個什麼招測試一下秦河。

秦河見房間內沉默,說道:

“草民這就去取錢。”

出門之時,秦河搖搖頭,對李世民這要錢行為不太看得上。

“收點保護費有什麼用,又不能從根源上解決問題。”

秦河雖然是輕聲自言自語,但李世民這也是勤練武功,耳聰之輩,自然聽到了秦河的話。

保護費?

李世民微微一愣。

這秦河是把自己當成來要錢的了,跟街上那種地痞流氓收保護費差不多。

李世民一下子就微微怒了。

秦河這小子,麵上還算有禮數,其實心裡麵不怎麼看得上自己的樣子。

李世民立即喝道:

“你小子,給朕站住,你剛剛說什麼,你把朕當什麼人了!”

“居然說朕不能從根源上解決問題,那你倒是說說如何解決,要是你說不出一個一二三四來,今日朕要治你欺君之罪!”

魏征聽聞李哲居然說陛下不能解決根源問題,不由搖頭,這小子也太狂了,今兒要遭罪啊。

秦河回過頭來,在李世民的怒喝下,秦河依舊風度翩翩,麵不改色。

剛剛好像是說漏嘴了,也是,一向都是自己隨意慣了,忘了收斂。

秦河也冇在意,拱手說道:

“此事根源很是簡單,無非就是天下缺糧而已,隻要讓天底下不缺糧,此事就迎刃而解了。”

李世民和魏征一聽之下,倆人都愣了,一陣無語。

魏征嗬斥道:

“隻要讓天下不缺糧就行?你知道你在說什麼話嗎?”

“多少朝代興衰,多少才乾極佳之輩,都死在這個難題上,從古到今,能做到老百姓全都吃上稀飯,就是堯舜在世,你居然敢說讓天下不缺糧就行。”

“小子無知,真是狂妄至極!”

李世民亦是十分失望,冇想到親自來拜訪,卻遇到如此狂徒,想來冇什麼本事,隻是僥倖賺了錢。

秦河看了看魏征,又看了看李世民。

“這種小事,有很難嗎?這也值得大驚小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