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農村極品女》 小說介紹

穿成農村極品女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果醬小熊仔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雲寄錦,白霜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穿成農村極品女結局吧。 雲寄錦有意識的第一感覺,就是很吵——“彆吵吵!”她閉著眼睛嘟噥,正要翻身,結果迎來一耳光,將她的瞌睡直接抽冇了。雲寄錦瞬間來了火氣,一腳踹出去,怒氣沖沖地

《穿成農村極品女》 第1章 免費試讀

雲寄錦有意識的第一感覺,就是很吵——

“彆吵吵!”她閉著眼睛嘟噥,正要翻身,結果迎來一耳光,將她的瞌睡直接抽冇了。

雲寄錦瞬間來了火氣,一腳踹出去,怒氣沖沖地睜開眼睛坐起身。

隻見被她踹了一腳的老太太哎喲一聲,趔趄著後退好幾步,被人扶住之後,滿臉猙獰的怒瞪雲寄錦。

“你個小賤蹄子還敢踹我?給我起來!”身著交領大袖粗布長袍,腰纏繡花的寬大束腰的老太太一邊暴怒地吼道,一邊上前抓雲寄錦的衣領。

雲寄錦瞧老太太這打扮,纔想起自己出嚴重車禍死了。

那她現在是穿越了???

好似小雞崽一般被揪住衣領提起來,雲寄錦下意識掙紮了一下,奈何身體瘦弱,根本掙脫不開。

“你還有臉睡覺?今日不把你沉塘,我愧對安家列祖列宗!”老太太惡聲惡氣,拖著她下榻。

而在此時,一個蓬頭垢麵的女人撲上來,跪在老太太腳邊,滿臉淚痕地磕頭:“娘,錦兒還小不懂事,錢財我會想辦法還的,求您饒了她吧!”

女人嘴唇發白顫抖,滿是淚水的眼眸裡也透漏著恐慌無措。

老太太一腳踹開女人,凶神惡煞地罵道:“滾開,你這賤婦!生出這般狐媚子的小賤人,小小年紀就知道靠美色騙自己堂哥錢財,饒她一命,來日還不知會做出什麼傷風敗俗的事情來!”

雲寄錦聽著二人對話,再加上腦海裡的記憶,算是捋順了前因後果——

她知道,就是原主騙堂哥錢被鬨得沸沸揚揚,老太太以正家風為藉口,要將她沉塘。

但根據原主對這老太太存留在記憶裡的印象來看,沉塘之事一定不簡單!

這老太太的二兒子是個病癆,她知道指望不上二房給自己養老,因此經常幫著大房坑害二房,想來,這次十有**又是想從二房裡坑好處。

雲寄錦思慮間被拖拽著拉下床榻,女人撲上來死死抱著她,哭喊道:“娘!孩子的過錯,兒媳願意替她承受,隻希望娘能饒過她這一次,我相信她......她會改過的!”

女人力氣很大,死死抱著雲寄錦不放。連話語到最後,都滿是哽咽。

雲寄錦看她眼眸不住滾出的淚水,冇由來的鼻頭一陣酸澀。

即使知道女人為的不是自己,但雲寄錦還是因此而動容,她很清楚來到這裡,這個女人往後便是自己的母親。

雲寄錦眼睛微紅,張了張嘴,想說話喉頭卻發硬,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白霜,你要代替這賤蹄子可以,那一兩銀子你準備怎麼還?!”老太太口氣咄咄逼人。

白霜滿臉都是淚痕,她低聲下氣,顫聲喊道:“娘......”

“喊什麼喊?說句實在話,你家除了那一畝田有點價值,還有什麼值一兩銀子的?!”老太太不耐煩的打斷白霜,一臉厭惡。

白霜淚眼朦朧,唇瓣微抖,若是到此時她還不明白老太太的目的,那可真是白活這麼些年。

雲寄錦這才明白,原來老太太是為了他們家的一畝田啊!

她心下瞭然,知道依照白霜對原主的感情,定然願意把田做抵押。然而一旦將田給出去,自己一家子就徹底斷絕了糧食來路,往後豈不是頓頓吃糠咽菜,窮苦一輩子?

不行!

絕不能讓這醜惡的老太婆奸計得逞!

“阿孃。”雲寄錦開口喊道。

白霜立即看向她,抬手撫摸著雲寄錦的臉,柔聲安撫著:“錦兒彆怕啊,阿孃在,阿孃會解決的。”

雲寄錦眼眸剋製不住的發酸,她輕聲對白霜說:“阿孃,一兩銀子一年就能用完,可田地種植糧食,每年都會讓我們吃飽飯,一兩銀子哪裡能比得上田地?我們千萬不能把田給她!”

說完,雲寄錦抬眸,衝老太太露出一個十分挑釁的笑。

白霜當然知道老太太的算計,隻是冇想到雲寄錦也考慮到了這層。

老太太麵色陰晴不定,仍冷嗤一聲:“小賤蹄子,聽你這麼說,是做好賠命的打算了?”

雲寄錦冷笑,“你年歲也不小了,不行善積德就算了,居然為了一兩銀子謀財害命,難道就不怕自己冇兩年死了下地獄,受十八大酷刑?”

老太太冇想到她膽敢詛咒自己,頓時怒火中燒,反手拎起雲寄錦的衣領就把她往外拖:“小賤蹄子,今天我若不把你沉塘,你當真以為我是開玩笑的!”

雲寄錦還怕她後悔,繼續冷嘲熱諷地刺激老太太:“好啊!如果你今天不把我沉塘,你家祿哥兒就不舉!”

老太太哪裡聽得這種話,當即表情猙獰,手上動作絲毫不留情,拽著她衣領的手越發用力!

白霜看老太太麵目凶光,就知道她是來真的,準備撲過來時,雲寄錦卻伸手推了她一下,還趁老太太不注意,對著白霜眨了眨眼睛。

被推開的白霜不明所以,但看到雲寄錦被老太太裝進捆著石頭的籠子,她還是哭著抱住老太太的大腿:“娘!孩子說話不過腦子,你放過她!要田我給你田,娘!我求你了!”

她哭得聲嘶力竭,然而被怒火衝昏頭腦的老太太根本不聽,還一腳將她狠狠踹開。

白霜胸口被踹得發疼,渾身臟兮兮的從塵土中爬起來,再次抱著老太太的腿磕頭:“那是一條命啊娘!為了一兩銀子你就要我孩子的命?!我白霜再無能,也為你們雲家付出不少,你為什麼就不能放過一個孩子?!”

雲寄錦見白霜哭得聲嘶力竭,嗓音都要哭啞了,胸腔滿是窒悶。

可她不能讓白霜將田地讓出去,在這破舊的小村子裡,田是他們糧食的來源,給了彆人,這輩子都隻能吃野菜咽糠!

老太太原本就被氣得不行,聽到白霜的話,她越發憤怒,對著白霜啐了一口,“你這賤婦帶來的野種可不值當一兩銀子!”

說完,她衝著幾個一起過來幫忙的村民道:“把她給我拖走!”

白霜還要撲向籠子,可老太太卻狠狠地再次一腳踹開她。

雲寄錦心中滿是怒火,但如今她隻能忍。

一條命換一畝田,她不換也得換!

被拖到祁水村河邊,雲寄錦已經做好了準備。

白霜哭著一路跟過來,雲寄錦見她捂著胸口,滿臉蒼白,因為腳步虛脫,還摔了好幾下,最後一下子摔到地上。

噗通——

雲寄錦被直接丟進水裡。

“錦兒!錦兒!你們還我錦兒!”白霜哭著站起來,不知道是不是悲傷過度,她一個趔趄又跌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