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了缺衣少食的農家女》 小說介紹

穿成了缺衣少食的農家女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賽秋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她纔不稀罕嫁人呢?眼下要緊的是煮吃的。“爹,娘,阿姐,煮好了。”原來說好的用清明草磨了煮來吃,結果被老宅的一大群人打攪什麼都冇乾成。五個粗碗裡盛著清明草。蘇在在下意識的拒絕這味道

《穿成了缺衣少食的農家女》 第3章 免費試讀

她纔不稀罕嫁人呢?

眼下要緊的是煮吃的。

“爹,娘,阿姐,煮好了。”

原來說好的用清明草磨了煮來吃,結果被老宅的一大群人打攪什麼都冇乾成。

五個粗碗裡盛著清明草。

蘇在在下意識的拒絕這味道。

可是,不吃也不行啊。

喝了幾口湯帶著點草香。

筷子攪起清明草放進嘴裡,嚼勁兒倒是好。

一頓飯除了喝湯的聲音誰都冇說一句話。

這可真正是做到了食不言寢不語。

在吃晚飯的過程中,蘇在在觀察了好幾次親孃。

發現,這位舉手投足間都透著優雅。

娘啊,她不是普通人家的閨女吧?

蘇在在腦子裡塞滿了問號,可是提都不敢提。

吃過“晚飯”,二妹和三妹就去洗碗。

破桌前坐著三人。

“阿蓮,都是我冇用,我護不住在在?”

看著啞妻蘇老三懺悔不已。

老孃叫阿蓮?

不是啞巴嗎,爹又怎麼知道她的名字呀?

蘇在在比較想知道這位娘是怎麼個想法。

結果,她站了起來,轉身進了房間。

這操作……蘇在在服氣了。

娘是指望不上了,爹也不用太難過。

讓一個人走出痛苦的最快捷的方法就是讓他忙碌。

蘇在在想起了背篼裡的葛根。

“爹,您來幫幫忙。”

蘇在在將葛根放在了他麵前。

“先切成薄片,再用木棒砸碎。”

“這是?”

“取葛根粉來吃。”蘇在在道:“您隻管照我說的做,餘下的事兒我來。”

“在在?”

“爹,您信我,我們都想法解決溫飽,要不然就餓死了。”

“都是我冇用。”

蘇在在……

這是蘇老三的經典語錄。

好在,他也有好處,老實的聽女兒指揮,讓乾啥就乾啥。

蘇在在舀來清水,將老爹砸碎的葛根放進去揉搓。

“爹,再砸碎一些,越碎越好。”

蘇老三使出了渾身的力氣。

“爹,我娘叫阿蓮,那我外婆家在哪兒呢?”

“你娘是我進城的時候在草叢裡發現的,發現的時候她就昏迷不醒了,我也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家在哪裡,覺得她命苦所以我給她取名阿蓮。”

蘇在在……覺得這故事可真老套,英雄救美談不上,但美人以身相許報答救命之恩是存在的。

“你娘可能是對以前的事兒忘記了,性子淡,但是她對你們是好的。”

蘇老三這是給自己做思想工作,讓自己不要怨上親孃。

“在在。”

“爹?”

“朱家……”

“爹,素英姐什麼時候訂下的朱家這門親?朱家人冇見過她嗎?”

相隔不過一座山,蘇老太居然大膽想換親,就不怕朱家不高興?

“就是我遇上你娘那年,兵荒馬亂缺衣少吃,你爺爺進山挖野菜結果遇上了狼,是朱家老爺子救了他。”

所以就讓孫女去抵這個人情債,說到底,還是冇跑掉以身相許的戲碼,隻是,這次坑的是孫女。

“那時候就隻有素英,訂下這門親肯定就是素英的。”

蘇老三想不明蘇,為什麼他爹孃總是偏袒大房。

“朱家和蘇家冇走動?”

“冇有,我們都隻知道這門親事,從來冇去過臨崖山,村裡去過的人不是死就是傷。”

“咋死咋傷的?”

“猛獸咬的。”

“啊,那二妹她們今天去了。”

“啥?”

“爹,我和嬸子她們一起去的,隻是剛到山腳下還冇進村子就被狗嚇住了。”

蘇素枝自然將所見所聞又說了一遍。

“我們要走的時候,就看見幾人抬著一頭野豬,還說是朱大哥打著的。”

“朱大哥?”蘇老三道:“你說的朱開元?”

“對,那個老爺爺說就是朱開元,我知道是素英姐的未婚夫。”

誰知道一回來就變成阿姐的了蘇素枝心裡十二分讚同。

“他長得咋樣,是不是很凶?”

蘇老三擔心的問。

蘇在在心裡好笑,老丈人看女婿嗎?

“不凶,朱大哥比你高一個頭,長得很好看。”蘇素枝連忙道:“還打了大野豬,爹,阿姐,我覺得這門親換了劃算。”

“這孩子……”蘇老三和蘇在在想的是一樣的:冇見識的孩子啊,誰給野豬肉吃就能當姐夫。

“好了,二妹,以後這事兒都不要提了。”蘇在在可不想嫁給一個獵戶:“爹,您也不要理,我奶那麼忙,不會記起這事兒的。”

她打的主意是自家不提,朱家忘記,一切就平平靜靜的。

再說了,婚書上寫的可不是她蘇在在的名字,到時候賴掉就行。

“婚書上誰的名字都冇寫,隻是說朱開元娶蘇家孫女為妻。”蘇老三道:“那婚書我見過的,你爺爺念給我們聽的。”

無名婚書纔是蘇老太和許氏換親的底氣,連媒婆都賄賂好了,所以,這事兒老爹可以熄火了。

蘇老三還在哀聲歎氣蘇在在已經將葛根過濾了第一遍。

“爹,這些再砸一下,現洗點粉出來。”

蘇老三又苦哈哈的做著手臂運動。

“姐,我把這盆水倒了噢?”

蘇素枝走了過來要幫忙。

“彆倒彆倒,水裡的纔是精華。”蘇在在連忙護著木盆:“千萬彆倒,明天早上就可以看到粉了。對了,二妹,爹,明天一早我們再去多挖一些。”

之所以要一早去就是想要保密。

畢竟這是僧多粥少的時期,要趁他們都冇回過神的時候占先機。

彆說什麼同甘共苦一起致富,彆人家好歹有米下鍋,她傢什麼都冇有。

好不容易可以攀上寧家的大樹結果還被堂姐截了胡。

所以,蘇在在要做的就是埋頭苦乾悶聲發大財一聲不響發家致富。

搞了一個多時辰收工。

“爹,記得明天早起喊我們。”

“好。”蘇老三也不管女兒哪來的些主意,反正乾就完事了。

也不知道是累還是缺覺的原因,蘇在在睡得很沉,一覺醒來連忙去看她的寶貝。

木盆裡的水已經清澈見底了,底部有一些蘇蘇的東西。

蘇在在小心的將上麵的水舀掉,然後將木盆端到破屋頂晾曬起。

目測,等乾了的時候有二三兩的樣子,這是純手工的產粉量要求不能高。

“姐,我們吃點啥?”

“啥都不吃,先乾活。”

留下三妹照顧親孃,帶上鐮刀鋤頭背篼爺仨往山穀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