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戀愛腦反派女炮灰》 小說介紹

《穿成戀愛腦反派女炮灰》小說是作者醉月絃歌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洛錦雲鳳清焰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穿成戀愛腦反派女炮灰》 第2章 免費試讀

“殺、殺狼?”小女孩大吃一驚,“阿姐你冇燒糊塗吧?我們怎麼可能殺得了狼啊?”

婦人不住點頭,“你們快跑!我殿後!”

洛錦雲嗤笑,木棍揮了個三百六十度,“你們自己看看,難道冇看出來現在這些狼在怕我們,不敢靠近嗎?不餓嗎?這些狼瘦是瘦了點,可是好歹是肉啊,真就不想吃?”

小女孩一吸溜口水,眼毛綠光,“餓!想吃!”

“小棠!”婦人嚇死了,趕緊抱緊女孩,“你彆胡來!那些可是狼!隻有狼吃你的份,你還想吃狼?你這孩子被嚇傻了嗎?”

小女孩脖子一昂,“纔不是傻!他們都說我阿姐是傻子,可是娘你看,阿姐比他們都要聰明!”

洛錦雲的膝蓋突然中了一箭!

原來她不止是個炮灰,還是個傻子?

那她現在的表現……算了,活命要緊,其他再說!

“快點,趁著現在還有力氣,把這些狼乾掉!”洛錦雲手起棍落,尖銳的頂端一下穩穩插入一匹大膽飛撲過來的餓狼咽喉!

霎時間浪血濺了她一臉,又腥又臭!

洛錦雲嫌惡一皺眉,狠狠一抽棍子!

頓時那匹狼被甩到身旁,鳳清焰倉皇避開,墨綠的眸子裡寒氣一凜。

那臭狼差點甩他身上!

洛錦雲聳聳肩,“看什麼看,你一個大男人能不能乾點活?難道要我們三個女流把你當小寶寶保護起來嗎?”

“阿姐我來幫你!”小女孩抓起根木棍就衝過來。

“彆出圈!”洛錦雲冷聲提醒,迅速把手裡削尖的木棍換給了她。

接著馬上削起第二根,扔給婦人。

也不管婦人是不是有勇氣去殺狼,第三個根木棍已經在削。

“阿姐小心!”

突然小女孩驚慌尖叫。

洛錦雲猝然一回頭,就看到幾匹狼做底座,直接支撐著另一匹狼踩著他們的背,一躍飛入圈中!

地上是洛錦雲灑下的驅獸藥粉,野獸本能地會覺得畏懼而避讓。

但是這群狼真的是餓慘了,他們隻是在圈外徘徊不敢靠近,但始終不肯離開。

現在更是直接避開地麵,直接從空中路線殺過來。

洛錦雲匆忙一低頭,手裡的木棍還冇削好!

黑影已經籠罩頭頂——

突然斜刺裡一道暗芒一閃而過!

“咚”地一下,餓狼突然垂直墜落,直接壓到了洛錦雲腳背上。

狼脖子上,赫然紮著剛纔那枚差點捅到自己身上的暗器。

鳳清焰突然“噗”地吐出一口黑血,捂住胸口搖搖欲墜!

洛錦雲連忙一腳踢開死狼,轉身撈住他,“先彆死,既然有身手就多殺幾匹狼吧。”

體內血氣翻湧的鳳清焰差點又要吐出口血來。

先彆死?這是人說的話?

他剛要發怒,突然脖子上微微一痛!

天性警覺的鳳清焰本能地就要暴起反抗,但是他的身體居然……動不了?

鳳清焰驚駭地看向眼前這個又臟又臭的逃荒女子。

洛錦雲輕輕拈動紮入他脖子的銀針針尾,“你現在暫時會不能動,不用緊張,一會就好,我會讓你的身體機能短時間恢複到之前健康的水平,包括你那條斷腿,當然代價是巨大的,不過你也看到了,現在我們冇得選,如果我們不殺狼,就要被狼吃掉了,你也不想的,對吧。”

鳳清焰聽不懂這女子在說什麼,但是他現在特彆想直接擰斷她的脖子!

“平心靜氣,你火氣這麼衝,我給你施針理順經脈的時候會增加難度的。”洛錦雲不知道從那裡又變出來幾根銀針。

分彆在鳳清焰的後頸,手指,腰側,以及最後他明顯扭曲成不正常弧度的右腿膝蓋骨附近紮了下去。

期間隻有小女孩一個人朝狼群刺了幾次,婦人抖得像篩糠,除了尖叫完全幫不上忙。

一枚寸長銀針出現在鳳清焰眼前。

洛錦雲認真道,“最後一根針,要紮在你頭頂,你可不要亂動哦。”

鳳清焰心裡有一萬句罵人的話,他十分後悔剛纔自己為什麼在那麼多人裡就偏偏挑中了這個女人威脅。

洛錦雲知道他根本也動不了,手指在他頭頂髮絲裡摸了摸,找到位置。

“紮了。”

話音剛落,一股微麻的電流就從頭頂直灌全身!

鳳清焰一瞬站起,渾身充滿力量!

他驚駭不已地看著自己明明還詭異扭曲,卻已經可以站立的右腿!

洛錦雲直接把最後一根剛削好的木棍往他手裡一塞,一指前方,“去吧我的勇士!”

鳳清焰,“你!”到底做了什麼?

洛錦雲打斷他,“時間有限,你快點,不然就把你喂狼!”

小女孩突然尖叫,“阿姐救命!”

竟是不知何時被餓狼刁住了衣領!

“你給我等著!”鳳清焰的木棍淩厲一揮,瞬間飛掠出去!

群狼嘶吼,嗷嗚嗷嗚的聲音響徹山穀。

讓剛剛逃出不遠的流民們一個個心驚膽戰,不斷催促隊伍。

“快走快走!彆讓狼群追上來了!”

“不至於啊,三四個人呢,怎麼也該夠狼群吃一陣了吧?昨天兩個人去喂狼,還安生了小半個時辰呢?”

“不走彆擋路!這狼都餓急眼了,哪裡還管得了這麼多!”

於是逃荒的隊伍跑得更快了!

是以,他們根本冇有人聽到。

嗷嗚嗷嗚的聲音,隻是開始還有些威風,很快就變成了嗷嗷叫的哀嚎。

一盞茶之後,看著滿地的野狼屍體,抱著小女孩的婦人嘴巴張得能吞下一隻雞蛋!

鳳清焰握著沾滿鮮血的木棍一步步逼近。

“唰”地一下,尖端直指洛錦雲的咽喉,墨綠色的眼睛危險眯起,“說,你到底——”

突然“哢嚓”一下,他的右腿陡然一折,身體更是控製不住地完全癱軟下去,狼狽地像具屍體一樣,臉著地,趴在了泥地了。

洛錦雲拍拍手上的木屑,扶著膝蓋站起來,“不多不少,我時間算得剛剛好呢!”

她俯身好心情地把鳳清焰的臉翻過來,“辛苦了,看在你這麼賣力的份上,一會狼肉分你一份,好好休息,我不會虧待你的。”

鳳清焰的墨綠鳳眸簡直要燃燒起來,“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知道我是誰!”